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e资讯 正文

拆弹专家王厚鑫:用生命守护生命

发布时间:2018-07-30 08:20:06 来源:浙江在线 陈蕾 傅颖杰 张蓉 陈谊本版摄影 陈蕾 胡学谦

  “这是用生命守护生命的无声战争,我们只可以胜,不可以败。” ——王厚鑫

  浙江在线7月30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陈蕾 傅颖杰 张蓉 陈谊)“这炸弹在金华的土地上,我们还是要上”

  穿上85斤重的排爆服,王厚鑫的全身都被层层包裹了起来,只有两只手是裸露的。

  他拎着工具箱,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2018年3月12日,金华市婺城区琅琊镇上盛村的村民在菜地里发现一枚未爆的火箭穿甲弹,弹体的大部分已钻入泥土,只有10厘米长的一截露在外面。这枚炸弹距离最近的一幢居民房仅3米。据说,人体产生的静电也会引爆它,非常危险。

  处置炸弹通常有3种办法:摧毁、销毁和手工拆除。为了安全,首先是尽量选择用摧毁、销毁的方法来处置,即便选择手工拆除,也要满足两个条件,一个是有拆除的必要,二是有拆除的把握。

  专家到达现场勘查后,出于稳妥,建议“就地引爆”,但村民坚决反对,怕对自家房子造成影响。王厚鑫和队友们在现场对这枚穿甲弹的结构、性能和发火原理进行了解,对弹体进行了细致的检查。他大胆判断,将穿甲弹先转移、后销毁是可行的,但同样的穿甲弹曾经在其他地方的处置中发生了爆炸,造成多人伤亡。

  王厚鑫经过思考,慎重表示,“这炸弹在金华的土地上,我们还是要上。”

  人们全部撤到了200米开外的地方,把危险留给了他们——王厚鑫和两个徒弟跪在地上,用手将弹体周边的泥土一点点剥离,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弹体放在一辆皮卡车的车斗里。

  王厚鑫一个人登上驾驶室,亲自开车,将炸弹转移到安全地带,完成了引爆。

  运输途中的危险,王厚鑫不想让别人承担。

  “看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自己一个人开着皮卡运炸弹,就为了我们村民的安全,我感觉热血一下涌上我的胸膛。这是只有在英雄电影里才会看到的情景,此刻竟然实实在在发生在我的身边……”说起当时的场景,琅琊镇上盛村村主任盛伟斌仍不免心绪起伏。

  事后,王厚鑫的说法很简单:“我是农民的儿子,我知道农民造房子不容易。”

  “我选择以人民的利益为重”

  “这些人的工资一定很高吧!”

  “一年发他一百万都不过分!”

  “这活给我多少钱我都不干……”

  听说炸弹被挖出来了,村民们或欢呼,或祈祷,或赞扬,对排爆警察的壮举感慨万分。

  王厚鑫欣慰地笑了,他的选择,再一次证明是对的。

  “曾经的我,是一个不太会选择的人,读完高中去当小学民办教师,这是父母的选择。1981年冬参军入伍,这是祖国的召唤。在苏州火车站的站台上,军务参谋随手一抽,把我的档案交给了工兵营的接兵干部,我便成了一名工兵,这是部队的安排。”王厚鑫说,“本打算服完三年义务兵,退伍继续当老师,一年后,首长要求我去考军校为连争光,接到军校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我就开始了与爆炸物的不解之缘。”

  “服从组织安排,这是军人应有的品质。曾经一直不太会选择的我,在服役近21年后,终于学会了选择,我选择脱下军装当警察,一名排爆警察。”

  十几年来,他和队友处置了60多个涉爆现场,排除了汽车炸弹、定时炸弹、遥控炸弹等1000多颗土制炸弹及战争遗留(炮)炸弹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威胁。

  与排爆有关的资料、案例他都一一剪辑保存,他的学习笔记和排爆记录积累了10多万字。

  王厚鑫可以辨识各种各样的起爆装置,比较全面地掌握了土制炸弹的类型、结构、性能及排除方法,成功摸索出涉爆现场处置的“老王工作法”,成了浙江省乃至全国排爆战线上的佼佼者,得到了军、地排爆同行的赞誉。

  “制造炸弹的人不一定具备高智商,但每个人思维不同,出牌方式也就不同,绝不能按照常规的方法去破解。”王厚鑫介绍,以前在部队里接触的炸弹都是正规的,有统一的规格和型号,但现在碰到的土制炸弹五花八门,凭各式各样的包装外表,根本没法判断“内脏”的构成,“每一个可疑爆炸物,都是一个未知数”。

  对他来说,每个炸弹都有拆除的必要,那就是学习研究和固定证据的必要,所以只要他有把握,就会选择手工拆除。

  “这是我从事排爆工作十多年来的第三个选择,在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个人的安危之间,我选择以人民的利益为重。”

  “我们只可以胜,不可以败”

  “这是个特殊而又高危的职业,特殊到你一生都可能见不到他们,危险到保险推销员都能主动挂掉电话。”

  王厚鑫说过:“这是用生命守护生命的无声战争,我们只可以胜,不可以败。”

  2012年6月29日,永康的一个小村庄,一辆白色起亚轿车里,冯某因情感纠纷割腕自杀,死在驾驶位上。死前,冯某扬言要“炸平一个村”,死后,冯某手里还紧握着一只打火机。

  车内到底有什么,谁也不知道。从车外,只能看到副驾驶位和后排被棉被堆满了,其中隐约可见有煤气钢瓶。车内车外,汽油味在弥漫。

  王厚鑫接到通知,奉命赶到现场。穿着35公斤重厚厚的排爆服,王厚鑫小心翼翼靠近汽车,拉开车门,只见冯某屁股底下垫着一只汽油桶,车内还有不少洒出来的汽油。

  没人敢靠近,全靠王厚鑫一人将其转移到40米开外的地方。

  4只煤气瓶相继移出车外,又发现了2只!

  此时的王厚鑫也面临着心理崩溃,他暂时停止排爆,开始休息,等候自己恢复冷静,才又转而投入“战场”。

  当最后一只钢瓶被移出时,在场所有人面对6只煤气钢瓶、4桶汽油、近10床棉被,惊呆了。

  整个行动,王厚鑫耗时2小时零5分钟,是他职业生涯里最长的一次处置行动。

  脱下排爆服的感觉真好,就像是回到了人间。

  每每成功排爆,王厚鑫都会这么说。

  每次出征前,他都会拍照留念。

  这是排爆手们的独特爱好,而平时翻阅着厚厚的相册,端详着自己的亲友、队友、徒弟们,王厚鑫总是希望,大家都能一起活到老,都能平平安安的。

标签: 编辑:连晓佳
相关阅读
  • 联系我们
  • 电话:0571-85311336
  • 邮件:jinxin@zjol.com.cn
  •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178号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