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e资讯 

地方拼车监管细则缺安全条款 专家:订单数据即时监测

2018-08-28 09:21:3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 王峰

导读:目前国内有205个城市出台了网约车管理细则,但只有三十多个城市出台了私人小客车合乘管理细则。这些细则普遍只规定了顺风车平台对顺风车主的事前资质审核义务,缺少对顺风车业务安全的事中监管和保障措施。

  导读:目前国内有205个城市出台了网约车管理细则,但只有三十多个城市出台了私人小客车合乘管理细则。这些细则普遍只规定了顺风车平台对顺风车主的事前资质审核义务,缺少对顺风车业务安全的事中监管和保障措施。

  在郑州空姐遇害案后百余日,8月24日,浙江温州再发顺风车强奸杀人案。滴滴出行宣布自8月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及产品逻辑。

  一系列监管举措随即展开。8月26日下午,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公安部门,针对上述事件,对滴滴公司开展联合约谈。南京、浙江等地也已约谈或要求滴滴出行进行整改。

  作为顺风车监管的底层制度,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目前国内30多个城市发布了私人小客车合乘(即顺风车、拼车)管理办法,但其中普遍缺失乘客安全保障的事中事后监管举措。

  而在温州顺风车血案中,受害人亲友报警后,平台与警方之间的沟通不畅甚至拖沓引起广泛讨论。多位受访专家表示,应当建立平台与监管部门,尤其是警方的信息共享机制,从而当紧急情况出现后,尽快启动应对措施。

  重事前审核轻事中监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目前国内有205个城市出台了网约车管理细则,但只有三十多个城市出台了私人小客车合乘管理细则。

  其中,一线城市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出台了办法,省会城市则包括长春、南宁、南昌、长沙、合肥、沈阳等。河南省城市最多,14个地级市出台了细则。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这些细则普遍只规定了顺风车平台对顺风车主的事前资质审核义务,缺少对顺风车业务安全的事中监管和保障措施。

  比如,细则普遍规定顺风车主需实名注册并提供车辆信息,使用年检合格的车辆,并提前发布出行计划和线路。

  顺风车平台则被要求提供合乘协议文本、合乘运作流程、网上签约服务、合乘出行信息、评定信用等级等服务内容。

  “从文件内容来看,各地私人小客车合乘管理细则更多是区分顺风车与网约车,并从制度上防止利用顺风车进行非法营运。”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交通行业专家说。广州市的文件甚至直接命名为《关于查处道路客运非法营运行为涉及私人小客车合乘认定问题的意见》。

  依据各地顺风车细则,合乘不属于道路运输经营行为,为合乘各方自愿的民事行为,相关权利、义务及安全责任事故等责任由合乘各方依法、依约自行承担。

  “当然,这些制度也未得到很好落实,很多城市存在利用顺风车进行非法运营的情况。”上述专家说。为了防止顺风车营运,各地细则规定合乘出行提供者全天提供不超过2次至4次合乘出行,分摊费用仅限于车辆燃料成本及通行费等。

  但是,这一规定恐怕也未能得到很好的遵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部分地区存在利用滴滴顺风车平台漏洞,从事非法运营的情况。比如,部分顺风车车主组成群,互相帮忙“揽客”。以从广州南站到佛山为例,记者曾经遇到接单顺风车的车主,将乘客“转手”给另外的顺风车车主的情况。这样互相帮忙“转手”,使群内的车主跑一次顺风车可以获得4位乘客,其获利是跑快车的两倍。

  建议网约车监管平台接入警方

  不过,顺风车的安全问题早已被有关部门注意,交通部网站2015年10月发布的一份答复意见中写到:小客车合乘(拼车)在发展中也暴露出运输安全难以得到有效保障、私家车以共享合乘名义从事非法运营等突出问题。

  但是,诸多问题至今尚未得到有效的解决。

  根据温州警方通报,民警通过报案人电话、接警电话与滴滴公司联系后,均未能及时得到嫌疑人车牌号、电话等信息,平台处理拖沓,与监管部门衔接不畅广受诟病。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平台应与警方形成真正意义上的联动。“这起事件若仅靠平台或警方单独一方,都很难有效制止。这就需要平台和警方实现全面联动,共享数据,做好应急预案,定期演练。”他表示。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博士后姚志伟也认为,一方面是紧急救援的需要,另一方面是用户隐私保护、流程合规性(防止有人假冒警方不当调取信息)。如果滴滴和警方维持现有机制,这个矛盾很难解决。

  姚志伟建议,警方应设立全国性的统一网约车报警信息系统,这一系统提供接口给包括滴滴在内的网约车平台接入。

  “出现报警信息时,因为该平台是警方统一设立,因此滴滴可以不再需要核实具体警官的身份真实性,可以直接将司机信息和车辆轨迹信息反馈到报警信息系统中,报警系统再通过内部分发程序由相应属地公安部门处理,提高运作效率。”他认为。

  事实上,交通部已经组织开发了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根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总体技术要求(暂行)》,网约车行业运营监管系统为城市行业管理部门提供运行监管服务,其中就包括车辆定位展示、车辆运行轨迹、特殊车辆查找等功能。

  比如,可以根据车辆号牌等条件查询指定车辆,在地图上对指定车辆进行实时位置追踪,实时刷新并展示车辆运行的轨迹。

  但这些功能只要求应用在网约车运营中,私人小客车合乘中,仅规定“提供私人小客车合乘信息采集转发、比对、查询及统计等服务功能”,不包括定位、轨迹、查找等。

  “应该建立公安部门和交通部门之间合理的信息分享机制,如果有人报案,则由警方系统提出请求,交通部系统分享信息,或是向公安部门提供接口,接警后可立即调取。”姚志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也有学者建议,为了防止公权力对合乘这种民事行为的过度监控,可以让乘车人自主选择是否将自己的合乘信息向公安部门开放。

  “从短期来看,可能有个问题,就是平台不愿意把违规车的信息报上去,所以这些车里乘客的安全如何解决是个问题。”他说。

  据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消息,截至7月31日,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共收到49家网约车平台公司传输的运营数据,7月份共收到完整订单信息1.07亿单,其中滴滴出行8809.1万单,排名第一;但订单信息及时率(平台公司订单等信息实时传输,延迟未超过5分钟)只有59.15%,在9家订单总量超过1万单的网约车平台公司中排名倒数第二,仅高于曹操专车。

责任编辑: 庞舒青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