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e资讯 

国内首例网站刷量案宣判 杭州一公司被判赔偿爱奇艺50万

2018-08-30 08:48:50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李玲玲 陈伟斌

全国首例网站“刷量”(即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特定视频内容的访问量)不正当竞争案件,近日在上海徐汇区法院宣判。

  浙江在线8月30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李玲玲 陈伟斌)全国首例网站“刷量”(即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特定视频内容的访问量)不正当竞争案件,近日在上海徐汇区法院宣判。

  国内著名视频网站爱奇艺控告杭州飞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杭州飞益”),称其“恶意刷量”导致近十亿计的虚假点击,构成不正当竞争。

  最终,法院判决爱奇艺胜诉,杭州飞益被判赔偿50万元并登报道歉。

  记者调查发现,此类“刷量”情况并不鲜见,几乎可以说是大部分影视剧上线的“标配”。

  一些发行方为提高点击量,会找网络公司“刷量”。即使被发现甚至起诉,“恶意刷量”所付出的成本和收益比起来,并不算高。

  国内首例网站“刷量”案宣判

  法院公开信息显示,被告方杭州飞益专门提供针对爱奇艺网站、优酷土豆网站、腾讯视频网站等视频网站的刷量服务。

  爱奇艺通过后台监控发现,杭州飞益通过多个域名不断更换访问IP地址等方式,连续访问爱奇艺网站视频,短时间内迅速提高视频访问量,制造了不少于9.5亿次的虚假访问量,并按每1万次15元的刷量收费标准,非法获利上百万元。

  爱奇艺公司认为,被告的“刷量”行为侵犯了其合法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对方赔偿其经济损失500万元并刊登声明消除影响。

  杭州飞益称,其与爱奇艺公司不具有竞争关系,涉案的刷量行为未在反不正当竞争法禁止之列,因此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并且由于技术原因,70%以上的刷量数据被爱奇艺公司屏蔽,屏蔽的数据不会对爱奇艺公司造成损害,杭州飞益尚需支出服务器、流量、人工等运营成本,实际获利有限,也未损害爱奇艺公司商誉,故杭州飞益无需承担消除影响的民事责任。

  8月24日,法院判定杭州飞益违反公认的商业道德,损害爱奇艺公司以及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考虑到爱奇艺公司通过技术手段已经排除大部分虚假的访问数据以及被告的相应经营支出,判决杭州飞益连带赔偿爱奇艺公司经济损失50万元及登报道歉,消除影响。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个判得确实不算高。”

  杭州飞益称对此案不回答任何问题

  这起因视频网站“刷量”而引发的不正当竞争案件的被告方是杭州飞益。记者试图找到这家公司,却发现并不容易。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首先找到了杭州飞益的注册地址,在西湖区留下街道屏峰398号1幢266室。

  但记者实地找了个遍,也没找到398号。

  “398号这个地址已不存在了,那是老的屏峰村委,以前听说是有招商过什么公司的,但现在已全部拆掉,重建了新的招商园区。”屏峰社区警务室值班人员说,重建后统一为18号了。

  杭州留下行政服务厅税务窗口的值班人员告诉记者,杭州飞益注册地是在屏峰398号,没有显示地址更改记录等,在他们系统中查询目前该公司还在正常纳税。而记者拨打了杭州飞益的座机及该公司主要负责人吕某的手机,对方表示不是飞益公司或吕某本人。

  随后,记者又通过搜索企业年报,查询到该公司地址或在西湖区优盘时代中心。

  可当记者抵达年报显示的地址时,却发现门口的牌子是杭州沃研科技有限公司,第一次敲门无人应答,第二次,一名女性终于开门。

  对方一开始否认是杭州飞益,但奇怪的是,当其以为记者是去应聘的,就又将记者引到了室内,“你是来应聘的吧?那你到楼上吧,他们人在的。”

  记者走进去,发现这里是loft结构,上下两层,一楼类似前台。

  二楼被隔成两块区域——一个有透明玻璃门的独立小办公室;外面则是工作人员的办公区域,大概两排十个座位,几名工作人员正戴着耳机坐在电脑前忙碌,记者依稀听到一位女员工正在讲“我们提供充值服务”之类的内容。

  记者敲了下玻璃门进入小办公室,问谁是杭州飞益的负责人,其中一位转过身来,“我是,你有什么事情?”

  记者表明身份,提及与爱奇艺的案子,“关于这个,我不回答你任何问题,你可以走了。”之后,对方坚决拒绝了采访。

  “刷量”成一些影视剧标配

  记者调查发现,类似飞益这样的刷量公司并不少见,甚至可以说,刷量是一些线上影视剧的“标配”。

  记者联系到曾多年从事刷量业务的娱乐公司工作人员王文(化名),他坦言,点击率刷量一般分两种情况——播放平台内部自己刷,以及供片方找专门网络公司刷。去年底开始,因为涉及播放平台和片方等分账问题,播放平台的监控紧多了,刷量的情况已有所减少。

  王文介绍, 有的视频平台看重会员制,只有有效点击才能被计入点击量。每一个有效点击,播放平台就要支付给片方相应费用,“一般,每有效点击一次,平台付给片方或发行方一两元钱。如果网络公司刷量,平台损失会很大。”

  另一种就是影片直接被平台买断,如果平台希望推红某部片子,也会暗中自己给自己刷量。

  他表示,说到底,这就是为了钱。

  至于刷量的费用,王文说,在播放平台上刷一万次点击率的费用,一般在六十元左右。当然现在也有很便宜的,但是效果难说。

  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引擎也找到了一些提供点击率刷量的公司,这些公司的业务范围不仅是视频刷点击率,还有微信文章、微博等。有公司报价为每万次点击率25元,并承诺尽量不被播放平台后台监测到。

  王文说,类似公司,去年价格只需十几元,“但很容易被播放平台监测到,并把数据打回原形。”

  刷量手法和反作弊系统之争

  记者还联系采访了爱奇艺公司。

  爱奇艺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常见的方式是刷数据的pingback接口以及刷搜索关键词,另外还有利用软件自动刷量,一些造假的小公司,三居室里可以有上千个手机,模拟使用场景,让每个手机都像一个真实用户在使用,“这种刷量最难监测。”

  为防止流量作弊,包括爱奇艺在内的视频平台都搭建了反作弊系统。

  “比如通过对访问用户、终端、IP等访问信息的深入分析,建立完善的用户、终端、IP等多维黑名单库,只有通过过滤的播放记录才会记入最终的流量。”这位工作人员介绍说,还有对用户的行为进行分析,对异常播放进行过滤,“由于市场上的作弊手段不断升级,导致已有的反作弊系统失效,为此,我们通过监控系统不断来升级反作弊手段。此外,还会与公安部门合作,主动打击作弊团伙。”

责任编辑: 连晓佳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