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e资讯 

网络直播间里的财经“导师”如何行骗?

2018-09-06 10:58:15 来源: 余姚日报

两年时间,全国各地2000多名投资者以为得到网络财经“高人”指点,投资境外股指期货、场外个股期权交易市场,最终导致投资者的2.3亿元蒸发。中央财经大学北京金融风险管理研究院李永壮教授说,对于国家有明文规定的禁止个人参与的投资领域,投资者应坚决不参与,切忌抱有侥幸心理,否则很容易成为犯罪分子的目标。



  漫画:“高人”指点   新华社发

  两年时间,全国各地2000多名投资者以为得到网络财经“高人”指点,投资境外股指期货、场外个股期权交易市场,最终导致投资者的2.3亿元蒸发。

  经查,所谓的“高人”其实是一个电信诈骗团伙。6月,四川温江警方在广州、长沙、海口、成都同时收网,抓获9个涉案公司的相关工作人员156人。截至目前,94名嫌疑人被依法批准逮捕。

  直播间多名“导师”指导,老股民5天亏掉12万元

  75岁的成都周大爷是一位老股民。2017年11月,他接到一个在线炒股学习平台的电话。经不住软磨硬泡,老周通过了男子的微信验证,随后被引入“1234TV财经直播平台”上的一个直播间。直播间中有多名“导师”,好几十名听众。老周觉得其中一个“讲得不错,还知道很多内幕消息”。

  半个月后,这位“导师”告诉大家,炒股不如炒期货指数来钱快,并称他自己投了几千万元,只要大家跟着他的方向买,都能赚到钱。

  老周虽然心动,但遇到了难题:国家明令禁止公民个人进行境外股票指数期货交易。客服马上向他推荐了一个叫“期之家”的APP,并称投资者可以依托这个平台,对香港恒生指数、德国DAX等境外股票指数期货进行交易。

  开通账户后,老周投入了8000元,根据“导师”的指令操作,很快赚了几百元。随后他又投入10万元,赚了2万多元。按“导师”要求,老周将投资追加到30万元。

  但接下的操作让老周感到不安。“导师每天有三次指令,每次都让买很多手,然后大约5分钟就指示卖出。”每操作一手,老周都需要支付平台佣金,5天时间,光佣金就付了1万多元。“平台还加了杠杆,一旦指数下跌,我就是成倍数地亏。”老周说。

  投资才5天,老周账户上的30万元就只剩下16万元。除去前期赚的,总共亏了12万元。

  老周的遭遇并非孤例。在过去两年中,通过“期之家”“平安策投”“大管家”“联期宝”等平台进行交易的2000多名投资者几乎全盘皆输,损失金额达2.3亿元。

  2017年12月,“期之家”引起了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分局的注意,警方围绕平台信息流、资金流和银行账户流水、电话清单进行了证据收集固定、追踪溯源,逐步摸清了一个以刘良、谢连强等14人为骨干的特大电信诈骗团伙。

  设“实盘”和“虚盘”行骗,“对赌”榨干投资人

  温江警方在侦查中发现,“期之家”平台实际上由“实盘”和“虚盘”即虚拟盘两套大盘组成。对于有投资经验和专业知识的投资者,平台会将其账号接入“实盘”,通过收取高额手续费、通道费赚钱;没有期货投资经验的,就成了“虚盘”中的待宰羔羊。

  犯罪团伙对“虚盘”中的套路进行了精心设计:首先将香港恒生指数、德国DAX等股票指数导入“虚盘”中,使其看上去与“实盘”无异;再由“导师”对投资者发出买卖指令,控制投资者的交易行为;当“导师”对投资者取得控制后,便能变身“庄家”,在平台上与投资者作对手,通过多头、空头对手持仓,蚕食投资者资金。

  “举个例子,犯罪嫌疑人断定某股指期货将走高,便建议投资者做空该期货,自己则在对手盘加仓多单,当投资者发现市场走势与自己的投资方向相左时,他已经以高杠杆赔掉了本金。”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段岚说。

  这个过程中,一旦有投资者对“导师”提出质疑,网络直播间中立刻就有“水军”站出来摇旗呐喊。对“屡教不改”的人,后台就将其踢入“实盘”。

  2018年3月,在“期之家”不断被举报后,谢连强等人察觉运行风险过高,将平台关停。随后,他们又成立多家公司,购买了“平安策投”“大管家”“联期宝”等平台,以类似手法继续行骗。这次,他们将业务从“境外股票指数期货”转向了“中国证券期货市场场外衍生品”,即场外个股期权。

  记者了解到,场外个股期权业务同样属于公民个人无法参与的交易类型。2017年9月17日,中国期货业协会下发《关于加强风险管理公司场外衍生品业务适当性管理的通知》,明确禁止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与个人开展场外期权业务。

  “平安策投”声称,可以让投资者参与交易,并通过高杠杆获取高额投资回报。“‘导师’会向投资者推荐‘垃圾股’或长期位于周期底部的股票,并鼓吹有‘内幕消息’,股票即将大涨。之后,‘平安策投’会与证券公司签订场外个股期权合约。谢连强团伙手下的其他公司则向证券公司购买该合约。”段岚说。

  与正规的普通场外个股期权交易不同,“平安策投”所提供的合约存续期只有两周,远低于普通交易的一至三个月。到期后,由于股票并没有上涨到能够盈利的水平,投资者只能选择放弃行权或行权蒙受损失。而购买了投资者期权合约的谢连强团伙则再次通过“对赌”模式,取得利益。

  警方还发现,“平安策投”运行初期,还按流程与证券公司签订场外个股期权合约,随着他们发现投资人都无法获利后,便开始伪造订单。“其实对于投资者来说,无论公司入不入单都是赔钱。”段岚说。

  加大金融投资市场监管,投资者警惕高额回报承诺

  警方表示,当前电信诈骗手法不断翻新,本案利用场外个股期权交易进行诈骗还不多见。“证券期货市场投资本身具有高风险,犯罪分子的作案专业性较高,迷惑性、隐蔽性极强。”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分局局长陶旭东说。

  专家指出,面对花样频出的金融领域犯罪,金融机构应进一步加强行业自律和监管,严防“对赌”风险。金融业内人士提醒,近日,中国期货业协会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公司场外衍生品业务自律管理的通知》,对开展个股场外期权业务进一步提高门槛。

  四川大学法学院副研究员李冰逆认为,这起案件暴露出对APP、网络直播平台等监管乏力。“监管部门现有的人力配置与技术手段,尚不能做到实时监控海量直播内容合法合规,应鼓励用户主动举报并及时处理。”

  此外,投资者应对平台资质加以甄别,警惕高额回报承诺。中央财经大学北京金融风险管理研究院李永壮教授说,对于国家有明文规定的禁止个人参与的投资领域,投资者应坚决不参与,切忌抱有侥幸心理,否则很容易成为犯罪分子的目标。

  

责任编辑: 庞舒青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