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e资讯 

数千亿资本告别灰色地带 互联网医疗新政期待医保配套

2018-09-17 10:23:26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记者 马晓华 吕倩

业内热切期盼的互联网医疗新政终于落地。针对互联网诊疗行为的定价和医保政策,还需要新生的国家医保局明确相关配套政策。虽然已经有很多城市探索制定互联网医疗收费体系,但收费标准难统一、报销标准待完善等问题依然存在,在国家出台收费与报销标准出台之前,网上医疗服务价格可能依然会呈现“百花齐放”的状态。

  业内热切期盼的互联网医疗新政终于落地。

  9月14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三个重磅文件,全面规范互联网医疗行业。

  上述文件要求,依托医疗机构拟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实行准入管理,如果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建立互联网诊疗服务信息系统,应当提交合作协议。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此次新规明确“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红线,而此前互联网医疗机构在线诊疗,大都停留在首诊模式。

  互联网医疗行业2014年以来融资近2000亿元,但这些资本所推动的互联网医疗却狂奔在灰色地带。“上述文件出台可以看出管理思路的开放,互联网的网上问诊已经蓬勃开展,是否允许互联网诊疗也经过了激烈的争论。允许医疗机构和第三方合作,愿意致力于互联网医院、互联网诊疗的企业也就有了生存的法律基础,救了资本方。”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

  医联创始人兼CEO王仕锐对第一财经表示,这三个文件是国家针对“互联网+健康医疗”行业颁布的迄今最“细致”的政策,推动互联网医疗行业进一步规范化系统化,也帮助互联网医疗行业及企业更加明晰今后的发展方向,对整个医疗行业意义深远。

  告别野蛮生长

  此次靴子落地、新政出台、规则进一步细化,从行业影响上,王仕锐表示,新政更多带来的是正面影响——使整个互联网医疗行业更加规范有序,加速行业洗牌速度,让野蛮生长回归理性,同时也让互联网和医疗行业融合更加紧密,为患者看病带来切实便利。

  复星同浩资本创始合伙人刘琦开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新政落地是创新的进步。从长远来看,行业开始有监管有规则,是好事。互联网医疗项目起步时间不长,第一代互联网医疗从业者当时便呼吁相关监管政策早日出台。“新政落地,对相关领域创业者来讲是好事,至少有法可依,使创新与监管达到一定平衡点。”他说。

  有开放必然有限制,硬币的另一面是,在提供政策许可的同时,必然存在不被接纳的项目——例如,只有“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才有资格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医疗机构不得在互联网诊疗中开展“未经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核准的诊疗科目”;医生不能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等。

  对此,刘琦开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不论在国内外,医疗领域都是监管非常严格的地带,涉足互联网医疗行业的资本当然希望创新能够与法规相结合,但也必然要承受机遇后面的风险。

  “按照文件规定和相关的配套实施细则,互联网医疗行业通过与实体医疗机构合作,可以正大光明地成为诊疗服务的提供方,可以合法提供诸如常见病、慢性病的在线诊疗,真正进入了诊疗服务环节。同时文件的出台也意味着互联网医疗的‘草莽时代’结束,单纯做一个信息或者服务中介平台,将很难与拥有线上+线下一体化服务体系的对手竞争。同时,新政也可能促使互联网医疗的商业模式发生变化,企业之间的比拼将不再是注册用户的多寡,而是使用服务的用户频次,以及使用服务的深度和广度。”一位互联网医疗从业者表示。

  此外,《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要求,医生在开具在线处方时需有电子签名以及药师审核的过程,但目前,互联网医疗远程系统与医院电子系统并没有实现完全的结合。

  “信息化与互联网是一个很好的工具与平台,但是人们缺乏的就是一个互联网的思维——数据互联互通与去中心化和无边界。‘医院+互联网’者,数据流不出院外甚至也不可在医联体内共享;‘互联网+医疗’者,忙着转向传统办医思维,各自成一统。”广东省卫计委原巡视员廖新波曾对第一财经表示。

  9月14日的专题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解释称,大多数三级医院电子病历与医院远程系统有一些基本的连接,但在二级医院,信息系统的互联互通条件差一些。焦雅辉称,近期也印发了一份文件,要求医疗机构加强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医院信息化建设。

  王仕锐表示,医联更关注《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如互联网医院分类,包括实体医疗机构互联网业务以及第三方互联网医院,均须依托体于实体医院,不能独立运作;再如互联网医院服务范围,包括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以及互联网医院与医保的打通等方面。

  行业上升空间仍大

  随着“互联网+”普及,传统的医疗行业也被看作投资标的,迅速被资本推上了风口。“中国互联网医疗的市场规模在迅速扩大,7年的时间差不多增长了将近30倍,特别是2016年和2017年,几乎是翻倍的节奏。互联网医疗行业的从业者也迅速增加,从资源的提供到第三方平台运营方、药品的供应商、技术的提供方。最近4年,整个中国的‘互联网+医疗’领域获得了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好大夫创始人王航对第一财经表示。

  未来互联网医疗行业的想象空间、上升空间仍有很大。

  按照《“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报告》中所提出的目标,到2020年我国卫生总费用占GDP比重将提高到6.5%~7%,综合考虑GDP增长以及汇率影响,我国卫生消费将达到4.68万亿~5.04万亿元人民币的规模,医疗服务市场存在巨大上升空间。

  此外,卫计委的调查数据显示,我国慢性病患病率从2008年的15.11%上升至2013年的33.07%,其中以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以及糖尿病、类风湿性关节炎发病率最高,增速最快。慢性病因此成为医疗健康领域潜力最大、最容易切入的细分领域,但因为资质与审批等问题,即使是慢性病,目前也不能随意通过互联网医疗进行诊治。

  王仕锐表示,未来全国互联网医疗行业将呈现加速发展态势,在国家的严格监管之下,互联网医院这一新生形态也将会在市场上全面铺开。而理想中未来的互联网医疗场景一定是以患者为中心的全流程管理,涵盖挂号预约、检验检查、在线问诊、复诊随访、转诊会诊、病例管理、慢病管理等就医全流程。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09年到2017年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从2亿元激增至 325亿元,复合增速高达89%,目前互联网医疗产业链已逐步成形,在线挂号及问诊企业已从流量争夺进入到了医疗资源扩张的比拼阶段,接下来预计市场增速将维持在40%左右,预计到2020年我国联网医疗市场规模有望达到900亿元。

  需要相关配套政策

  “互联网医疗因为就诊方便,这势必会带来更多的诊疗频次,到底该如何报销?是否要根据一个标准来制定?目前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对第一财经表示。

  针对互联网诊疗行为的定价和医保政策,还需要新生的国家医保局明确相关配套政策。

  “国务院办公厅的文件当中提出来,对于一些符合规定的互联网诊疗行为要制定相应的医保和价格政策,不管是属于基本医疗的范畴,还是属于市场定价的范畴,首先得有收费项目。如果属于基本医疗服务的范畴,医保要给予报销;不属于基本医疗服务的范畴,那么由患者负担。因为不是所有的互联网诊疗行为都属于基本医疗的范畴,所以也不一定都要纳入医保报销的范围。”上述专题发布会上,焦雅辉在回答第一财经提问时表示。

  互联网医疗服务定价现实中可谓“千人千样”,这也是医保介入需要考虑的问题。“有的医生是免费,有的是几元,有的是几百元,谁想收多少是多少,目前没有规定。”一位医生表示。

  第一财经记者从好大夫网上可以看到,有的复诊费用是100元,一问一答6元,线上门诊30元,电话10分钟99元等。

  “目前定价比较清楚的就是远程医疗和医联体的网上服务,因为这个范围依然是建立在实体医疗机构日常行为的基础上的。但对医生业余时间提供的服务,目前并没有相关的定价要求。”上述医生说。

  虽然已经有很多城市探索制定互联网医疗收费体系,但收费标准难统一、报销标准待完善等问题依然存在,在国家出台收费与报销标准出台之前,网上医疗服务价格可能依然会呈现“百花齐放”的状态。

责任编辑: 庞舒青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