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e资讯 

杭州男子花一万多打滴滴到贵州 这段行程太离奇

2018-09-20 08:43:21 来源: 杭州网

从杭州打了一辆滴滴快车到贵州仁怀,全程1700多公里,一对母子司机连续开了22个小时。

  从杭州打了一辆滴滴快车到贵州仁怀,全程1700多公里,一对母子司机连续开了22个小时。4个月后,乘客梁先生还在愤怒投诉:一万多块包三天来回,他们丢下我自己开回来,诚信呢?而司机说,说好的一万多块钱只是单程……

  梁先生打进85100000热线:5月18日凌晨3点16分,我从杭州打了一辆滴滴快车到贵州,1700多公里,行程22小时。司机说一个人开不了,要再叫一个司机。当时商量好72小时回到杭州,我给平台付5600元,请的司机工资每天1000元,三天3000元,过路费再付2000多元,往返总费用11200元。出发前我先预付1200元定金,到长沙司机要求我再付1800元,到贵州仁怀是5月19日凌晨4点,他们要求我继续付2000元。说好一万多元来回,可是下午,两个司机居然扔下我开车回杭州了!我在贵州生了病住了院,待了一个半月才回来……

  梁先生44岁,杭州临安人。说起这次长途打车经历,他情绪激动,连用“噩梦”形容。

  “给他们1万多元去趟仁怀,说好是来回的钱,要把我送回来的,没想到遇到坏人!这么不诚信!”

  为什么要去贵州?还这么急?

  梁先生说,自己做跨行中介生意,本来要陪杭州两三个餐饮会长过去,和贵州仁怀酒厂老板见面谈合作,约定的是5月18日。

  “但前一天晚上,这几个餐饮会长临时有变,不能去了,我很郁闷,贵州那边我没法交待啊。但我心脏不太好,自己一个人过去不方便。”

  梁先生说他越想越烦,索性找了个附近浴场泡澡。热水一浸,身子一热,又觉得就这样不去是明显失信。“他们都不去了,我不能不去,所以我就叫了个车。”

  “已经晚了一天,我做人的原则是‘诚信’二字当先,不能放人家鸽子。”

  为什么非要打车,不坐飞机和高铁?

  “因为在几年前,我有过失信,坐飞机火车不方便。”

  关于失信的事,梁先生叹了口气说,这事年代很久远了。

  “几年前我开店做生意,当时境况不太好,所幸一个朋友盘了很多货,给我解了燃眉之急,我心里一直感恩着。几年后,这位朋友需要人作担保,我毫不犹豫帮了他。没承想这个人这么没信用,竟然跑路了,欠下886万元,法院只能找到我。但我现在身体不好,工作很一般,根本无力偿还。”(从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执行信息网》上查到梁先生的失信记录,从2012年到2017年,一共8条,总计涉及800多万元。梁先生解释,有两条案号是重复的,执行恢复了。四条是他给朋友担保产生的。另两条是担保后因为资金冻结产生的。)

  叫了一辆滴滴,来了一对母子

  不能坐飞机高铁,普通列车时间来不及。梁先生用手机打开了滴滴。

  梁先生说,目的地写的是贵州仁怀,当时客服小姐还专门来电问他,确定要去这么远的地方?梁先生坚定地回答,是的。

  一个滴滴司机接了单。不一会儿,一辆比亚迪“秦”开过来,司机是个20多岁年轻小伙。

  梁先生和司机讲,因为事情急,24小时内要到,三天之内回到杭州。

  为什么来去都这么急?

  “几年前我做过心脏手术,装了三个支架。我还有高血压,出来只带了3天药。所以必须让他24小时内抵达。我计算过,来回共48小时,睡觉8小时,还能有20个小时左右在仁怀办事。”

  梁先生说,当时司机提出,一个人一天内连续开肯定不行,要不取消订单,要不再找一个司机,两人轮换。梁先生同意再找一个司机。两人商量,按一天1000元,三天3000元付给找来的司机。还有2000元算过路费,总共5000元,线下付。加上滴滴平台上的5500多元,一共1万多元。包来回。

  梁先生上车,司机载着他去接另一个司机。人一上车,梁先生一看,是个50多岁的女人——年轻司机找来的,是自己的妈。

  5月18日凌晨,三人在夜色中从杭州出发,马不停蹄,一路向西。

  早晨6点多,准备上高速前,司机让梁先生通过微信转账,付给他妈妈1200元。

  这一路1700多公里,中途只在浙江、湖南、广西的三个服务区吃饭、歇息。梁先生坐副驾驶,司机和妈妈轮换,换下来的人就在后排休息。梁先生说,整个行程大部分时间,都是儿子在开。

  第二天下午6点,开到长沙,司机要求梁先生转账再付1800元,梁先生照做。

  他们丢下我管自己走了,有没有诚信?

  22个小时长途跋涉,一车三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在5月19日凌晨3点抵达贵州省仁怀市。仁怀被称为中国酒都,茅台镇就是仁怀下面一个镇。

  梁先生说,一到仁怀,他马上按事先约定,把剩下2000元通过红包打给司机的妈妈。还给两人在宾馆开了一间房休息。

  滴滴平台上的5000多元。梁先生说,“我是打算回到杭州后,把钱转过去的。”

  梁先生说,第二天上午他去酒厂办事。下午一点多,突然接到滴滴司机电话,说要回去了,要他马上回到酒店。等到两点多,他回到酒店,司机母子俩已经走了。

  “我当时非常生气!说好包我来回,三天内抵达杭州,为什么管自己走了?有没有诚信?”

  梁先生说,当时他身上不到2000块钱,因为情绪激动血压升高,还住进了医院,在贵州足足待了45天,报了警,也一直在向滴滴投诉。

  “最后,当地派出所民警带着我到长途车站,我是坐大巴回杭州的。”

  回杭后的梁先生说他又住进了医院,但仍然顽强地坚持投诉。

  “这两个司机的行为属于诈骗啊,失信!”

  司机说 一万元是单趟不是来回

  事情是否如梁先生所讲?

  我联系上滴滴司机。小甄,辽宁锦州人,27岁。他说自己今年4月21日才到的杭州,过了几个星期后把妈妈也接过来了。娘儿俩租了一辆比亚迪“秦”混合动力汽车,每月付4800元租车费。

  白天妈妈跑,晚上儿子开,小甄说能勉强维持生计。接梁先生这一单时,他注册滴滴账号才一个多月。

  说起这一次接下梁先生的超级长途业务,小甄觉得自己很冤。

  小甄告诉我,前面的情况和梁先生说的差不多,双方确实谈好,除了滴滴平台的费用,再给5000块钱。

  “上车之后,我感觉他说话啥的,不是挺靠谱。所以我让他出发前先给我妈付三分之一左右钱,完了到长沙又让他付了1800,尾款2000是第二天凌晨3点到仁怀给的。不是不信任他,给了钱我们开车心里更踏实呗。”

  小甄说,有两个地方,梁先生讲得不对:

  第一是当时双方约定的。“1万块只是包车去的价钱,不是来回。”

  “中间有个小细节,当天中午在浙江一个服务区里,我们约定如果能在三天内到杭州,可以免费送姓梁的回来。”小甄用一口浓重东北口音说。

  第二是关于自己先回来的。

  “那天下午4点我和我妈退的房。我问他,能不能走,他说走不了,可能要晚上11点才能走。我说那我们等不了你。”小甄说。

  为什么等不了?

  “你想啊,我总不能开夜车,那几天都没休息好。我租车也要费用啊,开回去还得20多个小时。得保证安全和速度。”小甄说,“在高速上开了大概200多公里,姓梁的给我打电话,说为什么管自己走了?我和他说了情况,他就说我诈骗,要报警。我说你报吧,毕竟我们没理亏。

  “没想到到了杭州,我的号就被封了,姓梁的举报我线下收款,滴滴封了我一个月号,做他的这单生意还被关闭了,最后平台上钱也没收到。

  “来回3400多公里,过路费加油费就要4000块左右。最后才赚了几百块钱。”小甄说,这趟活实在亏大了。

  让母子俩扮演老板?

  小甄还说到一件事。在贵州仁怀,梁先生还安排让他们母子两个扮演老板,和酒厂业务员洽谈。“他让我们不要说话,参观就行了。”

  “在厂里至少待了2个多小时,下午1点多,我和我妈要回酒店,他说还要再去一个厂子,我们太累了,开了那么长时间车,我说我们就不去了。”

  对小甄说的“扮演老板”,梁先生没有否认。

  “在车上闲聊时,司机的母亲说她是某个厂的法定代表人,我说让他们帮个忙,友情客串一下是过去谈合作的,一切听我指挥就行。但她确实是法定代表人。不过事后母子管自己走了,我当时非常气愤。一起的酒厂老板问怎么回事,我坦白说这两个人就是司机。”梁先生说。(法定代表人这个事,小甄跟我说,母亲确实是的。“我们那边经济不景气,所以就来杭州发展。”)

  网约车平台: 严厉禁止私下交易行为 已对司机做出封禁处罚

  前天,我就梁先生的投诉和小甄的说法采访了网约车公司。

  该平台相关负责人告诉我,经过核实,确实有这笔订单,当时由于乘客投诉司机线下交易,平台把这个单子关闭了。司机和乘客存在私下交易的行为,这一行为严重违反了《平台用户规则》,按规定,平台已对司机执行了封禁30天的处罚。

  “我们绝对不允许任何乘客司机存在线下交易,这是严重违反平台规定的。”

  “像长距离的单子,乘客向平台付5500多,司机实收4400多,司机说这一趟光油费加过路费就要4000元,如果乘客和司机协商好,额外补贴司机,可以吗?加到过路过桥费里可以吗?”我问。

  该负责人介绍,根据相关规则,网约车实际行驶过程中产生的过路费、高速费、停车费等,按实际过程中的实际支出支付,先由司机垫付,最后加到账单中。

  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此也提醒广大乘客和司机,为了自身安全,同时避免纠纷,万万不可线下交易。

责任编辑: 连晓佳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