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e资讯 

丁磊要到萧山当校长了 萧山有“新物种”出没

2018-10-24 10:22:23 来源: 杭州日报 记者 方亮 来燕妮

最近,网易电音品牌放刺FEVER与全球知名电音制作学院PointBlank联合宣布,双方将共同推出网易放刺电音制作学院,学院目前落地钱江世纪城,网易CEO丁磊将出任“名誉校长”。数字进化论”能否让萧山产业经济“惊艳一越”,值得期待。

  图灵小镇

  钱江世纪城公园

  经济技术开发区

  湘湖金融小镇

  机器人小镇

  万向精工智能车间

  恒逸工业大脑·飞兔行动

  杭州国际博览中心

 “电音发烧友”丁磊与萧山的文化地标

  最近,网易电音品牌放刺FEVER与全球知名电音制作学院PointBlank联合宣布,双方将共同推出网易放刺电音制作学院,学院目前落地钱江世纪城,网易CEO丁磊将出任“名誉校长”。

  丁磊是电音发烧友,有人把丁磊的梦想总结为,白天养猪、晚上打碟。放刺FEVER的发布以及电音学院的谋划,可谓圆了丁磊的这个梦想了。

  有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电子音乐用户规模为1.97亿,预计2018年将达到3.58亿,2019年将突破4亿。由于国内电音行业发展较晚,电音体验类型单一,师资、设备缺乏,并缺少综合的电音服务平台,电音市场目前亟待“进化”。

  据悉,网易放刺电音制作学院未来将全面推进包括DJ课程、动漫游戏电影等各类音乐制作和艺人培训等在内的音乐教学内容,亦可颁发学士学位证书。

  当然,网易此次把电音学院放到钱江世纪城,也是对其“再造一个网易”战略的呼应。此前,拥有接近2亿电音标签用户的网易云音乐已落地钱江世纪城。可以预见,在世纪城,网易将开启它的音乐产业新征程,不仅仅是音乐播放平台,而且是向音乐产业的上游发展,进入内容生产和人才培育。

  网易电音,改变了很多人对萧山的刻板印象。对萧山来说,它又是一个“新物种”。工业大区萧山玩起音乐,无疑是它最大的改变之一。同电音学院同步亮相的,还有世纪城的音乐大厦。这座位于杭州国际博览中心A座的大厦就像一扇新时代的“窗”,让更多人嗅到萧山蝶变的气质。

  这里,还是浙江国家音乐产业基地萧山园区“大本营”,是全国继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后第五个音乐产业基地。它将定位升级为以音乐、电竞、版权、文创为数字内容的国家级音乐产业基地,一个具有相当爆发力的文化地标已经在这里种下“发酵”的种子。

  世纪城为何回租20万平方米楼宇?

  “音乐大厦”所在的区域,有着更大的“萧山未来”。萧山正在打造一座面对产业升级、面向未来的图灵小镇,取名“图灵”,就已经显示它对萧山的重要性。而在杭州的中央商务区、杭州的城市新中心,建一座占地近3平方公里的特色小镇,它的内在逻辑本身就充满创新的艺术性,它唯一的使命,就是用数字经济全面带动萧山的科技创新。

  最近,图灵小镇又“扩张”了。在原有承载空间的基础上,钱江世纪城管委会将加快推进新增20万平方米数字经济承载空间的落地,这当中包括商业大厦等。无独有偶,为了让数字经济在辖区内有更充裕的发展空间,钱江世纪城还明确了市心路H03-09地块(选址50亩)作为创新用地,并全面加快报批工作。

  从企业纷纷建“世纪城总部”,到现在世纪城管委会回租楼宇,这“一去一回”要传递的信号,就是“更大的集聚集群效应”。萧山不再搞“天女散花式”的产业布局,而是集中资源集中力量做平台、做产业。

  而世纪城的这一行动,也是对此前市委常委、萧山区委书记佟桂莉提出的“把最优的区块留给平台,把更多的空间留给数字经济”这一观点的响应。今后的世纪城,将聚焦三大产业,包括总部经济、金融和数字经济。特别是数字经济,又涉及到萧山的路径选择。萧山要在激烈的区域竞争中重新站上创新经济发展制高点,必须抢抓数字经济的发展机遇。当然,亚运核心区的区位优势,为图灵小镇、为世纪城提供了无数应用场景,包括无人驾驶、人工智能等,反过来,这些“新技术、新革命”又将全面改造萧山的传统经济。这可以说是图灵小镇的决策大背景。

  今年上半年,杭州公布的数字经济前20强企业中,没有一家成长在萧山,这是严峻的萧山现实。撤市设区后的17年,萧山在工业经济上可谓“独领风骚”。也是这10余年间,在萧山潜心发展工业时,滨江和余杭选择了一条不同以往的产业发展之路,以阿里巴巴、网易等为代表的互联网经济崛起。这两区发展互联网经济最显著的风向标,或许就是阿里巴巴在滨江、余杭的同时布局,这是最鲜明的区域标志,就像萧山的“工业标签”一样。

  现在,萧山要赶超发展、跨越发展,就要让“数字经济”成为像“工业经济”一样的萧山标签。正如佟桂莉在杭州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动员大会上所表达的那样,开启“三化融合”新征程,打造数字经济新名片。

  这样的新征程、新使命、新名片之下,以至于有业内人士抛出这样一个观点:“错过互联网经济,不再错过数字经济。”的确,机遇现实存在,它正在敲门,但机遇又稍纵即逝。这时,再回头来看“世纪城回租20万平方米楼宇”这件“小事”,无疑显示着萧山的决心和信心。发展数字经济的大道上,尽管艰难,但萧山已然勇敢、坚定地出发了。

  平台里装什么?装“三化融合”

  如果说用一个成语来总结萧山近段时间在产业上的种种变化,唯有“筑巢引凤”。

  在杭州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动员大会上,佟桂莉发出了“英雄帖”,欢迎更多的企业、学者和有识之士,到萧山创业创新,全面拥抱“三化融合”,开启新征程。

  当“千军万马”进萧山时,萧山拿什么让他们“安营扎寨”?萧山需要尽快“筑巢”。而“没有梧桐树,哪来金凤凰。”说的正是产业平台的打造。这里的“平台”,指的就是“1+4+x”开放平台建设战略。其中的“1”是两带两廊,“4”是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科技城)、钱江世纪城、空港经济区、湘湖国家旅游度假区四大平台,“x”是以“4286”为重点的“两带两廊”节点,包括4大产业新城、2大产业基地、8个特色小镇、6个产业社区。

  萧山“平台经济学”的逻辑,在于把“平台”作为数字经济企业创业创新的场景,不断放大产业平台的集聚效应和辐射效应,并在平台的基础上,打造数字经济生态最优区,包括科技、金融、人才、文化的生态最优。

  那么,平台里装的是什么?是“三化融合”、是“战略和梦想”。

  比如图灵小镇,针对杭州数字经济的“三大软肋”,引进了一批“新物种”。针对基础层研发不足,“北大研究院”来了。针对技术突破不足,商汤科技来了,网易来了,阿里巴巴也来了。闻名全国的杭州城市大脑就是从世纪城起步的。现在,城市大脑与“北大研究院”也有了“新融合”。北大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高文的“数字视网膜”技术,或将能让“城市大脑”有一双更聪慧的眼睛。高文介绍说:“城市大脑应该有一个比较好的眼睛,但现有的眼睛不太行,我们希望把整个眼睛‘革命’掉,更新换代成一个新的眼睛,这个眼睛就是数字视网膜。”形象点说,如果把城市大脑体系中一个个路口的摄像头比作眼睛,那么数字视网膜能够提高“眼睛”的视力。也就是说,数字视网膜能够让城市大脑更快运转,视力更清晰。

  再如万向创新聚能城。这个萧山迄今为止投资额最大的产业项目涉及锂离子动力电池、新能源乘用车、国际金融科技社区、智慧城市CBD社区、研究院等12个重点建设项目,将实现“实体+数字”的深度融合。而它也将以“平台经济”为载体,吸引全球创业创新者来萧山试验、探索。

  的确,在“新物种”出没的萧山,它们正在改变自己,更在改变萧山。

  萧山的“数字进化论”

  在财经作家吴晓波看来,数字经济,正是过去十多年里,让杭州“脱胎换骨”的一个原因。现在,这种令人震撼的“脱胎换骨”也在影响萧山的企业。

  衙前镇,萧山区域面积较小的乡镇,却集中了四家上市企业、四家中国500强民企。恒逸集团就是其中的“四分之一”。作为恒逸掌舵人,邱建林的办公室一直设在衙前老厂区的楼里,一晃就是20年。尽管他的办公室20年未变,但恒逸早已走向世界。这家被佟桂莉形容为“庞大物种”的具有很强萧山代表意义的民企,最近它与阿里巴巴合作的“恒逸工业大脑”在云栖大会首次亮相,开启了它的“数字进化论”。而这只“大脑”已经为恒逸赢得了“未来”,仅在节煤方面就有数千万元的收入。未来,恒逸还将与阿里云在智能生产优化、整体数字化转型、智能物流、企业大数据中台建设开展深度合作,对恒逸的产、供、销、研等方面做全面改造。

  很显然,恒逸的这一次“进化”具有很强的样本意义。马云曾说过:“不是制造业不行,是旧的制造业不行。”他所指的,就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数字经济对制造业的全面渗透。

  而杭州数字经济引领未来发展的创新能力能否达到一流,其中一项重要指标,就在以数字经济驱动先进制造业方面。作为杭州的工业大区、强区,萧山无疑是这场“数字新试验”的主战场。而萧山已出发,在萧山的“4286”产业平台体系中,也始终围绕一个大主题,就是“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比如,随着恒逸在内的多家化纤企业工厂搬离衙前,在萧山的“东大门”益农,一个绿色的纤维新材料“硅谷”正在迅猛成长,数字工厂、无人工厂等都将在这里落地实践。

  正如佟桂莉之前给萧山的民营企业打气所表达的:“鼓励转型,而不是转行。”“数字进化论”能否让萧山产业经济“惊艳一越”,值得期待。

责任编辑: 庞舒青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