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e资讯 

代购行业上演最后的疯狂 提价销售依然抢购一空

2018-10-24 09:15:45 来源: 杭州网

一个人出国买了30件MONCLER牌羽绒服,她说这些都是带回来送亲友的,但是海关不认可这个说法,把衣服扣下了。

  一个人出国买了30件MONCLER牌羽绒服,她说这些都是带回来送亲友的,但是海关不认可这个说法,把衣服扣下了。

  事情还得从18日说起,一名30岁左右的女性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入境,海关工作人员发现她的行李可疑,立即要求开箱查验——箱子里赫然放着30件MONCLER牌羽绒服,3双Gucci牌皮鞋,总价近7万元。目前海关认为这名女子的行为涉嫌代购,有偷逃税款的嫌疑。

  这并非个案,自8月31日正式颁布《电子商务法》以来,虽然实施还要等到明年1月1日,但不少海外代购者已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在监管的不断加码和压力之下,在澳大利亚留学的“跳跳”甚至已经萌生退意。“代购越来越难做,成本也会相应增加,到年底我可能就不再做代购了。”

  在不少代购的朋友圈里,也都弥漫着这样一种信息:赶紧囤货,将来代购还会再涨价。

  除了“跳跳”这样的海外代购紧张之外,不少国内的代理也同样焦虑着,在他们看来,货源收紧、成本上涨是必然的,随之而来的将会是代购行业的大洗牌。“未来代购将不再有个体经营户,代购行业将进入企业化运作时代。”有业内人士预测,个人代购 的日子看样子是要到头了。

  电子商务法即将施行 代购监管加码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小金(化名)已在韩国首尔的新罗免税店里徘徊了两个多小时,这里集中着韩国本土的化妆品和面膜,也是他此次的主要采购目的地。

  小金在韩国住了5年,他的本职工作是汽车修理工,同时还兼职代购,主营面膜、化妆品为等。这5年以来,他靠着这份兼职,以每三个月回国一趟的频率,攒下了近70万元的存款。而这还不算他在国内的代理付给他的代理费。不过对于他来说,这个兼职正在变得越来越难。

  小金透露,就在上个月他通过物流从韩国发往南京的一批面膜就在入境时被查扣,损失了500多元。而同样遇到被查扣经历的还有导游范颖,从2015年开始,范颖一边经营旅行社一边代购,公司里的十多名导游都借助职业上的便利做着人肉代购。“9月初,我带了一个团从法国回上海,有一个团员就因为行李中带了不少皮具被查扣,还补交了不少税款。”

  范颖认为,这和即将施行的《电子商务法》可能有关。根据该法令的内容,无论是什么代购,都需要营业执照,并且需要采购国和中国双方的营业执照;代购人需要缴纳税务,偷税漏税须承担刑事责任;没有中文标签,不是国家认监委认证工厂生产的奶粉保健品之类不得销售。根据《电子商务法》,今后电子商务经营者会受到严格监管,一旦违规将面临最高200万罚款。“代购变得越来越难做了。”她说,“我问了公司里的导游,其中大多数人都认为没有必要冒风险做代购,毕竟被发现就有可能面临200万元的罚款,而且为了副业去注册一家公司也没有必要。”

  代购上演最后的疯狂

  提价销售依然抢购一空

  代购收紧的同时,海外代购和他们的代理们正在上演“最后的疯狂”。

  在澳洲代购“跳跳”的朋友圈,涨价公告几乎每天必发。涉及到的产品包括爱他美奶粉、UGG雪地靴、澳芝曼绵羊油,涨价幅度普遍在15元至30元之间,不过在她看来,这样的涨价仅仅是开始。

  “跳跳”说:“现在很多人都开始加量购买这些商品,一方面是这些商品易保存,另一方面也是担心将来涨价幅度会更高。以一罐爱他美奶粉为例,一个月前的售价比现在的要便宜15元,按照一般的购买者一次购买两箱(每箱4罐)为例,现在就要多掏120元。”她说。而就在昨天她的朋友圈最新消息是爱他美三段奶粉再涨价15元。她还在朋友圈留言称:预计到年底,爱他美奶粉每罐要加价100元。而即便如此,找她代购奶粉的人依然络绎不绝。“奶粉是刚需,宝妈们就算知道要涨价也会购买,而面对即将到来的大幅涨价,他们会采取提前囤货的方式减少开支。”

  而在韩国,小金也正面临同样的情况,虽然他还保持每天去免税店“扫货”的习惯,但朋友圈里商品图片的更新速度已经慢了下来。在小金看来,原因无外是短时间内,大量海外代购集中扫货,导致免税店里抢手的面膜、化妆品供不应求。他说:“国内的代理们不断向我要货,可我也抢不到足够的畅销面膜,不少代理都在自己找货源了。”

  不过这样的情况并没能让小金觉得欣喜,他坦言代购的确有很大的利润空间,但这样的日子可能很快就将结束了。以他代购的面膜为例,一盒送到国内消费者手中的面膜售价为100元,但在韩国免税店的拿货价却不到50元,算上各项成本和物流费,利润能达到100%以上。“一些抢手的化妆品利润甚至能达到200%以上,特别是遇到打折季,采购价格会低至三四折。”

  网上假代购 让代购者陷入信任危机

  而让海外代购和代理们倍感焦虑的还存在于各类社交平台和电商平台上的假冒代购商。这些代购中,有些以售假盈利,还有一些直接“黑”了购买者的定金。

  在悉尼的“跳跳”坦言,自己就被国内的售价代购找到过。她说:“曾经有人添加我微信,并出价50元要买我在澳大利亚的生活照和在超市里的购物视频。后来我才知道,这些照片和视频被买去后,就会被人用于伪装成正在代购的证明,用以增加可信度。”她说,“所以现在一些在国外的代购直接选择直播,来证明商品的真实性。”

  在某电商平台上,生活在美国的老姚在国内一家电商平台上经营着一家网店,主要帮人代购一些大牌的服饰,价格从四五百元到数千元不等,为了让购买者能相信他提供的商品是可信的,他在免税店购买时都全程直播,随时回应购买者的提问和要求,然而这样的模式也恰恰被一些人所利用。

  老姚说:“我曾见到有人在免税店直播代购,还与店内的工作人员交流,装模作样的挑选商品,一些在免税店已经断货的型号,他们依然选择接单,而且能在直播时从随身携带的口袋里拿出来展示,那些观看直播并下单的顾客,最后收到的产品中有一部分其实并不是真品。而这些假代购的成本仅是我的四分之一。”

  在百度“代购吧”里,有数百条曝光代购骗局的帖子。其中一位名为“晗笑半步癫”的网友的“曝光帖”收到了数百条回应,他在文章中称,自己曾找到一名叫做“小香猪”的代购,委托对方代购一只香奈儿的包,但最后却被骗走了8000元。“钱付给对方,却被拉黑了,直到现在都找不到人。”在文章后面的回复中,也有多人表示在委托“小香猪”代购并交纳定金后被拉黑。有类似经历的也不在少数。网友Stean发帖称,自己也曾经被假代购骗过,所以选择代购商时很小心,但真真假假实在难以分清。“这些假代购没有电话,没有地址,也没有公司,一旦出现问题根本找不到人,维权也无从谈起。”

  未来趋势是企业化经营

  消费者维权责任主体将更明确

  在“跳跳”等代购者准备退出行业的同时,也有人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场。老姚就是其中之一,他说,自己从2014年开始做代购至今,已发展了不少客户,而如今他嗅到了发展壮大的机会。“假冒的代购,让消费者人人自危,但我相信这种情况很快就将得到扭转,我已让妻子回国注册了公司,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结束,我很看好这个行业。”

  而同样看到机会的还有杭州尚杰品牌策划公司的负责人李斯。他介绍,代购行业即将面临的巨变将会催使一大批个人网店转变成企业化,而注册公司就是其中一种。他说:“我们预计到,随着注册企业数的增加,围绕着新公司的服务机会也将更多,从最近一段时间来看,公司的业务量有较大的增长,上个周末公司的员工还在加班整理资料。”

  而对于李斯来说,为这些新公司做推广和策划是未来一段时间的机遇。“这些新注册的公司,在推广和运营过程中没有太多经验,这些也是我们擅长的领域。”

  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跨境进口电商交易规模达1.03万亿元,同比增长19.4%,预计今年全年将达到1.9万亿元。伴随跨境电商发展,代购行业的规模也越来越庞大,而个人代购行为存在监管难、维权难的问题也是《电子商务法》主要打击的对象。

  在杭州君恒法律服务有限公司律师刘奕岑看来,这将有利于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她分析,当所有的代购主体都有据可查、可以追踪到责任人时,假冒伪劣商品的情况将会被遏制。“此外刷单、删差评等行为也将得到改善,对于大多数消费者来说,销售量和口碑是衡量产品质量的关键点,今后这些数据将更加可信。”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看来,《电子商务法》出台后,其效果不可能立竿见影,而是需要一定时间来逐步推进。“规模较大的代购者依法登记后,对其的管理手段和方法将会更多样,对其的监管也会更全面,但也需要考虑到登记注册需要时间,相关和政策和法规也需要落实,所以代购行为的规范化还是需要时间的。”她说。

  ■新闻链接

  代购产业迭代史

  代购行业起于2005年,当时在外留学的中国学生或在外工作的国人,每年回家时帮亲戚朋友带些国内没有的化妆品、手表、皮包等物品。而随着帮忙代买的次数增多,委托代买的人就会给代买人一些“小费”作为感谢。后来,在一段时间内,收取商品价格10%的代购费,成为代购潜规则。而随着海外代购受到更多人的欢迎后,除了职业代购人外,因公经常出差的人、境外导游等成了“私人代购”行业中的主力军。一些人看到这种行为中存在的商机,就开始与在国外的亲戚朋友联系,帮助人们购买他们想要的物品。

  从2007年开始,个人电脑的普及度大为提升,电子商务开始快速发展,人们习惯于网上购物,并且购物范围从国内发展到了国外。海淘开始兴起,出现了一批专注于海淘的网站和企业,这些海淘网站和企业充当了过去代购者的角色。新模式让海外购物变得更方便。如果仅靠朋友代购,只有小范围的人才能从海外代购。

  云南大学发展研究院教授孟威表示,2013年以来,中国留学生数量呈现爆发式增长。“迅速扩大的留学生群体为代购的发展壮大提供了条件。而智能手机的普及也使得代购变得更为方便和快捷。”

  孟威介绍,随着代购群体的扩大,代购也开始向两个方向发展,一种是个人代购模式,这种模式个性化程度高,但对代购者的诚信度要求较大。而另一种发展方向是从原有的拥有较为良好口碑的个人代购者发展而来,他们注册公司,创办企业,并对行业内资源进行整合,这样的模式可靠且稳定,适合于大众消费者的需求。

  辨别代购的重要标准:是否日常使用

  据海关总署发布的信息显示,进境居民旅客携带在境外获取的个人自用进境物品,总值在5000元人民币以内(含5000元)的,海关予以免税放行,单一品种限自用、合理数量,但烟草制品、酒精制品以及国家规定应当征税的20种商品等另按有关规定办理。

  进境居民旅客携带超出5000元人民币的个人自用进境物品,经海关审核确属自用的,海关仅对超出部分的个人自用进境物品征税,对不可分割的单件物品全额征税。

  有关短期内多次来往旅客行李物品征免税规定、验放标准等事项另行规定。

  在维持居民旅客进境物品免税限不变基础上允许其在口岸进境免税店增加一定数量的免税购物额,连同境外免税购物额总计不超过8000元人民币。

  据了解,一般来说,海关关员会遵循个人自用原则来判定该名进境人员是否具有代购可能。“假如在查验过程中发现,该进境人员购买了一块手表,一般情况下会被判定为自用,进境人员只需正常申报并缴纳相应税款即可,但如其携带了大量口红、面膜等物品,即便总价未超过规定,依然有可能被认定为代购行为。”

责任编辑: 连晓佳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