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e资讯 

无人货架“繁华落尽” 智能货柜归来,还能绝地反击吗?

2018-11-23 08:41:21 来源: 杭州网 记者 张恩

叶舟从未像今年一样,如此频繁地更换工作。尽管周折,但叶舟并没有离开“无人货架”这个行业。叶舟算得上杭州地区较早接触无人货架的人。两年前,他和别人谈起这个行业,一度意气风发、信心满满。

  叶舟从未像今年一样,如此频繁地更换工作。

  3月,好品倒闭,“被辞职”的他转身投入每日优鲜的怀抱;6月底,每日优鲜内部模式调整,他又辞职去了小e微店。

  尽管周折,但叶舟并没有离开“无人货架”这个行业。

  叶舟算得上杭州地区较早接触无人货架的人。两年前,他和别人谈起这个行业,一度意气风发、信心满满。特别是去年,借助新零售之东风,无人货架成为资本“风口”,叶舟作为行业内的“老人”,说起前景与未来,更是充满自豪。

  很快,盛极而衰,风口骤变。无人货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高悬起,锃亮的剑光下,折射出的是各方焦虑的心态与无奈。

  叶舟亦然。说起无人货架的未来,这个年轻人有些犹豫,考虑再三后,挤出一句——“嗯……其实盈利挺难。”

  除了像好品一样倒下的,余下的很多玩家,正在寻找突围或绝地求生的机会,回归商业本质,通过调整产品、技术结构的方式维持经营。

  能不能成功?叶舟说,恐怕要打上一个问号。

  从风口落下前 无人货架经历了些什么?

  无人货架最风光的时候,是在去年上半年。

  扫码、点单、支付、取货……这个商业本质并不复杂的事物,一下子成为“香饽饽”,受到资本追捧,在市场上疯狂蔓延。

  在叶舟的记忆里,好品最多的时候,一共有2000多家企业客户。

  一个占地面积1.8m×0.4m的货架,可以放22种不同的零食。要求高点的企业,可以选择放置冰箱,0.6m×0.6m的占地面积,可以放15种商品。

  早期的时候,好品和需求方是进行B2B结算的。货架上的具体产品,由公司的行政或前台选择。货物一旦出现过期或其他亏损,好品最多承担200元的货损,其他都留给需求方。

  “生意最好的时候,单位10辆车同时出动补货,一天平均跑15-18个点,充实得很。消费金额最高的一家企业,单月消费就达到了80000多元。”叶舟说。

  无人货架几乎是疯狂席卷了零售业。有第三方机构报告显示,截至去年9月末,至少有16家无人货架获得融资,最高的达到3.3亿元,融资总额超过25亿元。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行业进入者越来越多,叶舟明显感觉到,企业的谈判地位降低了。改变最大的一点,就是支付上从B2B变成了B2C,而且没有销售出去的货损,变成由无人货架企业承担了。

  叶舟透露,今年3月,好品倒闭了。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平台上,杭州好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经显示“注销”,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注销时间为今年8月24日。

  很快,叶舟来到每日优鲜入职。他很快发现,由于资本的驱动,投资方对无人货架的点位铺设不断提出要求,无人货架企业不得不放低门槛进行铺设。比如,原来开始铺设员工数在100人以上的公司,降低要求为50人以上即可。

  倒闭的平台越来越多。叶舟对无人货架盈利的担忧越来越甚。尽管他在离开每日优鲜后,仍旧选择留在这个行业,但他已经越来越不自信。

  变身智能货柜后的新玩法会更好吗?

  叶舟所在的三家企业,都从事无人货架,也就是在办公室这一相对封闭的环境中,放置简易货架。

  这个在郑旭东看来,已经有点落伍。在无人货架行业打拼多年后,他最终转去了其他行业。

  “现在市场上更常见的,是智能货柜。”郑旭东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无人货架从风口落下,很多在这次激战中存留下来的企业,纷纷转型,调整技术,寻找突围。而近一年来新进市场的,基本都是智能货柜。

  智能货柜,从外表看,不同品牌的几乎没太大差别,都是扫码开门、关门结算。但究其背后,在商品识别环节,技术却各有不同。

  其中最常见的是用重力感应和RFID(高频射频)电子标签技术为监督手段的智能货柜。

  重力感应,就是在商品放置下方的托盘里装上重力传感器,商品一旦被拿走,传感器就能够触发并传送相关信号,最终在门关上的时候,完成结算。

  RFID电子标签技术,就是在每一个商品上都贴一个RFID电子标签,商品一旦离开货柜,就立刻启动结算。

  两项技术,均有商家在使用,但也都有诟病,最核心的就是成本的提升。

  以RFID电子标签为例,其本身需要成本,树懒易购陈国徽透露,一个标签的成本是0.42元。今年7月底,陈国徽完成了公司所有设备的更新换代,从原来的简易货架,升级为RFID电子标签技术的智能货柜。

  贴标签,还需要人力,以树懒易购现有350多个智能货柜的情况来看,需要配备两个人手,一人负责贴标签,一人负责录入信息,月薪在4500元-5500元。

  两项技术本身都想达到“降低货损”的目的,但在福柜创始人庞明锋看来,本质上并没有完全解决,“电子标签一旦被损毁,或者被贴到其他商品上,仍然可能导致货损。而且,提升了的成本,最终会由消费者来承担,这并不是长远之策。”

  虽然,不少智能货柜公司都表示“货损在可控范围内”,也表示提升了的成本可以从商品的毛利上消化掉,但仍有公司试图在用技术结构的方式,让智能货柜更智能。

  于是,很多人盯上了机器视觉方案。

  机器视觉方案 是终极解决方案吗?

  2017年8月,庞明锋开始琢磨机器视觉方案。在这之前,福柜铺设的,也是最传统简易的无人货架。

  他开始慢慢减少原来铺设的无人货架,转成机器视觉方案的智能货柜,并针对实际使用效果,不断地调试产品。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仅仅一个摄像头,放置位置都做了好几次的更改。最多的时候,货柜里的每一个货架上都被装上摄像头。

  前端越简单,后端越复杂。对这一点,庞明锋太有感触了。一直到今年10月,机器视觉方案的智能货柜才正式实现量产。

  福柜的视觉方案,走的是动态识别路线。动态识别,是通过识别顾客拿取和放回商品的动作,来判断顾客最后拿走了哪些商品,而不用管货柜里还剩什么。

  很多市面上的智能货柜,采用的是静态识别的方式,也就是通过比较开门前和关门后柜子里面的商品变化,判断顾客拿走了哪件商品。比如,开门前摄像头拍摄一张照片,识别出货柜里有5瓶水;关门后再拍一张照片,识别出只剩3瓶水了,就说明顾客拿走了2瓶水。

  “在动态识别方面,有自主技术的企业总共就4-5家。”庞明锋说。

  动态识别有很多好处,不仅需要的摄像头数量更少、空间利用率更高,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点,就是对SKU的限制少了。特别是外观相似的商品,无论发生倾倒、换位等,都可以很好地识别。

  而且,动态识别技术壁垒更高,适合企业作为技术输出方生存。

  自从货柜实现量产后,庞明锋每天都很忙碌,总要接待一波又一波的客人,前来洽谈。特别是酒店、知名品牌企业,对货柜需求挺大。

  在目前的市面上,机器视觉方案的智能货柜,还没有实现大范围的投放。这在庞明锋看来,是个机会。

  他计划,明年年底铺设至10万台,其中5000台自营,可见技术输出,仍然占据了绝大部分。

  的确,再好的技术,放在商业场景中,成功与否,还是要看谁能率先落地。

  靠卖货盈利的本质有改变吗?

  任何一种商业模式的诞生,都要面临一个拷问:靠什么盈利?无论是最初的无人货架,还是发展到现在的智能货柜,同样不能避开。

  最多的时候,叶舟在一个写字楼的一楼大厅看到5个智能货柜。无论是无人货架,还是智能货柜,“点位大战”很常见,但激烈到如此地步,叶舟还是有些困惑。

  叶舟记得,在以前就职的公司里,最便宜的时候,一罐可乐卖到了1.98元的价格,明显比市场价低。后来,考虑到一直存在亏损,公司也曾提价10%,但似乎并不能改变什么。

  “无论是无人货架,还是智能货柜,靠卖货盈利的本质并没有变。”郑旭东说。虽然很多公司冲着“先做规模,再挖掘流量背后的价值”这一思路而去,但实践起来并不容易。

  一家智能货柜企业在他们的介绍说明中假设了回报率,在预设单柜测试销售额约8000元、零售平均毛利率30%、运营成本约764元的情况下,得出一个智能货柜的单个利润为1636元/月。由此可见,企业在一定程度上也默许了卖货盈利是智能货柜早期盈利的主要途径之一。

  “毛利率虽然看起来很可观,但净利率呢?”郑旭东说,对大多数企业来说,在扣除各类成本后,真正留下的并不多。

  而靠流量盈利,在郑旭东看来,变现实在太难。“接触的时间短,没有任何交互,很难将其他的服务推送给消费者。做柜体广告倒是可以,但这和最传统的广告模式有何区别呢?”他反问。

  当然,也有一些智能货柜企业,试图将客户从线下引到线上。陈国徽就有这个打算,让终端成为线上商城的体验点,并最终为线上商品的销售服务。“线下的卖货,终归是有限的,而真正的机会,还在线上。”他说。

  叶舟是比较看好这种形式的,但前提是线上商城得有足够的吸引力,能够让消费者反复、多频次地买单。“好像又得考验线上商城的运营能力。”他笑着说,“这又是一个新的课题了。”

  产品品牌方布局智能货柜 会不会更有市场?

  无论是无人货架,还是智能货柜,赛道里的创业者很多,其中包括不少产品的品牌方。

  例如,2017年6月,娃哈哈向外界公布3年10万台智能售货机订单。同是2017年,一鸣奶业开始推出牛奶自动售货机,截至今年10月,已有近千台一鸣自动售货机开在了市民家门口,让消费者24小时都能便捷地享受到最新鲜的食品。今年3月,智能货柜品牌哈哈零兽宣布与百果园达成战略合作,双方签署1万台智能货柜订单,并将于2018年年内落地。

  卖咖啡、卖饮料、卖鸭脖、卖调味品……似乎只要是个产品,都可以往货柜里放。

  在叶舟看来,产品品牌方布局智能货柜,更大的原因是,门店的销售到达了瓶颈期,需要更多的应用场景,来推广销售产品。

  在快消品新零售专家鲍跃忠看来,相较于互联网公司涉足智能货柜的,自己更看好这些有品牌的企业。“一方面,他们有绝对的商品优势,可以更好地控制产品的供应链和物流;其次,这些企业的做法,其实是借助智能货柜的载体,将销售往更前端迁移,在经营得当的前提下,他们反而能够获得更多的市场。”他说。

责任编辑: 连晓佳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