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e资讯 

一边是关店停业一边是摸索转型 宁波外资超市站在分岔路口

2019-07-14 11:25:42 来源: 中国宁波网 记者 徐展新

山姆会员店推出试吃服务。目睹过外资超市入甬的繁盛景象,又在浙江万里学院做了多年的市场观察和课题研究,杨佐飞对外资超市发展遇阻的原因有自己的观点:这类大型企业的兼并、转让、撤退符合经济规律,是可以预期的。

  山姆会员店推出试吃服务。 (吴雨萱摄)

  今年上半年,接受市商务局监测的37家超市(包括大型卖场和小型超市)实现销售额62.6亿元,同比下降1.9%。其中,5家接受监测的外资超市门店实现销售额11.63亿元,同比下降10.8%。

  浙江万里学院副教授杨佐飞认为:没有一种商业业态是长青的,一部分外资超市出局,另一部分就会生存下来,植入最前沿的科技和理念,焕发新生的力量。如今,商超企业向头部集中的趋势已经显现,抓紧时间集聚资源、拓展业务、扩大市场、跨界联合,或许才是外资超市求变图存的正确思路。

  近段时间,关于宁波外资超市的讨论不绝于耳。

  5月30日开业的山姆会员店刚刚“刷屏”一阵子,沃尔玛宁波华侨店又宣布停止营业,6月23日爆出“苏宁收购家乐福中国80%股份”的新闻,则让这场讨论蔓延到外资超市的整个阵营。

  在“老宁波”的记忆中,外资超市几乎代表着最先进的模式、最丰富的货源、最优质的服务,内资超市或多或少有着模仿和借鉴它们的痕迹。当曾经的零售巨头们褪去昔日光环时,人们才反应过来:这批外资超市已经站在发展或停业的“分岔路口”。

  入甬21年,从引领时代到渐显疲态

  1998年4月,宁波零售业迎来了一颗“重磅炸弹”——世界500强企业麦德龙超市在鄞州开业,营业面积达8000平方米,可免费停泊上百辆汽车;它将销售柜台和商品仓库合二为一,大幅降低营业成本,致使商品价格低于竞争对手;它还倡导现款交易,不赊账、不欠款,让商店免于资金拖累。

  首家外资超市的亮相,让宁波商业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百姓感叹“太划算”,从业者则惊呼“竞争加剧了”。

  很快,越来越多的外资超市登陆甬城。当年11月,中外合资的浙江华润慈客隆超市有限公司开业;1999年11月,法国家乐福联合两家宁波企业开设“宁家”超市。随后数年,乐购超市、欧尚超市等陆续登陆甬城,直至2007年沃尔玛超市在鄞州万达广场开业,将这股外资超市开业的热潮推向了顶峰。

  世纪之交,宁波人眼中的外资超市究竟是什么模样?浙江万里学院副教授杨佐飞曾带着市场营销专业的学生见证过家乐福超市刚开业时的盛景,她的印象里,当时的外资超市“很牛气、很阔气、很大气”。超市里琳琅满目的商品、穿梭不断的客流、专业勤勉的工作人员,都让这个师生团队惊叹不已。

  时至今日,杨佐飞仍能清晰地回忆起当时的一则细节:“我在调研时惊讶地发现,超市货物的摆放方式经常变化,有时圆形、有时矩形、有时梯形,这打破了我们的传统认知,我深刻感受到了外资超市理念的超前之处。”

  21年的时间并不长,那段辉煌的历史还保留在许多宁波人的记忆里,但外资超市的疲态已经逐渐显露。

  近期被苏宁“接盘”的家乐福中国,2011年起就开始出售股权,其中宁波家乐福20%的股权早在2016年11月就已拱手让人。沃尔玛的关店也不是偶然现象,2012年到2018年累计关闭了约80家。开宁波外资超市先河的麦德龙,近几年业绩持续下滑——2016年营业收入下降16.7%,2017年下降9%,2018年更是大幅下降62.3%,《财富》杂志公布的世界500强排名,麦德龙从2015年的第97名降到了去年的第486名。

  发展遇阻,原因何在?

  外资超市发展遇阻,根源在于传统零售业态存在的共性问题——模式传统、转型缓慢,经受不住新生事物的猛烈冲击。

  今年上半年,接受市商务局监测的37家超市(包括大型卖场和小型超市)实现销售额62.6亿元,同比下降1.9%。其中,5家接受监测的外资超市门店实现销售额11.63亿元,同比下降10.8%。“宁波商超行业整体发展不乐观,以大型卖场为主的外资超市形势尤其严峻,到了不得不转变的关键时刻。”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外资超市的直接竞争对手,就是电子商务和近几年涌现的“新零售”业态。宁波2015年入选首批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城市,2016年获批设立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到今年5月底已拥有活跃网店5万余家,前5个月实现网络零售额同比增长22.4%。此外,由于毗邻上海、杭州等互联网产业发达的城市,无人便利店、无人货架等新业态,扫脸支付、VR试衣等新技术,盒马鲜生、超级物种等“新物种”都在宁波落地试验,它们的到来不断刷新着人们的消费观念。

  大学毕业两年的上班族李佳是坚定的“无超市主义者”,一年的网购金额高达20万元,几乎涵盖了衣食住行的全部消费,线下采购的比例不超过1%。“逛超市是一种性价比很低的行为,赶路、找商品、排队都需要时间,价格也未必划算。

  即使是愿意线下采购的消费者,似乎也越来越倾向于体积小、集中度高、服务优的“专卖店”“旗舰店”。上周末,记者在中山东路的国美电器商城和卡萨帝旗舰店采访了多位市民,采购同样品牌的电器,消费者的反馈两极分化——传统的电器商城“有点挤、有点乱,品牌混杂在一起”,旗舰店则是“环境好,服务比较专业,还有宽敞的休闲娱乐区域”。

  由此可见,追求个性化和精准服务的时代,商品齐全、种类繁多但分布零散的商业业态,如百货商城、超级市场优势不再。

  目睹过外资超市入甬的繁盛景象,又在浙江万里学院做了多年的市场观察和课题研究,杨佐飞对外资超市发展遇阻的原因有自己的观点:“这类大型企业的兼并、转让、撤退符合经济规律,是可以预期的。”在她看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零售业的“蛋糕”越来越大,但也被“切割”得越来越碎,消费者可以在大型电商平台、品牌自营门店、社区门店采购,外资超市的优势不再,“阵地缩小”几乎不可避免。

  “没有一种商业业态是长青的,一部分外资超市出局,另一部分就会生存下来,植入最前沿的科技和理念,焕发新生的力量。”杨佐飞说。

  面对疲态,外资超市走上求变图存路。(徐展新摄)

  或进或退,求变图存进行时

  近年来,中国零售行业并购案例不断。在苏宁收购家乐福中国80%的股权之前,腾讯已经和沃尔玛达成了战略合作,永辉、三江购物、银泰等国内大型商超也相继接受入股或尝试战略合作。

  逆境之下,家乐福选择了“退一步”。家乐福和苏宁的结合,被不少业内人士视作一场双赢,前者可以借此减轻经营压力,后者则在开拓线下版图的道路上更进一步。“苏宁线上线下融合的零售模式、立体物流配送网络以及强大的技术手段,可与家乐福中国的运营经验、供应链进行有机结合,提升市场竞争力与盈利能力。”苏宁易购集团副总裁田睿表示。

  当前,苏宁已经在宁波布局了70多家苏宁小店,这些面积在80平方米到200平方米之间的社区店喊出了“最快8分钟送达”的口号,还开辟了社区拼团业务,有效补充传统大卖场“最后一公里”的配送网络。记者从苏宁了解到,合并之后,苏宁会对家乐福门店进行全面数字化改造,将更多智慧零售场景应用进来,苏宁电器、红孩子、苏鲜生等已有的新兴业态也与超市对接。

  沃尔玛则依托旗下的山姆会员店,瞄准一片崭新的市场。5月30日,宁波第一家山姆会员店开业。营业一个多月,山姆会员店已经诞生了多个“英雄单品”,榴莲蛋糕卖出近万个,烤鸡销售过万只,母婴用品、小家电、进口食品等类别的销售业绩都达到或超出了预期。“宁波人有很强的消费能力,对高端进口商品的认可度高,追求高品质的同时也不忘考虑性价比,与山姆会员店的定位契合。”该店总经理唐青表示。

  今年年底,第二家山姆会员店有望在鄞州南部商务区开业。沃尔玛宁波华侨店宣布停止营业后,相关负责人也曾表示,华侨店的硬件条件已经老旧落后,整体升级的成本较高,目前宁波市场的布局重点是山姆会员店。

  与此同时,外资超市转型“小而精”逐渐变成了一种风尚。麦德龙于2018年在上海虹口开设了第一家紧凑型门店,家乐福推出Easy便利店,永辉超市也计划开设新业态“Mini店”。

  “新零售”时代,线下商业在体验感、互动性等方面的竞争优势日益凸显,对外资超市形成挑战,同时也是机遇。“在空余时间逛街并发现需求,能充分体现现代社会物质的极大丰富。”作为一名普通的年轻消费者,90后法律工作者小吴对外资超市的前景依旧乐观。

  “如今,商超企业向头部集中的趋势已经显现,抓紧时间集聚资源、拓展业务、扩大市场、跨界联合,或许才是外资超市求变图存的正确思路。”杨佐飞如此认为。


责任编辑: 庞舒青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9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