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e资讯 

5岁网易考拉变身“卖家” 阿里想“娶”丁磊不“嫁”?

2019-08-27 08:45:49 来源: 中国网 王星平

5岁网易考拉由买家变卖家阿里很想娶,丁磊不给嫁?至此,网易电商在收入上已呈现七连降。在不久前的网易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网易CFO杨昭烜也表示,电商要在增长速度和盈利模式之间找到平衡,而网易的经营理念并不支持用不惜亏损的方式来取得快速增长。

  5岁网易考拉由“买家”变“卖家” 阿里很想“娶”,丁磊不给“嫁”?

  “悬案”依然未结。

  近日,关于网易考拉将被阿里巴巴收购的消息引起广泛讨论。就在多家媒体几近“断定”网易考拉将以20亿美元出售给阿里巴巴后,这一“卖身”事件再次生变。8月20日,也是此前市场盛传的“官宣”之日,等来的却是“双方收购谈崩”的消息,据称是丁磊亲自否决了收购决定。

  从坊间流传的消息来看,阿里巴巴对网易考拉的收购,可谓一波三折,网易考拉的去向更是扑朔迷离。《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求证时,双方均对收购事宜三缄其口。

  为外界关注的是,在过去几年中,网易考拉与阿里巴巴旗下天猫国际一直明争暗斗,争夺跨境电商领域的头把交椅。网易考拉诞生仅5年,在行业中取得如此地位实属不易。那么,已经在电商领域杀出一条血路的网易考拉,又为何要卖?

  更令外界错愕的是,半年之前,市场还一度盛传网易考拉在主动推进合并亚马逊中国海外购。短短数月,由“买家”变“卖家”,显然,网易考拉站在了命运的一个新十字路口。如今,无论是“卖”是“留”,对于遭遇瓶颈的考拉而言,或许都已经无法实现丁磊当初许下“电商里再造一个网易”的愿望了。

  ▲数据来源:《2019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研究报告》 杨靖制图

  站在十字路口

  在纠结了较长一段时间后,8月底的一天,王晨(化名)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在微信朋友圈发出自己离职的消息。

  不久,王晨这条朋友圈下面就收到了很多微信好友的点赞与祝福。但在王晨心里,离开网易,更多是不舍与无奈。在王晨看来,之所以会犹豫这么久,是因为不舍。

  有如此感受的并不只有王晨一个。无论是在职的,还是离职的,不少网易考拉的员工也与王晨一样感觉到迷茫。尤其是,在近期网易考拉被传出要卖掉的消息后,这种迷茫更加明显。

  就在网易考拉将出售给阿里的消息传出后,在某互联网职场论坛上,一位网易考拉员工发帖称:考拉816,同事们穿着统一的黑色考拉文化衫,莫名感觉像是来参加考拉的葬礼。一些网易考拉现员工、前员工也在一些匿名社交平台上表示了对离开网易考拉的遗憾。

  员工的迷茫与不安,更多是与工作环境有关。而事实上,今年的考拉,也可以说是一直都在“迷茫”中度过。

  此次突然传出“被卖”消息,无疑让网易考拉的迷茫直接展现在外界面前。而谁会想到,就在不久前,网易考拉还是以电商市场上的买家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

  今年2月,《财经》杂志称,网易和亚马逊正在推进一项有关中国电商业务的重大重组。该消息直指网易旗下跨境电商网易考拉将合并亚马逊中国海外购业务,并称该谈判已历时数月,由网易考拉主动发起并推进,双方或采取换股方式。然而,该传闻最终随着亚马逊中国方面停止为第三方卖家提供卖家服务而无疾而终。

  短短数月,网易考拉由“买家”变“卖家”,这一转变显然让外界错愕。这也意味着当下的网易考拉已走到了命运的一个新十字路口。然而,就在外界以为网易考拉“被卖”已成定局时,其命运似乎又有了变化。

  就在行业中传出网易与阿里关于网易考拉的收购事宜已谈崩的当天下午,有消息称,网易内部召开了会议,网易下午的会议中透露“网易考拉融资进展一切顺利”。不过,融资额度、融资金额均未对外公布。而网易考拉和阿里巴巴对上述一系列消息的回应仍然是“不予置评”。

  难造“下个网易”?

  站在当下这一时间点,回看网易考拉的历史,其命运似乎就如一首“冰与火之歌”那样跌宕起伏。

  2014年,海关总署发布了被业内称为“56号”和“57号”的文件,逐步明确通过跨境电商渠道购买的商品只需缴纳行邮税,而免去了普通进口贸易中的增值税、消费税。此举点燃了跨境电商赛道的创业之火。商业嗅觉敏锐的丁磊显然也看到了商机,抓住政策红利,当即决定成立网易考拉。2015年初,网易考拉正式上线,随后在网易内部被升级为战略级产品。

  在丁磊看来,电商是可以成为网易在游戏、邮箱、门户等业务之外的新增长点,且在未来三到五年,在电商领域可以再造一个网易。

  接下来几年的情况似乎也印证了丁磊的判断。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研究报告》显示,网易考拉以27.7%的市场份额位居国内跨境进口市场首位,连续第四年稳居市场份额第一。天猫国际、海囤全球、唯品会分别以25.1%、13.3%和9.9%列为其后。

  在财务数据的表现上,网易包含电商的创新业务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从2014年的9%,一路增长至2018年的37%;而游戏收入占比则进一步被压缩至60%。同时,网易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网易电商业务净营收为52.5亿元,同比上涨20.2%,毛利率增长至10.9%,电商收入占比已经达到近28%,成为了网易的第二大增长引擎。其中,网易考拉起到的作用最为明显。

  如此看来,大好发展形势似乎与当下传出“卖身”的情况有些冲突。这不由得引人好奇,为何发展如此迅速的网易考拉,依然存在被丁磊卖掉的可能?

  事实上,看似漂亮的成绩背后是网易考拉高昂的运营成本和风险。

  纵观网易旗下产品,都以“品质”与“格调”为主打,而丁磊也一直都推崇“工匠精神”,这一理念也被注入网易考拉。

  考拉的确也延续了网易产品的一贯风格,主打自营模式。此前,网易考拉CEO张蕾曾表示,海外供应链、平台销售、自建仓储统一配送都掌握在考拉自己手上。

  同时,在近两年的线下布局上,考拉也尤为激进。《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今年,考拉计划开设15家线下店,目前已经在杭州、上海、成都、郑州等8个城市入驻。而考拉的“全球工厂店”在杭州开设首店后,还会在各大城市陆续布局。

  众所周知,自营模式对供应链和仓储的要求很高,线下扩展也需要大量资金加持。与此同时,获取流量的成本也越来越高。高昂的成本让考拉也一直处于“烧钱”状态。

  显然,烧钱的考拉拖了网易的后腿。2014年网易大力投入做电商后,整体利润率逐年下降,毛利率从2014年的72%降至2018年的42%,净利率从41%降至9%。

  亏损不是根本问题,如能以短时间的战略性亏损换来业务高速增长,投资人还是愿意为这种亏损买单。

  然而,如今的网易电商已告别高速增长阶段。

  在刚起步的前三年,网易包含电商的创新业务营收增速分别为205%、252%和117%。2017年,营收增速降低至92%,首次低于100%。2018年,进一步降低至59%,创下近五年来的最低增速。此外,从2018年四季度至2019年二季度的财报来看,网易电商收入的同比增速分别为44%、28%和20%。至此,网易电商在收入上已呈现七连降。这从某种程度意味着,网易电商的发展从增速上来看,明显后劲不足,而这也将进一步影响到投资者对网易的信心。

  对此,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网易考拉在公司的主体设计架构上存在不够合理之处。

  “对于需要长期投入的电商业务而言,应该在上市公司体系外独立培育孵化,这样才不会拖累上市公司业绩。”曹磊还表示,若将考拉剥离出上市公司,通过协议方式,网易考拉也可以与集团其他业务进行导流转化。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网易考拉“卖身”消息刚传出的8月13日,网易股价快速拉升,截至当日收盘,网易股价涨幅达10.93%,总市值达335.4亿美元,一度超过百度的332亿美元市值。或许在市场看来,网易主营业务是游戏,剥离持续亏损的电商业务对网易来说是件好事,有助于提高公司净利润。

  丁磊的意志

  就在此前传出阿里将要收购网易考拉这一消息时,有分析称,阿里这一收购行为更多是针对拼多多的防御性收购。而再度传出双方收购谈崩消息后,也有不少业内人士猜测“网易考拉是否会转而卖给拼多多?”

  如今,对于网易考拉是否会出售或者将要卖给谁,真正的答案,外界都不得而知。从诞生到如今传出被卖的消息,不难看出,网易考拉的命运都与丁磊有着密切的关系。或许正如此前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所说的那样,“丁磊亲自否决了收购决定。”这也不难看出,在很大程度上,不论考拉是卖还是留,更多也都是丁磊的意志。

  在商界,丁磊算得上是少年得志,32岁便成为中国首富,被财经作家吴晓波称为“中国唯一一个快乐的大富翁”。在外界看来,相较于其他互联网大佬,这一“快乐的大富翁”也更为“佛系”。

  然而,在网易内部,持股近半的丁磊是网易的大股东,而这种“绝对掌控”又会因为其个人性格而影响公司的战略格局和走向。

  尽管相对“佛系”,但作为一个商人,丁磊自然也有着属于商人的特性。其中,“务实”是包括丁磊在内的大多数商人共有的特性,而这一特性在企业经营策略上的体现,就是对预算的严格控制。

  此前《界面》报道称,一个项目能否进入丁磊视线,不是月活、增量这种硬性指标,而是预算。只有当财务的审批在50万元至100万元以上时,才有可能落到丁磊的手上。

  在不久前的网易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网易CFO杨昭烜也表示,“电商要在增长速度和盈利模式之间找到平衡,而网易的经营理念并不支持用不惜亏损的方式来取得快速增长。”现在看来,杨昭烜这句话背后似乎另有深意。

责任编辑: 郭涛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9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