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e资讯 

疯狂炒鞋的击鼓传花游戏 最终谁来买单

2019-08-31 10:19:31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高佳晨

马克思说过,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铤而走险。老余从最初玩虎扑、论坛,再到淘宝和球鞋交易平台,因为喜欢球鞋开起了网店。小箫早早就给自己想好了后路——在滨江就读的学校旁申请了一间工作室,大学学文物修复的他,埋头做起了球鞋修复,还开了网店。十余平方米的工作室里,除了小箫自己收藏的球鞋,桌子上还摆放着五六双旧球鞋,那是别人寄来请小箫帮忙修复的。小箫告诉钱江晚报记者,过段时间,他也许会去开个抖音号,专门介绍球鞋穿着过程中的问题、怎么保养等等,说不定也能火起来。

  小箫正在做球鞋修复

  浙江在线8月3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高佳晨)马克思说过,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铤而走险;如果有2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藐视法律;如果有300%的利润,那么资本家们便会践踏世间的一切。可如果是几十、上百乃至上千倍的利润呢?

  天价球鞋炒到最后,并不是为穿,而是为奇货可居。“鞋炒不穿”屡屡登上热搜,越来越多圈外人士开始关注炒鞋。这看似火爆的市场和行情还能维持多久?最后会是谁来买单?

  买家低价扫货、全额退款

  让球鞋卖家苦不堪言

  本以为,如此疯狂的买卖行为能让商家赚得盆满钵满,可记者调查后发现,对于非官方直营的经销商来说反而苦不堪言。

  在电商平台上开球鞋网店已经十余年的老余,一听记者采访炒鞋的事,就哭丧着脸开始诉苦,“我们这些卖家都太难了,一些规模小点的店铺,都关店不知道多少家了。”

  老余从最初玩虎扑、论坛,再到淘宝和球鞋交易平台,因为喜欢球鞋开起了网店。原先还风平浪静过日子,但从去年开始这种局面被打破,节点正是“毒”和“nice”这样的球鞋交易平台风靡起来的时候。

  在球鞋交易平台上,不同款式、颜色、尺码的价格随时都在波动,求购者多则价涨,出手者多则价跌,跟股票交易一样的原理。

  “只要他们平台上某款鞋一涨价,我们卖家还没反应过来,就会瞬间涌进一大波人来低价扫货,转手拿去平台上售卖赚差价;可一旦降价,就立刻申请退款。”

  老余说,原本卖家都有自己的销售节奏,比如库存有1000双,先溢价200元,预售100双,再根据市场行情,以预售的方式进行调价,或涨或降。可一旦被扫货,库存瞬间就被清空,自己原本的销售节奏全被打乱。

  “这还不算什么,如果买家赚了钱,他们也就不说什么。如果买家还没收到货就降价了,他们马上就来申请退款,这就造成店铺退货率居高不下,影响我店铺的权重,导致店铺排名靠后、买家搜索不到,别说影响销量了,这是影响生存啊。”

  为了防止被扫货,老余也不是没想过办法。“像毒APP上,个人卖家交易要通过平台鉴定验证真伪,而平台对包装卡得很严,如果盒子有破损之类的,很有可能鉴定不通过。”老余开始给鞋盒盖上“XX店,仅供个人买家,杜绝炒鞋”的字样。

  可炒鞋贩子不干,不仅会要求退款,更有甚者,会要求老余按照平台上的实时交易价格给补贴差价,否则就去投诉。

  禁不住利益诱惑

  客服主管成了“家贼”

  最令老余痛心的,还不仅是金钱和时间上的损耗。老余此前的客服女主管跟了老余四年,算是店里百来号员工中工资最高的心腹之一。可没想到,因为炒鞋平台太火,主管按捺不住利益的诱惑,和老公一起暗度陈仓。

  “她先给自己设置成店铺VIP,9折拿货,而且她那边能看到我所有的真实库存,一次拍几十双,拿去“毒”上卖,3个月拍了20多万的货品,还都是9折拍下的。后来有款式降价,她怕砸手里,又拿回来退,管仓储的员工无意告诉我,我才知情。”老余说,自己是含着泪把她开除的。

  如今,老余对这样的局面依然无解,要么就得24小时盯着各个平台的交易数据,实时改价,但实在吃不消,只能把网店所有“尖货”全部下架,只卖“普货”,“尖货”只能挂在球鞋交易平台上出售。

  在老余看来,现在贩子和顾客之间的界限已经很模糊,“全民皆可贩”,这对行业是很大的伤害。

  “抗风险能力弱些的小店铺,关停的、退圈的不计其数。我们也不想做这种投机倒把的事,只挣该挣的钱。而且这样的风潮,让真正喜欢球鞋的人,也只能花高价去买。”

  有玩家搞起了周边产业

  学文物修复的做起球鞋修复

  炒鞋风还会刮多久?会一直热下去吗?对这一点,杭州小伙小箫倒是看得蛮开,“只要有人在玩,这个市场就会一直在。但价格会不会一直虚高就很难说了。”

  小箫早早就给自己想好了后路——在滨江就读的学校旁申请了一间工作室,大学学文物修复的他,埋头做起了球鞋修复,还开了网店。十余平方米的工作室里,除了小箫自己收藏的球鞋,桌子上还摆放着五六双旧球鞋,那是别人寄来请小箫帮忙修复的。一旁,有各种颜料、修补工具。

  小箫接到的订单,大多是开胶、爆漆、裂纹、麂皮褪色等,根据修复的难度和周期定价,每天都有三五个订单,月成交额也有万把元。

  小箫一边跟记者闲聊,一边随手拿起一双白鞋开始修复,磨边、清洁、开胶、上胶,有条不紊。“像这种鞋头开胶的,不能直接粘,要先处理干净,再修复上面的划痕,大约三到五天能修好,收费三四百左右。”

  小箫说,真的喜欢球鞋的人,哪怕穿再破再旧都不大会扔掉。之前小箫修过一双破到宛如打过仗一样的鞋,几百块买来,修复好以后,1500元转手出去。

  “现在球鞋市场还火爆,应该趁这波热度带动发展周边产业。”原本炒股的母亲,也在小箫的带动下,关注起了球鞋圈。

  小箫告诉钱江晚报记者,过段时间,他也许会去开个抖音号,专门介绍球鞋穿着过程中的问题、怎么保养等等,说不定也能火起来。

  鞋子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的

  有业内人士表示,面对越来越火的“炒鞋”市场,很多散户因为实力有限,很可能沦为收割对象。而那些真心喜欢鞋子想买来穿的人,则不得不去争抢球鞋,最后只得高价入手心仪的物品。

  “说炒鞋稳赚不赔的人都是外行,在2015年之前,10个人里9个人赚钱;2017年之前也有一半赚钱。这两年,炒鞋变成一个很有风险的行业,因为一双鞋你很难买到原价,现在炒鞋可以说10个人有7个赔钱。”国内球鞋界KOL(关键意见领袖)夏嘉欢日前公开表示。

  在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看来,饥饿营销的方式只能制造心理稀缺效应,不可能制造真正的价值稀缺性。

  知乎金融科技领域大V半佛仙人表示,一个产品有炒作的价值,最起码要有一个保底的价值在那里,可以随时换成钱或者生产物资。一个没法控制产量的市场,炒作价值为零。“消费主义的典型特点就是鼓吹消费等于社会地位,这是典型的消费主义陷阱。”

  套用一句话:鞋子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的。

责任编辑: 范国飞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9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