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e资讯 

炒鞋6年的杭州小伙 请人排队卖号一天赚一两万

2019-08-31 10:19:16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高佳晨

小箫的部分炒鞋战果。一位球鞋爱好者小王告诉记者,自己在另一个球鞋交易app上参与了AJ 1北卡蓝的抽签,仅发售五双。一级市场就是官方售卖市场,二级市场则是非球鞋官网的电商平台交易,比如毒、Nice这样的交易APP,美国的二手球鞋交易平台StockX也准备进军中国市场。为了防止假鞋泛滥,也带动了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鉴定,球鞋鉴定师则成为球鞋交易平台上最神秘也最重要的角色之一,一个真或假的鉴定,就决定了你这双鞋的命运。毒APP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初,平台有15位鉴定师,累计鉴定超过1620万件。

  小箫的部分炒鞋“战果”

  浙江在线8月3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高佳晨)“70后炒股,80后炒房,90后炒币,00后炒鞋”“球鞋一面墙,堪比一套房”“暴涨900%,有人靠炒鞋年入千万”“炒股不如炒鞋?一双鞋值1700万美元”……

  这段时间,种种因“炒鞋”而起的新闻铺天盖地,网上随便搜搜,都能看到各种惊耳骇目的标题,仿佛之前没赶上炒币而错失的一个亿,现在又在鞋堆里招手。

  炒鞋是怎么火起来的?一双球鞋为何能被炒到天价?那些因炒鞋而赚到大钱的是些什么人?钱江晚报记者采访了入圈六年的鞋圈老手,试图揭开这股狂潮背后的冰山一角。

  雇几十位阿姨排队领号

  一上午就可以赚一两万

  今年刚读大三的杭州男生小箫,穿着大T恤,五分裤,留着小胡子,打扮简单随意,除了他脚上那双蓝白相间的球鞋。这是他“入圈”六年以来最成功的一笔投资——买来1000多元,现在网上的市价已经到4万多,溢价四十多倍。

  一旁,码着半面墙的鞋盒。鞋盒里,整整齐齐摆着一双双球鞋,不光有男款,还有女款,甚至还有从别人那里收来的旧鞋。这些鞋,小箫几乎都不会穿,只是买来收藏的。

  “这双是今年的‘鞋王’;这双是王思聪同款不同色;这双是通宵排队买的;这双是我自己画的;这双上面有刮刮乐;这双是我听说不再复刻,从别人那里买下的二手,结果后来不仅复刻了,新鞋还比我买来的二手价都低,简直心态爆裂……”

  一双双拿出来,摩挲着,小箫能说出每双鞋背后的故事,这上面承载了他的热爱和心血。这十来双鞋,按照目前的市价,大概值十几万元。这些,只是小箫所有球鞋中的一小部分。

  六年来,小箫和鞋圈一起成长,见证了鞋圈玩法的不断更新迭代。

  小箫从高二开始,每周都会去杭州几个固定门店排长队,“买鞋要抽签,但是这个签先到先得,一些热门款,凌晨三、四点就得去排队。抽到签后,等于有了一张球鞋票,这张票现场就可以转手,根据尺码、型号溢价不同,基本在一千以内。”

  靠着转卖鞋票,当时小箫每个月都能挣5000元左右零花钱。这是最初级的“小白玩法”。

  “进阶版就是,比如某款热门鞋在这家门店发售100双,雇几十位阿姨一早就去排队,总能拿到二三十个号,拿到号的阿姨一人报酬200元,没拿到号的50元,但是每个号哪怕溢价800元转手出去,一上午就能挣个一两万。”

  胆子更大的,则会去国外的电商网站下单,找转运公司运几十双回来,周期大概一个月左右,一次能有五、六位数的收入。可是一旦被海关查到,则血本无归。

  而如今所谓“高阶版”玩法,已经让小箫这位老手也有些望而却步了。

  比如专做球鞋交易的APP nice上,根据鞋款选择下单后,可以选择寄存在nice仓库,付款完成后,商品立刻确认交易成功,可直接进行二次出售。

  “球鞋都不用拿到手,就花钱买一个交易名额,瞬间就可以挂单卖出去,无实物即可交易。这还是鞋子吗?这完全就是金融产品。”小箫说。

  溢价十几倍甚至上百倍

  “鞋王”是怎么诞生的

  在小箫工作室的鞋墙里,最顶上的那双,号称今年的“鞋王”——41码的AJ倒钩高帮款,今年5月11日发售,原价1299元,小箫在平台上买来时的价格为5500元。

  在小箫买鞋的App nice上,记者看到,页面上不断刷新着求购及成交记录,求购价从高往低排序,截至发稿前,最高求购价为16601元;成交记录里,最新成交价为16600元,相比原价溢价十几倍。也就是说,如果小箫现在转手,就能赚到1万多元。

  球鞋市场上,这样的差价已是稀松平常,溢价神话的故事此起彼伏。

  2017年,售价不到1500元的OFF—WHITE·AJ1很快被炒到1.2万元,这双红白相间的AJ1,短短两年后又飙涨到7万元,涨幅超过4500%。今年2月,一双300美元的YEEZY Boost 750一周内炒到3万元人民币,利润率超过1200%。

  据说,目前世界上最贵的鞋,是红色的Air Yeezy 2(Red October),此前以1700万美元成交,创下球鞋界有史以来的最高拍卖价,成为“世界鞋王”。

  8月19日,在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中,26个热门款的成交金额达到4.5亿元,超过同日全部新三板公司的成交量。

  一位球鞋爱好者小王告诉记者,自己在另一个球鞋交易app上参与了AJ1北卡蓝的抽签,仅发售五双。还有十天截止,就已有近千万人次参与,自己的抽签号排在了第936万余位。

  市场之疯狂,令人瞠目。

  小箫说,一双鞋之所以能成为“爆款”乃至“鞋王”,背后都有一定的逻辑,特别是品牌和明星效应。

  “比如某款鞋还未发售,品牌方在设计过程中,前期会曝出很多谍照,然后到了发售期跳票(说好要发售结果没发)。比如今年这款反钩,就接连跳票三次,吊足消费者胃口。再加上联名、背景故事铺垫、名人效应、有多少大牌明星穿过等等,一旦开售,鞋王基本就此诞生。”

  对于鞋圈的人来说,像中国新说唱这样的节目属于风向标,走嘻哈风、玩说唱的艺人,对于球鞋的带货能力和影响力,不亚于李佳琦之于口红。

  “带货能力强的艺人穿了某品牌的冷门款(价格跳水、低于发售价或销量一般的款式),也许这款鞋一夜之间就能价格飞涨,一鞋难求。也有可能一些很看好的款,由于货源充足,导致价格跳水,反而砸在手里,这些都是说不准的。”小箫说。

  “炒鞋”有了行情指数

  球鞋鉴定师日均收入过万

  在鞋圈,如今也像股市一样,分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

  一级市场就是官方售卖市场,二级市场则是非球鞋官网的电商平台交易,比如毒、Nice这样的交易APP,美国的二手球鞋交易平台StockX也准备进军中国市场。

  “斗牛DoNew”App上,行情更为直观,甚至加入了涨跌幅和K线。还有平台编制了“炒鞋”三大指数:AJ指数、耐克指数和阿迪达斯指数,分别对应的是这三家品牌厂商的球鞋交易。

  炒鞋成了炒股。为了防止假鞋泛滥,也带动了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鉴定,球鞋鉴定师则成为球鞋交易平台上最神秘也最重要的角色之一,一个“真”或“假”的鉴定,就决定了你这双鞋的命运。

  小箫告诉记者,一般鉴定真伪,比较常用的还是“毒”和nice平台上的鉴别服务,尤其是毒APP入局比较早,在鞋圈建立了比较好的基础,口碑和客群都有了长年的累积。

  “在平台上购买的,会赠送鉴定服务;非平台购买的,只要预约鉴定师,拍鞋体的详情照片发给鉴定师,根据鞋盒侧标上的货号代码信息、外观、内部走线等等,几秒乃至分分钟就能出结果,鉴定费只需5元。”

  但是平台上的鉴定需要排队等待,火一点的鉴定师每天排队人次有三四千,这样算下来,鉴定师每日收入过万不是难事。

  毒APP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初,平台有15位鉴定师,累计鉴定超过1620万件。

责任编辑: 范国飞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9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