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e资讯 

APP下单寄送大闸蟹 订单遭取消货物却被取走

2019-10-23 09:09:10 来源: 杭州网 记者 朱光函

自称是闪送员的黄衣男子从我店里拿走10只大闸蟹后,就不知所踪了,我希望闪送方面能给我一个说法,并赔偿损失。昨天中午,姜女士致电本报维权热线85188518反映称,自己在10月21日下午1点 32分,通过闪送App预约了闪送员余先生上门取件。快件是大闸蟹,总价530多元,闪送费40元,收件人是我的客户,根据当时闪送App提示的内容,余先生将在下午3点 35分之前取件,送达目的地的最晚时间为5点半左右。昨天晚上11点 08分,记者联系到了闪送员余先生,对于姜女士的这一取件订单,他表示,当天下午1点 32分,余先生在闪送App上抢到了姜女士的订单,因为抢单太快,没有看清姜女士提出的下午3点 35分左右取件的要求。

  “自称是闪送员的黄衣男子从我店里拿走10只大闸蟹后,就不知所踪了,我希望闪送方面能给我一个说法,并赔偿损失。”昨天中午,姜女士致电本报维权热线85188518反映称,自己在10月21日下午1点32分,通过闪送App预约了闪送员余先生上门取件。“快件是大闸蟹,总价530多元,闪送费40元,收件人是我的客户,根据当时闪送App提示的内容,余先生将在下午3点35分之前取件,送达目的地的最晚时间为5点半左右。”

  随后姜女士将寄送大闸蟹一事交代给店员后便出门办事。下午3点不到,一位身穿黄色外套,骑着装有达达外卖箱电动车的男子来到姜女士店门前,他自称是闪送员,并从店员手中接过大闸蟹装入达达的外卖箱离开了。

  然而让姜女士意想不到的是,昨天中午她再次向客户派送大闸蟹时被告知,10月21日的10只大闸蟹并未送到,此时距离姜女士在闪送App上下单已经过去22个小时。

  事情发生后姜女士立刻联系了闪送客服反映此事,客服人员告诉她另一个惊人的消息:余先生在接单后的一分钟内便取消了接单。也就是说来取件的黄衣男子并非余先生本人。

  经过查看,姜女士发现闪送App里有取消订单的推送信息,她提出疑问:“闪送员余先生在接订单时,为什么没电话通知我,取消订单前也未电话告知?我认为责任在闪送方面。”

  黄衣男子到底是谁?大闸蟹去了哪儿?余先生为何取消接单?闪送员是否按照规定取消订单?记者联系了事件三方。

  接到订单后余先生并未致电姜女士

  闪送方面认为工作人员行为

  并未不符合流程之处

  昨天下午,姜女士告诉记者,自己与闪送并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在此前的派件中,闪送员大多没有致电的行为,直接上门取件,因此我和店员对于黄衣男子上门取件的行为并未产生疑虑。”对于本事件姜女士有四个疑问“黄衣男子到底是谁?大闸蟹去了哪儿?余先生接单是否合规?黄衣男子如何得知我有闪送订单?”除此之外,她还提出了四个诉求:找出黄衣男子、赔偿包括大闸蟹和运费在内总计570元、安抚买蟹的顾客、处理相关工作人员。

  闪送相关工作人员隗先生向记者介绍,事发当天下午1点32分接单的余先生确实是闪送员,但根据后台的数据显示,余先生在接单后于下午1点33分取消,并接了另一个订单。“通过姜女士发来的监控视频,我们无法确定黄衣男子是否为闪送员,目前我们已经将相关照片和影音资料发给闪送杭州的城市管理员做面容核对。”

  晚上11点,隗先生再次致电称,昨天下午闪送杭州的城市管理员在姜女士的店面附近现场勘查并做了排查。“为了全面掌握情况,工作人员将排查范围扩展到事发地周围500米的距离,找到了3位闪送员,并将照片发给姜女士核对,经过姜女士和店员的比对,确认这3位都不是黄衣男子。我们也再三核实了闪送员余先生在事发时的动向,现在可以排除余先生和此事件有关。”

  对于姜女士反映的黄衣男子冒充闪送员一事,隗先生表示,监控视频没有声音,所以无法断定。对于姜女士要求的赔偿大闸蟹和运费的诉求,闪送愿意先将大闸蟹提供给姜女士,及时止损,对于姜女士提出的修复与客户关系的要求,闪送也愿意配合。

  隗先生说:“黄衣男子的行为在公司方面看来,涉嫌诈骗,他是如何知晓姜女士有闪送订单一事,我们正在核查中。”

  闪送员余先生承认流程未到位

  与黄衣男子并不相识

  昨天晚上11点08分,记者联系到了闪送员余先生,对于姜女士的这一取件订单,他表示,当天下午1点32分,余先生在闪送App上抢到了姜女士的订单,因为抢单太快,没有看清姜女士提出的下午3点35分左右取件的要求。“按照我当天的计划,3点30分左右我要到市区办事,故而无法接订单,心急之下我在没有电话联系姜女士的情况下,便取消了订单,等我反应过来时,闪送App已经自动清除姜女士的联系方式。当时我的判断是姜女士发现订单取消后会重新下单,没想到会有后面的事发生。”

  余先生表示,自己与黄衣男子毫不相识,也未传播姜女士的信息,对于没有按照流程取消订单一事他表示抱歉。

  对此隗先生表示,闪送员的组成比较多元,公司和闪送员是合作关系,这些闪送员大多是兼职,其中有一部分是身着闪送公司的特指服饰,也有一部分穿着自己的衣服,但这些闪送员都配有闪送的证件和编号,用户在寄件时可以通过这些信息核实身份。

  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

责任编辑: 范国飞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9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