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浙江省商务厅
  • 浙江省电商促进中心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 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资讯速递 > 行业资讯 正文

互联网医疗“落地”之梦照进现实

发布时间: 2016-02-17 08:50:20 48 来源: 杭州日报 作者: 赵经纬

  “大医院忙得团团转,小医院床位严重闲置”,短短一句话,勾勒出中国医疗供给与需求严重错配的尴尬图景。

  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都亟需“流动”起来。线下医院线上行,线上医院线下走,这样的跨界交融正成为2016年的潮流。

  昨天,浙一互联网医院正式启动。这是浙大一院打造的一所“线上院区”,患者通过手机、Ipad、个人电脑等终端,无论身处何处,只要手指点点,就可以实现与专家名医“面对面”远程门诊、预约检查等。

  而更多的互联网平台落地线下,为医改开辟了一条“弯道超车”的捷径。

  年初,刚组建了国内首家互联网医院的微医集团,宣布全国首家手术中心在杭州开业。利用微医集团的互联网技术和医生资源落地浙江萧山医院,共建医疗服务平台,京沪名医可来萧山为病人提供医疗服务。丁香诊所在试运行近一月后正式启航,这是全国最大的医学专业网站丁香园经过16年酝酿开办的线下诊所。

  ……

  互联网医疗玩家们不约而同的试水动作,为优质医疗资源的下沉与患者的有序流动带来了更多可能。从线上到线下,他们能否成为激活一潭死水的那条“鲶鱼”?从供给到需求,他们能否用新的运营方式和收费体制,满足老百姓对优质医疗服务的期待?从理想到现实,“互联网+分级诊疗”还有多少路要走?

  就诊、付费、取药,不出诊室一站式搞定

  丁香园发力“小而美”线下诊所

  周六晚8点10,家住滨江白金海岸小区的谢女士发现,13个月大的儿子又发烧了,体温38.7度。

  “发烧3天了,大医院去看过,吃了退烧药体温能降下来,但是有反复。”谢女士的第一反应是,赶紧送医院。但由于孩子爸爸在外地出差,一个人抱孩子去医院要排长队挂号、就诊、付款、取药,怕难以应对,于是她决定去附近新开的丁香诊所试试看。

  10分钟后,谢女士抱着儿子来到丁香诊所。护士将她引进一楼的一间儿童诊室,随即儿科医生赶来,问诊仪器被推进诊室。“病情有反复属正常现象,孩子的精神状态还不错,建议多观察。”医生开出药,教了谢女士几招幼儿物理退热应急方法,随后叮嘱谢女士有什么情况可通过丁香诊所微信公众号跟他们互动。回家后,经物理退热,孩子的体温降至38度。谢女士仍有些不放心,录了一段孩子的活动视频,通过微信发给丁香诊所的医生,得到医生的在线指导后,她终于安心地陪孩子入睡。

  “丁香诊所给我留下两个印象最深刻,一是省心省力,不必排长队去挂号、就诊、付款、取药,诊疗服务全部送进诊室;二是具有互联网思维,可提供在线预约以及微信诊疗跟踪服务。”谢女士说。

  这家位于杭州滨盛路与长河路交叉口的丁香诊所,是深耕互联网医疗16年、拥有国内最多医疗资源的丁香园平台落地线下的一次试水。其定位于“类医院门诊部”,总面积约700平方米,共设9间诊室,主要提供常见病、多发病的诊疗服务以及家庭健康管理服务,目前诊所配备医护人员四十余位。

  “我们跟其他诊所最大的不同在于,诊室的主人不是医生而是病人。当预约的病人上门,医生会亲自到诊室检查问诊。医生诊断完开出方子,护士会过来划价、送药。也就是说,所有需要在其他医院跑来跑去完成的事情,你只要坐在这个诊室就能完成了。”丁香园CEO张进说。

  据悉,选址于城西、钱江新城的另两家丁香诊所正在筹建中,预计下半年露脸。

  院士团队+互联网远程会诊

  浙大国际医院以“智”专攻疑难病症

  如果说丁香诊所提供的是家庭医生般的基础性服务,那么,浙江大学国际医院则是向金字塔尖的疑难病症下手。

  去年下半年曾做过肝癌切除手术、一直定期服药的陈先生做了一次术后复查。结果显示,其肝部有趋于明显的癌症复发迹象。到底是不是癌症复发?是否需要二次手术?正当陈先生焦虑犯难之际,朋友向他推荐了浙大国际医院的特色项目——树兰会诊。

  在收到陈先生求诊信息的当日,浙大国际医院快速整理出陈先生的病情资料,同时根据陈先生的病情联系相关医学专家。第二天,肝胆胰外科、肠道微生态的两位院士,以及省内影像学专家第一人,组成了会诊专家组,共同为陈先生把脉病情。专家会诊认为,陈先生术后复发的可能性不大,暂不考虑二次手术,建议3个月后复查上腹部MRI,并继续服用抗病毒药物,同时配合饮食调理。

  陈先生的朋友说,能这么快甩掉“肝癌复发”包袱,这是之前无法想象的。

  浙大国际医院于去年12月初在东新路中大银泰城北侧亮相,隶属于树兰医疗集团。该项目投资5亿元,床位500张,医护人员500余人,是浙江省内规模最大的民营综合医院。

  开办医院之前,树兰医疗总裁、浙江大学国际医院副院长郑杰的身份更偏向于“互联网医疗”,他参与主持发起的OMAHA联盟,是一个推动医疗健康数据信息开放、共享、开源的民间非盈利性组织。而现在拥有了线下实体医院,意味着OMAHA联盟多了一个重要的医院机构成员。

  在郑杰看来说,以院士团队为核心、主攻疑难杂症,是浙江大学国际医院的核心竞争力。特别是“树兰会诊iMDT中心”,是高效诊治疑难病症的绿色通道。“IMDT中的‘i’既代表international(国际化),也代表Internet(互联网化)。这个会诊中心将汇集众多国际国内顶级专家资源,通过互联网和移动医疗等手段,为涉及多学科疑难危重病人提供权威的联合会诊服务。”

  目前,该医院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医学中心、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美国UCLA、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法国巴斯德研究所、香港大学、西澳大学、香港仁安医院、日本富山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澳门科技大学的专家、研究院所和医院签署了合作协议。

  互联网医疗试水落地线下

  能否成为破解医疗资源不均的“良药”

  丁香园和树兰医疗的落地,不是互联网医疗转战线下的先例。

  早在2015年,北京春雨医生就选择线下医疗机构合作开办诊所,春雨创始人兼CEO张锐曾说,春雨每天有超过8万人次的问诊量,在这些问题中,有70%以上的用户问题可以通过线上快速解决,但仍有将近30%的问题需要转移到线下进一步解决,既然这部分用户有着对线下服务的需求,线下诊所其实是对用户服务和体验的延伸。换句话说,互联网医疗机构落地,是为了让线上资源更好地在线下变现。

  除了患者需求,还有迫不得已的政策考虑。2014年9月,国家卫计委下发《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明确提出“非医疗机构不得开展远程医疗服务”,只能提供健康咨询。李天天说,这两年,移动医疗的发展速度非常迅猛,也的确为大家在挂号、导医方面带来了很大的便利,可一旦涉及医学诊断或治疗服务,事情就变得非常复杂且不可控。“我认为医疗是移不动的。如果想给患者提供真正有价值、有深度、有帮助的服务,只靠网络是绝对行不通的,必须有线下实体服务体验来支撑。”

  无论是体量较小的丁香诊所,还是更具规模的浙江大学国际医院,这些从线上走到线下的医疗机构,注定了具有与生俱来的互联网思维及个性——它们“爱”以互联网手段获客,通过微信、APP等实现预约、支付、互动,甚至是病情进展观察。当病人在诊后病情出现反复之时,大可不必火急火燎地直冲医院就医,拍个视频或发几张图片给医院,即可获得相应指导;其次,它们善于使用智能穿戴设备,并与诊所后台动态“捆绑”。这有益于慢性病患者的长期管理,患者回家后只需要配合佩戴智能穿戴设备,医院平台即可动态掌握患者的病情进展。而之后更多延伸性的服务,还需要时间来实现。

  “移动医疗有时是移不动的。”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说。如果想给患者提供真正有价值、有深度、有帮助的服务,只靠网络是绝对行不通的,必须有线下实体服务体验来支撑。

  从线上走到线下,对互联网医疗企业来说,看上去是发展必须之路,是让线上资源变现的唯一途径。但医疗行业的特殊境况、医疗体制的层层壁垒,让这一步走得更为谨慎而小心。因为被“看病难”所困扰而对互联网医疗抱有极大期待的普通百姓,在享受了便捷的挂号、问询服务后,真正走入互联网医疗服务的核心阶段,却产生了更多疑问:免费的午餐没有了,动辄几百元一次的挂号费,是不是互联网医疗落地后的标配呢?高收费真能提供高水准服务?毕竟,名医永远只有那么几个,优质医疗服务在当下仍然是稀缺资源。正如丁香园CEO张进所言,他们面临的最大考验,是互联网医疗落地后的运营方式和收费体制如何与病人的高期待值相匹配,而不是产生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评价。

  从理想到现实

  “互联网+分级诊疗”还有多少路要走

  相比于春雨医生,丁香园和浙大国际医院走的是一条更难的路,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落地,而不是合作办医。

  白手起家,质量可控,但风险更大。目前丁香园诊所收取的挂号费,儿童300元一次,成人180元一次,都不纳入医保。相比公立医院的诊金收费,丁香园确实是“身价不菲”。

  “事实上,高诊金并不意味着走‘贵’路线。”张进解释说,丁香园采取的是“诊金养医”模式,即高诊金、少开药。通过药品供应、配送以及专业检测交给第三方托管的方式,砍掉传统医疗的中间利润环节,以成本价格提供给患者,从而把精力聚焦在患者照护上、人性化服务的提供上。

  对于高诊金设计在杭州市场的接受度,张进表示“还可以”。试营业期间,平均每日问诊量为十余人,2/3为儿童,1/3为成人。待日后宣传推广启动,并基于丁香园积累十余年的口碑及资源,问诊量有望大幅提升。

  “当然,新模式的出现,必然会与市场、消费习惯有一个磨合期。”张进说,除了尽力缩短这个磨合期,丁香园诊所若想启动“快跑模式”,还需要更多的政策助力,比如支付接入医保、获得疫苗审批等。

  新生的浙江大学国际医院,同样经历着与市场的磨合。“虽然我们医院的特色定位于疑难病症的诊治,但它毕竟是一个综合性医院,需要发挥普惠大众的力量,因此在角色定位上需要既能‘接地气’又能‘高大上’。接上地气,吸引普通病源,是目前我们努力的一个方向。”郑杰说。为此,他们还专门组织到东新路附近的村镇进行义诊,宣传推广。

  在这个社会力量办医的大型综合医院落地过程中,郑杰还遇到了人才的难题。“我们是一个由院士领衔的混合型创业团队,目前最大的难点是,如何把体制内的优质医生吸引过来,融入互联网时代的医疗理念,从而打造一支高效协作的新型团队。这非常考验管理者的能力和智慧。”郑杰说。近期他忙于试水探寻“破解之径”,比如成立树兰护理学院,建立属于自己的护理质量体系,并培养以服务为驱动的优质护理人员。一切都刚刚起步,成功与否有待时日检验。

编辑: 赵经纬
二手车电商叫好不叫座 任性烧钱烧出“大毛病”
小米否认在美国售手机:只在官网卖配件
日本商家发红包 韩国百货店额外免税

沙龙会议 更多>>

新常态新电商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