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维权 

被催婚花数千元租对象 租友平台陷阱重重

2019-04-07 10:08:13 来源: 杭州网

租个对象见父母。近年来,各类租友网站、App兴起,成为社交新渠道和不少单身男女应对父母催婚的神器。即便今人的思想日益开放、包容,但在租友回家过年过程中,出租方假扮恋人角色,以女友、男友的特定身份与承租方父母、亲属相认、相处,无疑涉嫌欺骗、不孝等,有悖诚实信用和情理人伦,一旦骗局露馅或被揭穿,除了尴尬,即便是善意的谎言,也会对亲人情感和精神造成伤害。因为租友回家过年的性质特殊,一方以另一方的婚恋女友、男友的特定身份出现在另一方家长和其他亲人面前,包含特定的身份认同和角色扮演,涉及身份利益关系,其合同标的物是人本身而非劳务,这不同于家政服务、暑期打工、建筑小工等提供劳务的一般雇佣服务关系。

  租个对象见父母。近年来,各类租友网站、App兴起,成为社交新渠道和不少单身男女应对父母催婚的“神器”。

  记者调查发现,部分租友平台运营过程中存在个人信息泄露、暗藏色情服务、引发财物纠纷等问题,饱受争议并存在诸多法律风险。

  一线城市租友市场火爆

  价格从500元至2000元不等

  记者在百度搜索引擎输入关键词“租友网”查询发现,相关结果达400万个。

  记者在多个租友网站看到,一般租友会提供所在地、活动范围以及年龄、身高、体重等具体信息,看照片需发红包,然后便可缴纳订金、报销来回车票。活跃度最高的是一些专门从事租男女朋友的网站,价格从500元至2000元不等。

  一名网站客服人员告诉记者,网站会为租友双方提供担保。以租女友为例,客服将合同发给男方,填好后发到QQ三方会谈里,如果女方确认合同没有问题,双方便提交各自的身份资料。当客服确认收到款项后,女方提供出租服务。出租结束后,客服将钱打给女方。

  记者查看一些租友类App发现,有些企业业务范围覆盖全国,但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一名租友类App运营者告诉记者,公司90%以上的业务是出租女朋友和男朋友,不少年轻人以此对付父母催婚。北上广的年轻人对于这类服务接受程度高,市场需求旺。

  记者浏览多个租友类App发现,将自己出租的多数是20岁至35岁的年轻人。租友App首页推送的多为年轻女性,并附有图片。一名业内人士透露,只有部分租友类App需要视频进行人脸认证才能注册,因此,出租者的真实性很难保证。

  业内人士认为,租友行为行走在法律和道德的边缘。记者调查发现,租友市场存在个人信息泄露、色情活动、人身伤害等风险。

  记者以女性出租者身份“娜娜”注册某租友网站,无须身份验证,使用网上图片作为个人照片就注册成功,QQ号码、手机号码、微信号、电子邮箱为必填项,网站注明“本站不会公开会员任何隐私”。但是当记者用另一账号注册、充值成为会员后,却看到此前注册的“娜娜”全部个人信息。随后,记者所留的“娜娜”手机号接到数十通骚扰电话。

  租友行业还衍生出了一套“黑话”,比如“绿色同城900元,非同城1200元,非绿色1500元,非同城1800元……”所谓“绿色租友”,指不涉及性关系,不喝酒,可见亲友,收到亲友红包、礼物退回。

  记者联系了几名提供租友服务的网民,有的称仅可以牵手,不同房居住。一位出租者添加记者好友后,直接介绍色情服务内容。在某租友平台上,一名显示为女性信息的人提供伴游服务,表示也提供色情服务。

  在众多受访者中,不少都有过被骗订金、路费的经历。林先生介绍,一般情况下,出租方都会要求对方提前支付订金和路费,甚至全部租金。“一旦预付了这笔款,未必能等到客串‘演员’。我就遇到过这种人财两空的结果。”

  另外,父母、亲戚给的见面礼,如果当时不知情,想把“馈赠”讨要回来也绝非易事。一些网民表示,虽说租友有雇佣服务合同,但如果双方发生财物争议,比如父母给予一方的红包、礼金如何归属,可能就要闹上法院。

  更令人忧虑的是,此类服务还可能发生人身安全问题。2018年初,浙江衢州市公安局衢江分局办理一起案件,一名19岁女性在租友网上看到居住在衢州的徐某以500元每天的价格租女友,与对方商议好见面后,却险些被其强奸,后徐某因涉嫌强奸未遂被刑拘。

  专家分析,目前,租友市场处于灰色地带,平台、相关部门和用户等各方的权责不明晰,甚至租友本身是否合法也有必要进一步明确。一方面,商业机构批量供应各类明码标价的“租赁对象”是否合适;另一方面,其中存在的色情、诈骗等问题也亟待引起重视。

  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表示,如果是熟人、朋友陪着回家过个年,然后从经济上给予一定的补偿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以经营为目的,大张旗鼓地租赁男女朋友,完全把人作为交易主体,应该加以限制。

  山东日中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冠汶认为,如果双方按照租金大小约定“租赁期间”性行为的有无、次数,或者以租友名义赤裸裸地提供色情服务,这实际上就是卖淫嫖娼行为。

  专家表示,租友平台属于新生事物,如何定性、如何管理亟待明晰,公安、网络监管等部门应该依法打击披着租友外衣的卖淫嫖娼、诈骗等行为。

  租友过年 有违法律精神

  为应对父母催婚、逼婚和世俗眼光,兴起了“租个女(男)友回家过年”的热潮,伴随的争议也从未停息。租友回家过程中除了会产生财物纠纷、人身伤害、情感纠葛以及诈骗、色情交易、性侵害等民事、治安或刑事法律纠纷、风险,导致违法犯罪现象,需要当事人多加警戒防范外,租友回家过年本身也难以绕过法律障碍。

  有人认为“法无禁止即自由”,租友回家过年在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或禁止,只要不违反公共利益、公序良俗,就是有效的,就无需干涉。有人干脆认为租友回家过年属于个体行为,牵涉不到公共利益,而公序良俗也是动态的,租友回家过年在以前可能有悖道德人伦,如今移风易俗渐成时尚,也不涉及公序良俗问题。

  还有人认为,租友回家过年是一种新型的雇佣服务关系,属于法律上的无名合同,只要双方约定的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或公序良俗,就是合法有效的,网上“租人”平台只要是有资质的中介服务机构,也属于合法经营。如果当事人双方产生争议,比如父母给予一方的红包、礼金归属这种财物纠纷,可按合同约定进行依法处理。

  以上是常见的几种观点,但都难免似是而非,值得商榷。首先,公序良俗之所以成为公序良俗,是因为长期以来约定俗成的传统礼仪、习俗、美德,相对恒定而非变动不居,相对于国家的制定法,其可以说是一种民间法,是法律的重要补充和辅助力量,或曰“德治”,需要尊重传承。即便今人的思想日益开放、包容,但在租友回家过年过程中,“出租方”假扮恋人角色,以女友、男友的特定身份与“承租方”父母、亲属相认、相处,无疑涉嫌欺骗、不孝等,有悖诚实信用和情理人伦,一旦骗局露馅或被揭穿,除了尴尬,即便是善意的谎言,也会对亲人情感和精神造成伤害。所以,“租友回家过年”实难逃公序良俗拷问,这种时尚和移风易俗,仍需戒之慎之。

  更重要的是,将租友回家过年定位于雇佣服务关系,并不符合法律精神。因为租友回家过年的性质特殊,一方以另一方的婚恋女友、男友的特定身份出现在另一方家长和其他亲人面前,包含特定的身份认同和角色扮演,涉及身份利益关系,其合同标的物是人本身而非劳务,这不同于家政服务、暑期打工、建筑小工等提供劳务的一般雇佣服务关系,也不同于纯粹的付费陪解闷、陪玩乐、陪聊天等提供劳务的新型雇佣服务关系。无论在法律上,还是在伦理上,人是最终目的而非手段,不能作为商品进行交易,不能作为买卖、租赁、雇佣等债权合同的标的物,以人身为标的物的“租赁”“雇佣”协议当属无效,不受法律保护。

  据新华社、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 施雄风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9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