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维权 

卡内还有余额店却没了 预付卡的坑后藏着“行业惯例”?

2019-06-18 09:19:46 来源: 记者 刘永丽 见习记者 杨静远

针对俞先生和李女士的案例,记者咨询了杭州上城区商务局商贸服务科,科长黄慧表示,针对这些店之间的纠纷,他们同样接到了不少消费者的投诉。

  “彼得”变“煌尚”后消费者郁闷吐槽。

  近日,时报热线接到市民俞先生的电话,讲述了他因为一张会员卡遭遇的烦恼事。2016年,俞先生办了一张美容美发预付卡,可没想到不到三年时间换了三家店,而且每家店都得新充钱才能使用原来卡里的钱和优惠。

  “第一家店共充了5000元,第二家店补了2000元,这一次又不得不充了1500元。”俞先生说,每次卡里的钱还没用完店就关门了,为了减少损失,只能去“新店”再充钱。第三次时他心里很慌了,就想着尽快把卡里的钱用完,“不然,店再次关门怎么办?”

  近些年来,预付卡使用范围越来越广、频次越来越高,但面对商家因经营不善或其他原因导致的破产、倒闭、承诺不兑现,甚至关门跑路、携款潜逃等现象时,消费者真的只能自认倒霉吗?相关法律法规对这些经营者就没有约束力吗?

  ◎消费者:俞先生

  一张预付卡三年不到“换”了三家店

  每次都得再充钱才能“激活”余额

  2016年,俞先生在上城区江城路一家名为“印尚”的美容美发店办了一张会员预付卡,充值了两次一共5000元,享受3.8折。“当时做活动很划算,很多人都办了会员卡。”俞先生说。

  可到去年,印尚店原址新装修后改成了一个叫秀典纳的新店,而此时,俞先生的卡里还有3700元。店名换了,卡里的钱怎么办?

  俞先生带着疑问去秀典纳咨询。“原卡近期仍可以用,但如果不转成秀典纳店的卡,一段时间后会作废,而且需要充值与卡内等额的钱才能转卡。”秀典纳工作人员告诉俞先生,想长期继续享受会员优惠,就必须转成他们店的会员卡。

  “当时他们向我保证,他们是连锁经营,这家店绝对不会倒闭。”想着新开的店应该能使用很久,俞先生与店家协商后,充了2000元换了新卡。

  可今年过完年后,俞先生发现秀典纳店门紧锁,玻璃门上贴有“店铺转让”的通知,店门上方悬挂着一个让会员去尚宣消费的告示。

  店内空了,店家没留任何联系方式。俞先生只能按照告示上的地址找到尚宣美容美发店,当时尚宣店门口贴了一份内容相似的通知,表示秀典纳会员卡可以使用。但俞先生进一步咨询发现,此前的会员卡短期内虽还可以使用,但不能享受折扣。

  “你可以转成我们店的卡,可以长期使用还能享受折扣。”和前一次类似的情况出现了,交谈中,尚宣店员不断要求俞先生充钱换成他们店的卡。“我们跟秀典纳没有对接,承认会员只是为了增加顾客。”尚宣工作人员表示,只接收到了秀典纳的顾客资料,并没有拿到客户之前预存的金额。

  几天后,俞先生路经尚宣店门口,发现原来贴在门口那张显示秀典纳会员卡可以继续使用的告示也没了。尚宣店附近就是杭州市上城区紫阳市场监管所,最后在市场监管所工作人员调解下,尚宣店门口的告示又贴出来。可俞先生再去消费时,店里明确说,原来的卡只能原价消费,并且只能剪发。俞先生没有办法,又充了1500元把卡内余额“激活”转成了尚宣的卡。

  ◎消费者:李女士

  莫名被美容美发店“转让”了两次

  几经辗转通过法院诉前调解终于退了卡

  与俞先生的情况类似,2016年,杭州正卓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女士在上城区佑圣观路一家叫“彼得”的美容美发店办了卡,“因为就在我家旁边,家里人也都要消费,觉着办卡比较划算。”李女士说,前前后后共充值了3000多元。

  可没想到,2018年下半年这里装修后变成了杭州煌尚美容美发店,门口的告示显示,原来的卡可以继续在店里使用。不过,和俞先生遇到的一样,李女士也被要求,想继续使用原来卡里的钱,必须重新充值,转为新店的卡才行。作为律师的李女士虽然知道这样并不合理,但考虑对方做生意不容易,同意再充值1000元。不过,出于律师的职业风险意识,她保存了每次充值的单据。

  万万没想到的是,今年初,煌尚店也贴出告示关门了,要求消费者到大学路146号杭州尚学美容美发店消费。

  “因为去尚学店不方便,我肯定不愿意。”李女士表示,但鉴于自己卡里还有3000多元,她还是专门跑了一趟,尚学店的工作人员同样要求她继续充值才能使用原来店的钱及享受优惠。“这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背后可能是他们的套路。”

  之后李女士开始进行维权。“此类事件基本属于民事案件,不在派出所的受理范围,于是我向杭州市消保委投诉过,最后还走了法院的程序。”李女士说。

  在这个过程中,她给尚学的负责人打过电话。李女士说,对方刚开始的态度非常强硬,前前后后调解好几次后,对方吐口说愿意退回她在煌尚店充值的金额,但之前在彼得的钱“概不负责”,并直言她想打官司就去打。

  “大家都是奔着解决事情的目的来的,如果真的不能解决,打官司我也是会得到法律支持的。”李女士在电话里和尚学美容美发店负责人表明态度。

  李女士向杭州上城区法院提起了诉讼,最后,在法院和市场监管等部门的调解下,前后花了一个多月沟通了多次,最终退了卡,拿到了卡里剩余的全部预存款3000多元。

责任编辑: 连晓佳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9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