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为天下先 84岁浙商徐传化的创业经

2018-08-20 09:27 来源:浙江在线  记者 黄云灵

编者按:

国家当富强,始基端在商。

浙商,中国最著名、最活跃的商人群体之一,浙商艰苦奋斗的创业史,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缩影。

改革开放40年之际,在浙江省工商联、浙江工商大学等单位指导下,浙江省新型高校智库浙商研究院和浙商博物馆发起,浙江在线、浙江新闻客户端等共同推出“二千年商脉,40载改革——2018浙商文化寻根之旅”,通过现场探访一系列浙商文化源头性标志性场所和人物的历史和现状,挖掘浙商创业故事,传承浙商历史文脉,传播弘扬新时代浙商精神。

溯源改革先驱以启今日转型,纪先贤坎坷以引砥砺前行。

签名2.jpg

  浙江在线8月18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黄云灵)“普通话我说不好的。”甫一落座,84岁高龄的徐传化便用萧山方言跟记者唠了起来,丝毫看不出前一晚才从安徽农村演出回来的疲惫。

  52岁在困境中创办传化,66岁再创业成立“传化艺术团”,与大多浙商在青壮年时就开始创业相比,徐传化显得“大器晚成”。不过,在此之前,“敢喝头口水”的天然企业家精神已在他身上显现无疑:第一个加入大队公社,村里第一个装电话的,第一个造平房的,第一个买自行车的……都是徐传化,只要可以做,他都敢尝试,徐传化这种“敢为天下先”的精神也为日后的创业经营也打下了基础。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徐传化和他的“传化”发芽成长,在中国民营企业中占据重要一席,成就了一代浙商代表人物。

  近日,浙江在线记者跟随“二千年商脉,40载改革——2018浙商文化寻根之旅”报道团队走进传化集团,访问传化创始人徐传化老先生,追溯他不平凡的创业之路。

  “敢于做第一人”

  “液体皂,液体皂咯!”萧山宁围一代许多80年代出生的人,或许还能记得小时候的那个声音。一个老人骑着一辆破旧的28寸海鸥自行车,后座上捆着几个塑料桶,一面弓着背用力踩车,一面扬声叫卖。这个老人就是徐传化。

一辆老旧自行车后座上捆着几个装着液体皂的塑料桶.jpg

  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的清新风气吹向大地。得风气之先的沿海省份如浙江,各种村镇企业,或者挂靠在村镇的私营企业开始冒尖。彼时的徐传化虽然还在公社化工厂上班,但由于能力强、人脉广,当地许多人都请他帮忙办厂。机械、化工、冶金……帮人办过的厂连徐传化自己也记不清究竟有多少,只要想得到,他都敢尝试,因此有了个“办厂能人”的称号,也为日后的创业经营也打下了基础。

  1985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徐传化和徐家的生活轨迹:徐家二儿子徐冠巨被查出溶血性贫血症。为了治病,原本日子还过得不错的徐家一下子负债累累,钱成了最大问题。更雪上加霜的是,徐传化工作的磷肥厂却在此时倒闭了,他每月只领到50多元的提前退休金。

  “52岁那年,一家人实在走投无路了。”徐传化说。办厂子、做生意,似乎成了这个家庭摆脱困境的唯一出路。

  在朋友们的指点和帮忙下,1986年11月,徐传化的办厂申请批下来了。工厂的牌子挂起来了,厂房就是自家的房子,设备也准备就绪——一口大缸是家里原来就有的,用来做搅拌缸;一口大铁锅是向生产队借的,用来做反应釜;炉灶用建房屋剩下的砖头垒起来;原材料凑齐了;“星期日工程师”洪师傅也请来了——徐家的工厂终于可以开工了。

微信图片_20180814162222.jpg

  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中国民营企业家创业境遇大多相似:没有背景,没有资源,办企业是“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坎,胼手砥足,其中的曲折艰难是今天成长于市场经济中的年轻人很难理解的。“办厂做液体皂,夜里做出来,白天用脚踏车拖着液体皂挨家挨户地去卖掉。”作为企业的创始人,企业创办的初期,所有的业务都是徐传化自己跑的;在不识字的情况下,他记住了上百种产品的型号代码;在绍兴柯桥那一带,大部分的纺织印染企业都认识他……

  正如徐传化自己说的,“有困难我不放弃,我不认识字,但我会动脑筋。”徐传化说,无论是创业还是生活,他有8个“心”:有事业心,有竞争心,有信心,有决心,有恒心,有组织性,有超前性,有党员先进性,“我就好在这8个‘心’上了。”

  “相信科学,重视科学”

  回忆传化的创业史,有一个故事徐传化无论在什么场合都一定会讲——“2000元买一勺盐”。在今天看来,它成了传化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从简单粗放的生产到依靠技术、打造专利核心产品。但在当时,这件事却让徐传化“气”得不轻,“这勺盐我有半个小时好讲。”徐传化对记者说。

  在市场经济大门开启的1980年代,“草莽”企业家们有市场意识,却缺乏技术积累,因此有一批“星期日工程师”,在不上班的节假日有偿或无偿地去到这些厂里帮忙。洪师傅就是徐家工厂请来的“星期日工程师”。在他指导下生产出来的液体皂第一次就盈利了。

  不过,随着市场份额的迅速扩大,仅靠洪师傅周末的指导生产已经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要想扩大生产,必须掌握使液体皂变浓稠的秘诀,可在这一关键技术上,洪师傅始终留一手。“如何使又清又淡的液体洗涤剂变得又浓又稠”,徐传化千百次地尝试,却始终不得其解,直到用2000块钱买来的“秘方”——一勺盐才揭开谜底。

  2000元,在1986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徐家父子感到心里一阵阵疼。这件事也让他们醒悟:必须依靠科学,依靠人才。

  “后来我们做助剂,但是助剂市场竞争越来越厉害,我做梦都在想要生产出一种去污效果远远超过别的产品的助剂。”徐传化回忆,在儿子徐冠巨做了上千次试验后,1990年传化第一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终于研制成功。这就是为传化发展积累了第一桶金,后来陆续获得国家省市多项发明或产品奖的“901特效去油灵”。

  在摸爬滚打的创业实践中,徐传化父子体会到,企业要持续发展,必须依赖科技,必须开门办厂,从家族化走向社会化,延揽高素质人才,借助社会资源发展。

微信图片_20180814162209.jpg

  “我们去全国各大科研院所和高校寻找快要退休的教授请来当顾问,传化后来推出很多产品都得益于这些人才。”徐传化介绍,当时从杭州丝绸工学院引进传化第一位专家级人才李盈善教授,有了李教授,传化自建实验室,开始精细化工自主研发之路。1995年,传化还迎来了首批10名应届大学生,“高生引进门”,将事业交给专业的人、有能力的人来干。

  直到现在,徐传化和妻子还一直在说“谢谢你们大学生来帮我们”“多亏了你们大学生,传化才有今天”。

  “企业要发展上去一定要共产党员多”

  1989年年底,对徐传化来说终生难忘。

  当年,关于“姓资还是姓社”的全民讨论不休,政策还未明朗化,各地的大门半开半掩,一有风吹草动,徐家父子也没有底。

  喜讯却突如其来。年底的一天,萧山宁围乡通知徐传化参加乡劳动模范表彰大会。乡里的主要领导给他佩戴了一朵大红花,颁给他一张奖状,上面写着:徐传化同志,荣获一九八九年劳动模范。

微信图片_20180814162218.jpg

  对徐传化来说,这不仅是一朵红花,一张证书,更是一种认可,一颗定心丸:政策允许且鼓励私营企业继续发展下去。“我感谢改革开放,感谢共产党。”徐传化说。

  对党的深厚感情清晰了、坚定了,徐传化开始思索在企业里建立党组织。“企业要发展上去一定要共产党员多。”1995年,传化向宁围镇党委打了申请报告。宁围镇党委不久便批准他们成立党支部。到1998年,传化已经有了70多名党员。这时,徐传化父子又提出一个设想:能否在私营企业内建立党委?同年9月,经过层层报送审批,传化集团被确立为“省非公企业党建工作示范点”,10月,浙江省非公经济组织第一个党委——浙江传化集团党委正式成立。

  1999年,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的胡锦涛对此作出重要批示,指出“要注意总结此类经验,研究共性问题。这不仅对浙江有现实意义,对全国也有积极作用。”

2003年入党宣誓.jpg

  2003年7月,徐传化自己也终于实现夙愿站在了党旗下宣誓,成为国内第一批入党的私营企业主。那一年,徐传化已经69岁了。

  热心公益 晚年生活丰富

  一小时的采访,徐传化老先生的回忆几乎没有中断。从自己年轻时拉板车、种经济作物讲起,到谈创业和经营企业的经验,老先生喜欢用萧山方言总结出一大串“顺口溜”,比如文中提到的做事业要有“8个心”,还有企业管理的“8抓”等等,不能完全听懂的记者们却也觉得非常有意思。

  徐传化没有上过一天学,这是他最大的遗憾。不过,自称“看不懂报纸,也不会写文章”的他在创业时就硬是凭记忆,记住了100多种产品的代号、名称。平时也潜心思考和琢磨企业应该如何更好地发展,他说“唱歌要唱流行歌,做产品也要做流行产品。”“经过九十九难,克服它,困难就变成好事。”

  将企业交给儿子和高层团队后,徐老先生更全心扑在艺术团上,自编、自演、自己搭舞台,一年要公益演出200多场。“这些年我一共学了六样乐器,最近几年又学会了口技、魔术。我学得晚,快到60岁的时候,才从二胡开始一样一样地学,真当难。”

徐传化在演出中.jpg

  上午11点过,采访结束了,老先生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扶着扶手下楼。他回过头来说,下午艺术团还要去萧山浦阳,“欢迎你们来看我演出。”

  传化集团简介>>>>

  传化集团成立于1986年,从制造业起步,历经三十余年发展,现有员工14000余人,涵盖化工、物流、农业、科技城、投资五大事业板块,横跨一、二、三产业。集团有“传化智联”“新安股份”两家上市公司以及八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业务覆盖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名列中国企业500强、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编辑:潘洁

系列报道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