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伊人生活 正文

杭州新生儿总量不断刷新峰值 3岁前的幼儿由谁来照管?

发布时间:2018-02-05 10:41:52 来源:杭州网

  近日,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司司长李希如表示,2017年我国出生人口1723万人,是2000年以来历史第二高值。特别是二孩出生人数比2016年明显增加。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二孩出生数量继续增加,占比超过50%。2016年二孩出生数量大幅上升, 2017年二孩数量进一步上升至883万人,比2016年增加了162万人;二孩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达到51.2%,比2016年提高了11个百分点。

  杭州2016年新生儿总量也达到了高峰,是之前五年的最高值。二孩数量在不断增加与“没人照管”之间的矛盾日益明显。 如何有效解决3岁以下的托班服务,以及规范这个年龄段幼儿的早教市场,政协委员献计献策。

  杭州的幼儿公共托育服务资源严重不足

  妇联杭州市委会带来了《“全面二孩政策”下3岁以下幼儿公共托育服务体系建设的建议》的提案,提出3岁以下尤其是18至36个月的幼儿公共托育服务体系建设是当前亟须回应的公共议题,也是政府需要担当的公共责任。

  提案主笔人杭州市委党校郎晓波副教授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回忆起带娃经历,她说,这个过程中来自家庭、工作的压力很大。生完二胎后,一些职场女性不得不中断工作,因为家庭抚育成本提高,生活质量下降,二胎后一系列问题会接踵而至。

  去年八月,郎晓波在杭州抽样100多个样本,通过问卷调查了解到,托育潜在需求很大,然而目前市场上提供的服务有风险,托育资质、场地安全、食品安全等都存在问题,市场供需矛盾十分突出。

  因此,提案认为,在系统内幼儿园已基本取消3岁以下的托班服务的情况下,目前杭州18至36个月幼儿公共托育服务资源严重不足,客观上造成了女性就业压力、家庭抚育成本和企业人力资源管理成本的增加。

  之所以提出18至36个月的界限,是因为考虑到18个月之前的幼儿主要在家里带,18个月到上幼儿园之前的这段时间,妈妈已经上班了,家里如果没有老人的话,就会成为抚育真空盲区。郎晓波说:“为此我们认为3岁以下尤其是18至36个月的幼儿公共托育服务体系建设是当前亟须回应的公共议题,也是政府需要担当的公共责任。”

  托育服务机构建设标准及服务规范谁来管?

  在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中,政府承担什么责任?由哪个部门牵头?郎晓波认为,可以先将相关部门作一个罗列,最后的方案很可能是几个部门共同来做。

  提案建议,由人大、政协牵头,由卫计委、教育局、妇联等相关部门组织实施,围绕完善托育服务体系,尽快制定适应杭州城市发展和人口布局的托育服务发展规划。明确具体负责的职能部门,形成市、区、街道层次分明的婴幼儿托育服务管理网络,构成部门负责、街道落实、群众参与、多方联动的推进体系。

  郎晓波说,目前相关领域的政府监督和行业标准制定都是缺乏的。她通过走访调研杭城的亲子园和早教机构,发现很多机构登记在工商部门,她认为这不太合理,未来应该再作重新明确和统一。

  因此提案建议,制定出台公共托育服务机构建设标准及服务规范。分层分类设置不同托育服务模式的服务标准、准入门槛及监管标准。制定出台相应的机构场地、建筑面积、服务资质、人员配置、消防安全、卫生许可等建设标准和行业规范细则,并加大对筹设手续的审批监管。

  不同层次、不同家庭的需求如何满足?

  在杭州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城市,托育服务机构像幼儿园一样布点建设可行吗?郎晓波说,新建幼儿园内能不能把托育机构建进去,学校的闲置场地、企业的独立空间能否拿出来利用?充分用好存量也能解决一部分需求。

  提案建议,优先在企业及创新创业人才集聚的高新区、海创园等地,重点加快推进服务设施布局及落地,缓解员工及企业的燃眉之急。在新建商品房及回迁安置房集中的开发建设区域,安排好婴幼儿公共托育服务建设用地,配置建设相应规模的托育设施。

  根据家庭收入的不同,托育服务应该是分层次的。郎晓波说,政府只能保基本,多元共济才能使全社会各取所取。这在郎晓波之前的调查结果中也有所反映,不同的人每个月可以承担的托育费用都是不一样的。

  因此提案建议,运用市场机制与社会力量探索多元办托模式。运用政府购买服务、为托育机构和家庭提供补贴等形式,打造政府主导保基本、市场主体广覆盖、社会补充供便捷、家庭为基础兜底的托育服务发展格局。加大对公办园(所)的财政补贴力度,提高18至36个月幼儿的收托能力。加大公办民营或公建民营的托育服务,鼓励企社联合开展、支持有资质的主体开办托育服务。倡导依托社区建立托育服务机构,将家庭隔代照料纳入托育服务体系中,形成主体多元化的托育服务供给体系。

  如何引导早期教育的规范化发展?

  托育是一个宽泛的概念,在专业化托育当中也有现代化早教理念。针对目前早教市场的乱象丛生,民进界别政协委员李君提出规范0-3岁儿童早教机构的建议。

  她认为,可以利用幼儿园优质资源,开展0-3岁托幼一体化研究和实践,发挥优质幼儿园的辐射作用。幼儿园利用双休日向社区家长开放,通过组织亲子活动,举办讲座、组织游戏等形式,满足家长对早期教育的需求。这样逐步引导早期教育的规范化发展,打造一批早期教育的示范基地。

  还有一种可行的做法是,建立家庭社区早教园。建立由教育部门牵头、卫计和妇联等多部门协作的,以早教机构为主体、以社区为依托、公民办相结合、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早期教育工作网络。通过对民办早教机构的扶持、管理和督导,不断提高早教水平,满足家长对早期教育多元化、多层次的需求。

  运行方式上,早教园实行市场化运行,独立经营,自负盈亏;业务内容上,“早期教育进社区进家庭”专家组为早教园提供业务指导,协助选址,提供环境设计方案以及各个岗位的实用技能培训,建立早教课程体系和“妈咪课堂”等;帮建服务上,建立早教指导师入户服务和督导机制,组织开展早教园园长论坛,为早教园持续发展提供后续服务。


标签:新生儿;育儿 编辑:连晓佳
  • 联系我们
  • 电话:0571-85311336
  • 邮件:jinxin@zjol.com.cn
  • 地址:杭州市体育场路178号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