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圈子 

首度公开!这张杭州地图可能是康熙皇帝南巡用的

2018-08-30 10:04:31 来源: 都市快报

杭州市档案局编研处处长方健,这些日子很高兴,跑了趟北京,带回来一个“大宝贝”。300年后,这张地图回到了杭州。虽然不是原件,但也可以让我们看一看,当年康熙皇帝看到的杭州,是个什么样。

西湖

5cf8627e-70de-4198-90ac-0455e57f5bdc.jpg

主城区

22c7140e-ea7c-44d5-b5c9-25d68b00d676.jpg

南高峰

  杭州市档案局编研处处长方健,这些日子很高兴,跑了趟北京,带回来一个“大宝贝”。

  什么宝贝?一张300年前的杭州老地图。

  老地图,杭州市档案局“藏”了不少,但和其他老地图比起来,这一张一出手,那是能“确认地位”的。

  方健说,它是迄今为止,杭州找到的、最老的一张彩色地图。

  意思是说:在杭州老地图里,它是彩色的之一;而在彩色地图里“论资排辈”,它又是年份最久远的。

  对着这张地图研究了很久,方健有了个推测——这张地图“高贵”着呢,很有可能,是专门画了给康熙皇帝用的。

  地图画于1730年之前? 李卫主持修的玉带桥 就是证据

  方健说,不管什么地图,拿到手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确认年份。他判断说,这张地图起码是1730年以前画的。

  他判断的证据,是西湖边的玉带桥。

  杭州人都认白居易、苏东坡当“老市长”,其实还有一位“老市长”叫李卫,他对杭州的贡献也是蛮大的。

  1725年,清代雍正年间,李卫来了杭州,当浙江巡抚。李卫重视水利交通,在杭州曾疏浚西湖,开浚上塘河,还修筑了苕溪险塘、运河堤塘、钱塘江堤塘。

  清代最大的这一次西湖疏浚,就是李卫主持的。

  根据《西湖志》里的记载:雍正八年,李卫疏浚西湖,在苏堤望山桥北作金沙堤,乐其形胜,复于堤上构石梁;当时因为港中溪流湍急,故设三洞以疏导水势,并通里湖舟楫,状如带环,故名“玉带桥”。

  雍正八年,就是1730年。也就是说,从1730年开始,西湖里从此多了一座桥——玉带桥。

  玉带桥上,建有重檐斜依的四角方亭,天气晴朗且无风的时候,整个桥身倒映在湛蓝的湖水中,仿佛是横贯空中的彩虹。所以,清代“西湖十八景”中,有一景就是“玉带晴虹”。

  而这张地图里,是没有玉带桥的。

  画地图,“玉带晴虹”这样的景点是不可能漏掉的,方健说,从这一点来看,那就很明确了,这张地图起码是在1730年以前画的。

  不过,这张地图上,也有让他犹豫的“矛盾”——

  1730年建的玉带桥,地图上没有;但同样是1730年建的宝浙局,地图上却有。

  当时,浙江发展蛮快,但铸钱炉只有20炉,铸钱的速度跟不上市场流通的需要,而且杭州没有铸钱之所,所以奉旨新建了一个,地方就选在寿圣寺旧址(现武林路都锦生织锦厂址)。

  这个宝浙局,到了1740年(乾隆年间)改编;1906年,光绪年间,改建为“铜元分局”。中经停废,到1919年,民国时改铸银元,名杭州造币厂。

  玉带桥不在,但宝浙局在,是为什么?

  方健也仔细研究了地图,推测说,1730年之前,往前不知道几年,地图就手绘好了。可杭州城里头变化蛮快蛮大,可以说是越来越繁华,机构、单位都越来越多,所以干脆就——杭州城里又新添了哪些地方,随手就加了上去。

  证据也有,比如宝浙局,它的字体、颜色和其他都不一样,而且名字外头还加了个框。

  为什么不是雍正

  而是画给康熙用的?

  年份基本确认了,那么,地图是谁画的,又是给谁用的呢?

  方健做了个推测,很有可能,是专门画给康熙皇帝用的。

  雍正皇帝,1722年到1735年在位,他爸爸康熙皇帝,则是1661年到1722年在位。

  地图是1730年前画的,算算日子,那很可能是雍正年间,为什么反倒又往前推了好些年,认为是康熙年间的呢?

  方健说,那就要来讲讲,这张老地图透露的另一个信息了。

  首先,这张老地图,肯定不是民用,而是朝廷用的。你看这张地图,画得不要太别致,尤其是西湖边,连白堤、苏堤上的“间株杨柳间株桃”都一笔笔画了下来。放在民间,谁有这样的功夫,而且还是一笔笔手绘的彩色?

  市档案局还有一张老地图,1867年同治年间的——黑白地图,压根不讲究美观,就纯粹实用。一比,就看得出差距。

  先确认了是朝廷用,那么,再考虑是不是给皇上用呢。

  1730年以前,算日子的话,的确是雍正更合适。但熟悉清代历史的人都知道,雍正那是一个廉政得不行的皇帝啊。听说西湖风景好,但也只是把自己画到西湖美景里,就算来游过了。西湖边,他是一次都没来过的。

  可雍正的爸爸康熙、儿子乾隆,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从1689年到1707年,康熙曾经5次巡幸杭州。开始还好,隔了10年才来第二趟,越来越喜欢后,每隔两年就要跑一趟,还在西湖边挑了好地方,在孤山下建了行宫。

  乾隆呢,就更甚了。1751年第一次来杭州,一生六次下江南的乾隆,每次南巡都一定要到杭州。康熙在西湖边建的行宫,雍正不来住,还给改成了寺院。到了乾隆,又改了回来:留一半寺院,另一半又复建了行宫。

  方健说,你感受一下,抛开乾隆不说,雍正和康熙的作风是不是完全不一样?

  雍正压根不来杭州,这份地图他也用不上。但康熙呢,两三年跑一趟,对杭州地方官来说“那是不得了啊”,曾经大搞建设,还特意招了很多画师,专门画西湖山水画,很可能,这张地图就是那时候画的。

  比方说,这张地图献给康熙,让他看看,哎,杭州城里头现在哪里好去逛逛,先去哪再去哪,方便下命令。

  老地图大价值 很多信息是书画上看不到的

  虽然,这张地图不是原件,但方健说,重要的是地图上的信息。其中的很多信息,是书画上看不到的。

  市档案局一楼大厅,挂了一幅250年前的《西湖全览图》,也是复原图,把西湖山水画得天然俊美。可画作么,总有些写意和夸张,与地图比起来,留下的信息就少多了。

  一张地图,方健说,就看出了300多年前的老杭州,城里头是什么格局——水路、陆路怎么走,都设置了哪些机构等等。

  西湖边,300年前基本就是这个样子了,变化不大,而且有些地方比现在还要多呢。

  比如说,双峰插云,是说南高峰、北高峰,峰顶各有古塔一座,每逢云雾低横之日,自西湖西望,群峰隐晦而塔尖分明,因此得“双峰插云”景名。

  后来,两塔都不见了。但你看地图上,两塔都在,遥遥相望。南高峰塔现正在设计复建方案,不知道地图里的塔,是不是它最初的样子。

  好多老地图,要么就只画杭州城里头,要么就只画西湖,这张地图的“格局”大多了,城里城外都有。

  城里头,比方说武林门,现在是杭州市中心吧,那时候可是一片田。西面茭白,东面水稻,还有一个演武厅,官兵都在这里练武。

  出了城,往城南,到钱塘江边,那时候叫“江干”;往城北,那时候叫“湖墅”。

  虽然和现在我们说的江干、湖墅,已经不是同一个位置,但要是往前翻历史,这还是第一次在地图上出现。

  那时的“湖墅”,几乎全是水路,河道四通八达。松木场,那时候是个大水潭,木头运往杭州,都走水路送到这里。

  运河走武林门入城,分中河、浣纱河等,穿城而过,再走凤山门出城,就进了钱塘江,一路通畅。

  河上的桥不要太多哦,走一段就是一座桥。就以中河来说好了,梅东高桥、仙林桥、三圣桥、铁佛寺桥、望仙桥、通江桥……很多桥老早就没了,名字倒是留了下来。

  这张地图上,还有了“距离测绘”,也是以前老地图没有的。

  地图画到边,再远画不到了,就标注了距离。地图的上北下南都有写,比如“北新关至塘西镇九十里”,“巴子门至案桥二十五里”,“口令观上船至小和山二十里”“卖鱼桥至余杭县四十五里”等等。

  昨天,在老地图上找地名,也有蛮多有意思的小发现,比如——

  临平,那时候叫“林平”;

  塘栖,那时候叫“塘西”;

  那时候就有余杭塘河,可它连着的一条“庄狗通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松木场边上,以前有个“社稷坛”;城里头,除了现在还有的城隍庙,在望江门附近,还有个小城隍庙呢。

  孤山下,行宫外,地图上有个“胜隐寺”,位置是同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圣因寺”的前身?

  方健还非让我数数,老地图上一共有多少家寺院。我问他,为什么他不数?方健哈哈笑,说实在太多了,多到懒得数了。

  地图原件在英国,难道是八国联军拿走的?

  这张老地图,是怎么来的?

  前些日子,方健带着两本书去北京,见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位老朋友。两本书里,其中一本是《杭州古旧地图集》。

  这位老朋友看了书后,说“里头少了张地图,可以补进去”。就把这张老地图,给了方健。

  这张老地图还有名字呢,叫《杭城西湖江干湖墅图》。

  只是,老地图并不是原件,原件远在英国,这位朋友也是辗转才得到了扫描件。

  300年前的杭州地图,为什么在英国出现?方健也研究了很久,答案可能和地图上一个数字有关。

  昨天,在市档案局见到地图。说是地图,看着像杭州城的山水画。仔细看的话,图上有好些地方,用蓝色钢笔写了英文字母,都是标注。

  时间久远,这些英文实在看不清了,只有两个地方模糊可辨,一个是武林门的旁边,写了“wulin”,可能是记拼音,学武林门的读法。

  另一个,在地图左上角,写了个小小的“1900”,应该是拿到地图的年份。

  1900年,中国发生了什么?

  1900年,八国联军来了,从紫禁城、颐和园……偷窃、抢掠的珍宝,不计其数!

  如果前头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就这样大胆推测吧——

  也许是康熙皇帝,不知道哪一次巡幸杭州后,又顺手把这张地图,当“伴手礼”带回了紫禁城,放进了库房;

  后来,八国联军来了,就是在那时候,被带去了英国。

  300年后,这张地图回到了杭州。虽然不是原件,但也可以让我们看一看,当年康熙皇帝看到的杭州,是个什么样。

责任编辑: 连晓佳
相关新闻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