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圈子 

加多宝上演重组“闹剧”

2018-08-30 11:09:40 来源: 北京商报 记者 李振兴 实习记者 叶静

针对加多宝集团(以下简称“加多宝”)发声明否认债务重组一事, 8月28日晚间,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弘控股”)又以一篇公告否认了加多宝的说法。

  

  针对加多宝集团(以下简称“加多宝”)发声明否认债务重组一事,8月28日晚间,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弘控股”)又以一篇公告否认了加多宝的说法。中弘控股称,加多宝CEO身份明确,财务数据来源属实。事件多次翻转,暴露了加多宝的诸多问题:近几年业绩表现不佳,内部经历不断的人事变动,今年与王老吉的官司败诉,又遭合作伙伴奥瑞金、中粮双重施压;加多宝可谓是“内忧外患”。加多宝曾经三年内实现上市的计划,现在看来困难重重。

  重组疑云

  加多宝在否认了中弘股份披露的相关内容后,再次被中弘股份否认。中弘股份在8月28日晚间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函时表示,加多宝参与签署《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的是黄伟清。根据加多宝提供的委任书,黄伟清由加多宝实际控制人陈鸿道委托,为加多宝首席执行官,负责加多宝对外一切事务。

  事件源于8月27日晚间,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与加多宝、银谊资本等企业共同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根据协议,在此次债务重组中,中弘股份为甲方,中弘集团为乙方,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为丙方,上述三方协商一致同意由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及中弘集团进行债务重组,以完善资本结构,调整产业结构方向。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中弘股份披露的债务重组协议中,在丙方处显示,授权代表为黄伟清。值得注意的是,黄伟清为银谊资本实际控制人刘红雯的丈夫。

  针对中弘股份披露的这些事宜,8月28日早上,加多宝发布关于澄清中弘股份《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公告中不实内容的声明,称加多宝从未与中弘控股、中弘集团以及银谊资本签署过《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对于协议内容完全不知情。加多宝也从未对黄伟清出具任何授权,并且,公告中披露的加多宝业绩与事实不符。

  中商商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力鸣认为,这件事可能是加多宝内部有两股力量在进行争斗。其中一方确实与中弘控股进行债务重组的相关事宜,而昨天加多宝内的另一股力量占上风,发了否认声明。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分析,整件事情出现如此大的反转,很有可能是因为中弘股份急于披露相关事宜,但加多宝方面不太乐意。“中弘股份迫不及待地披露协议信息,想要提振公司的信心和股价。而加多宝方面介意的是中弘股份在公告中披露了他的盈利信息。”朱丹蓬说道。

  内忧外患

  中弘股份在公告中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加多宝2015-2017年未经审计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亿元、106.3亿元和70.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9亿元和-5.82亿元。

  尽管加多宝在声明中称中弘控股披露的业绩与实际严重不符。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弘股份作为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不会轻易作假。 中弘股份也在公告中表示,加多宝的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均由加多宝提供给公司,中弘股份在公告中如实作出披露。

  今年3月,加多宝内部还经历了一场人事变动。加多宝官方网站于3月19日刊登董事长陈鸿道写给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信中表示,从即日起,集团董事局解除集团总裁王强及集团副总经理徐建新所有职务。同时,集团董事局委任李春林为集团总裁,全面负责加多宝及昆仑山全部业务。

  内部情况复杂难解,加多宝外部纠纷也不断。2018年7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关于广药集团(广药集团现为王老吉品牌所有者)诉加多宝侵害商标权纠纷的一审判决,判决结果为广东加多宝饮料食品有限公司、浙江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福建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杭州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武汉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赔偿广药集团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14.41亿元。

  除了竞争对手王老吉,合作伙伴也开始向加多宝发难。7月6日,中粮包装发布公告,称子公司中粮包装投资已于7月6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就相关事宜对王老吉公司(加多宝于香港注册的王老吉公司,非广药王老吉)、清远加多宝草本股东智首有限公司以及清远加多宝草本提出仲裁申请,原因是王老吉公司未按增资协议履行其应向清远加多宝草本注入商标作为实物出资的承诺。两天后,奥瑞金也发布公告称,将督促加多宝按原来的协议履约,以债转股的方式入股加多宝。

  朱丹蓬认为,加多宝以清远公司的股权换取奥瑞金和中粮包装的资金注入,表明加多宝实在缺钱,需要以优质资产换取流动资金。“而加多宝迟迟未履约的原因是后悔当初把核心资产当作筹码来交易了。”朱丹蓬说。

  上市难题

  资金问题促使加多宝在今年启动上市计划。3月21日,加多宝在2018-2020年中期发展规划中表示,未来的战略目标为:二次创业、开源节流、整合优势资源、三年内实现公司成功上市。但业内人士认为,业绩不佳,公司管理存在问题,企业形象受损等问题都使得加多宝在上市这条道路上举步维艰。

  按照中弘控股所披露的财务数据,自2017年,加多宝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底,加多宝资产总计127.15亿元,负债131.68亿元,债务超过总资产3.45亿元。2017年加多宝已经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

  此外,加多宝推出红罐产品的计划也不见成效。今年6月,李春林宣布重启红罐加多宝,号召加多宝全体员工奋战45天,实现“有凉茶的地方就有加多宝,有加多宝的地方就有红罐和金罐”。但目前看来,原本8月1日上市的红罐产品,除了在京东现身外,线下渠道迟迟不见踪影。

  除了经营情况不理想,业内人士还表示,加多宝与王老吉之间商标、包装等方面的矛盾,以及今年与奥瑞金、中粮之间的纠纷都给加多宝的企业形象带来损伤,更暴露出加多宝在内部管理上存在很大弊病,这才是加多宝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负责加多宝公关事务的相关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李春林上任以来主要工作就是解决内部问题。不过,现在在权限上还有些制约,有些事情不好解决。

  针对加多宝的三年上市计划,朱丹蓬称:“未来,加多宝的目标一定是借壳上市,因为加多宝想要单独上市已经是不太可能了。但加多宝面临的又一个问题就是,按照目前的情况,加多宝想要借壳上市,恐怕也借不到‘好壳’了。”

  姚力鸣则表示,从加多宝业绩上看,三年内实现上市有难度。从现状看,加多宝如果不能很快平息自己的麻烦事,很难走出困境,大概率是被重组。

  

责任编辑: 庞舒青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