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圈子 

监管空白 谁来分食托育市场蛋糕

2018-08-31 10:40:05 来源: 北京商报 记者 程铭劼 实习记者 刘斯文

2016年起“二孩”政策全面放开,据国家卫计委公布的数据, 2017年我国新生儿人口1723万人,其中二孩人数883万人,占比首次超过了50%。北京商报记者程铭劼实习记者刘斯文/文代小杰/制图。

  2016年起“二孩”政策全面放开,据国家卫计委公布的数据,2017年我国新生儿人口1723万人,其中二孩人数883万人,占比首次超过了50%。

  但“生了孩子谁来带”是不少女性谈到生育时要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按国家规定,女职工平均五六个月产假,复工之后到孩子入园前至少长达两年半的时间,孩子的看护如何解决,成为棘手的社会现实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一方面0-3岁的托育需求不断扩大,成为刚需;另一方面正规托育机构匮乏、国家标准制度缺失,托育市场混乱现状凸显。

  需求旺盛却托育无门

  “公立幼儿园取消小小班,两边老人都已70岁,不说教育观念如何,光体力就跟不上,请个阿姨一是家里没地方住,二是还得有一个人看着阿姨,索性一咬牙我就辞职自己带孩子了”,曾在某报社任职美编工作的王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家住海淀区的刘女士也有类似情况:“老人不在北京,我半年产假后上班,前后换了4次育儿嫂都不理想,根本不放心外边的私立园所,只能自己来。”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发现,隔代养育困难多、好的育儿嫂难找和无法信任并辨别托育早教班的优劣,成为职场父母的“心病”。

  根据国家卫计委家庭司2016年委托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在全国10个主要城市开展的“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需求调查”结果,近80%的3岁以下婴幼儿主要由祖辈参与看护。城市35.8%的3岁以下婴幼儿家长存在托育需求,无祖辈参与照看的家庭托育需求达43.1%。但目前,我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城市3岁以下儿童的入托率不到10%,而发达国家3岁以下婴幼儿的入托率在25%-55%之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曾供职教委学前部门的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讲道,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不少国有企业和机关单位都开办了托儿所。2000年后,这些托儿所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被逐渐“取缔”。2012年,《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印发,提出建设规范化幼儿园,对班额、生均占地面积、入园年龄等都做了明确规定,由于学前教育资源总量不足,且教育部对3-6岁学前教育入园比例有明确要求且要优先满足,而对3岁以下托育没有比例要求,使得多数幼儿园取消托班,只招收3岁以上幼儿,以便完成考核评估指标。在学前教育阶段,教师待遇不高,也吸引不到高级人才。

  政策缺失致供需失调

  业内人士指出,对于幼儿托育究竟属于什么性质,还存在争议。学前教育是目前教育体系的短板,0-3岁托育又是学前教育短板中的短板,以前普遍将其作为照看孩子,主要由父辈老人照看。当托育变为一种社会需求后,其究竟属于教育性质,还是属于照看服务性质,就影响到对其的监管定位。如果属于教育性质,按照相关规定,则需要有办学许可证;如果属于照看服务性质,则不需要办学许可证,需要工商营业执照,提供托管、看护服务。从0-3岁托育看,既有照看服务,又有早期教育,近年来,早期教育强调得更多一些。但对托育的属性尚未达成共识。

  据悉,目前国家暂无针对托育市场的政策法规,只有2017年南京市政府出台的《南京市0-3岁婴幼儿早期发展工作提升行动计划(2017-2020)》,2018年4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的《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管理暂行办法》及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等16部门联合颁布的《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的通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菊华指出,我国托育服务供给处于“政府缺位、市场失灵、社会失职、家负全责”的失衡状态。

  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针对3岁以下儿童的机构,市场上更多的是早期教育机构,但是早教机构不等于托育机构,绝大多数的早教机构并不提供全日制的托育服务。由于社会力量开办正规托育机构的准入门槛较高,拿不到办学许可只取得营业执照的创办者,索性就先开办起来,开展全日托管实属超范围经营。家在朝阳区某大型社区的刘先生告诉记者:“小区里‘天使爱宝贝’、‘彩虹船’等家庭作坊式的机构足有4家,我们也知道可能场地、师资、卫生等都不合规,但我们得上班啊,孩子没人带,公立园不收,私立园太贵,只能送到这里。”

  除了资质等硬件条件是托育机构一直处在灰色地带的原因,师资水平也是托育机构能否发展的重要指标。国际全日托中心品牌MoreCare茂楷的联合创始人蒋磊认为,0-3岁是孩子最重要的三年,没有好的师资一切都是空谈,优秀师资是赢得家长信任的重要前提。对此,蒋磊要求自己的全日托中心老师必须本科以上的学历,主攻方向是学前教育、儿童艺术、儿童发展心理学等方面的专业,并设有自有的师资培训中心。据不完全统计,像茂楷这样的正规托育机构在北京相当匮乏,且收费颇高。

  国家引导需多方参与

  有业内专家指出,从市场的容量来说,随着家庭对幼教消费的支出增长,0-3岁托育市场预计将会有几千亿的市场规模,托育教育将会成为下一个教育蓝海。同时,鉴于目前的监管空白,需要国家相关政策和标准出台引导行业发展。

  据悉,2016年国家卫计委已经在研究0-3岁社会托育机构的相关规范,基本原则是政府引导、市场驱动、社会参与、多方联动。2018年两会期间,国家卫计委副主任、中国计生协常务副会长王培安表示,国家卫计委、财政部、教育部、民政部等相关部门正在加紧调研,将在广泛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制定我国0-3岁婴幼儿发展规划、行业标准及推动和支持婴幼儿事业发展的政策措施,预计年内能够出台。

  从北京计生协发布的信息获悉,北京已有9家社区儿童中心投入试运营,包括东城区1家、西城区4家、朝阳区3家和昌平区1家。儿童中心以社区为依托,为准父母和0-3岁婴幼儿家庭提供科学育儿支持,家长可通过“北京市社区儿童中心”微信公众号在线预约课程或借阅绘本。

  而从市场角度来看,不管社区小作坊还是拥有海外早教理念的全日托机构入局,都只是这一蓝海的初级玩家,大型的教育集团仍处在观望状态,而政策明朗后,相信也会有更多玩家进入其中。


责任编辑: 庞舒青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