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圈子 

“生娃这件事,我劝她们要三思”被骂得狗血淋头

2018-09-05 09:27:40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陈伟斌 张苗 通讯员 俞慧敏

劝说高风险妊娠妇女,医护人员不是被骂就是被当成骗子,越是高学历越难劝。

  浙江在线9月5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陈伟斌 张苗 通讯员 俞慧敏)前段时间,无锡患有严重疾病但执意冒险生子的吴梦事件,引发了人们对于高危孕妇的关注。

  实际上,我省有一套完善的围产保健三级网络,专门追踪高危孕妇。面对一些妊娠高风险育龄妇女,社区、街道、妇保中心的工作人员,要做的事很多,除了紧密关注这些孕妇的情况,确保她们在大医院就诊外,有时还不得不面对面地去劝说孕妇放弃生育计划。

  显然,劝人不要生娃,这个工作并不好做。有时他们被当成骗子,有时被骂得狗血淋头。

  更多时候,医护人员在理性和感性之间不断挣扎,甚至要后退或让步,但对他们来说,一切是为了保全更多的家庭,延续他们的希望。

  “心大”的产妇,是重点检测对象

  并不是每位孕妇都对自己的身体有足够的了解。

  “不久前就有一个案例,这位孕妇也有一定的医学背景,以为情况自己能控制。”杭州市上城区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妇保科科长葛巧玲记得,这个案例中,孕妇有高血压,可当医生劝她时,她不愿接受,认为这没什么。但最终的结果令人遗憾,突然间的脑动脉出血让抢救几乎措手不及,“抢救了30多天,花费了几十万,还是没救过来,大人孩子都没了。”

  拱墅区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妇保科医生罗永玉的工作,就是每天和这些“心大”的产妇联系,苦口婆心劝她们尽早到大医院就诊。

  “你怎么知道我信息的?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骗子?”她记得,自己和一位宫外孕的孕妇小胡联系时,刚开始被当成了骗子。

  对于这样的不信任,罗永玉并不以为意,“这还算好的。”

  之所以给小胡打电话,是因为她在怀孕40多天后,在红会医院做了检查,发现了疑似宫外孕迹象,可她并没有听从医生的建议,马上住院接受更详细的检查,“我肚子也不痛啊,医生也许搞错。”小胡并不紧张。

  “千万不要大意。”罗永玉提高了语调,“宫外孕特别危险,你现在没反应,等到真有反应的时候,大人小孩都有危险。我们最担心的是急性出血,你赶快住院去吧。”

  接下去三天,放心不下的罗永玉又打了好几次电话,直到知道小胡终于听话去了医院,才放心下来。

  后来她得知,小胡在医院被确诊为宫外孕,通过手术终止妊娠。

  和小胡一样,罗永玉经常要面对这样的孕妇,有些好说话,有些不听劝,只能靠耐心。

  每一次劝说,都是理性和感性的挣扎

  对于这些工作人员来说,每一次劝说,都是理性和感性的挣扎。

  葛巧玲至今清楚记得,她坐在陈琳对面,劝说陈琳最好能终止妊娠,因为她的先天性心脏病有很大风险。

  葛巧玲和陈琳是大学校友,同是学医的,陈琳心里也清楚自己的处境,但考虑再三,陈琳坚持想要冒险。在她看来,冒这点风险是值得的。

  葛巧玲明白,要让陈琳放弃妊娠很难。双方都要经历理性和感性的挣扎。

  每次和陈琳沟通时,葛巧玲都能感受到陈琳对于孩子的渴望,以及不管如何都要生下这个孩子的决心。

  这种母性,让作为母亲的葛巧玲动容,但医学背景带给她的理性,又推动着她不断与陈琳沟通,因为这性命攸关,“无论大人还是孩子,生死有时就在瞬间,稍有不慎可能都会出现无法挽回的后果。”

  但最终,陈琳还是决意生下这个孩子。葛巧玲不得不退一步,但这并非妥协。

  “我们现在的做法就是如果高风险妊娠妇女一定要求冒险生孩子,我们就要联系专家和这个家庭对接,并且做专家会诊。”葛巧玲介绍,有了专家会诊结果,如果可以试着保一保,葛巧玲他们就会安排人员每隔一段时间,对妊娠妇女做定期家访、体检,直到产后42天为止。

  幸运的是,在各种医疗资源的支撑下,陈琳最终生育成功。

  葛巧玲并不是唯一遇到过此类情况的医生。在这个看似松散但配合紧密的网络中,每位工作人员面临的,都是稍有不慎就出现严重后果的孕妇们。

  此前,杭州一位肝病专家遇到一个女患者,患者全家来求专家,希望帮助让他们能有一个孩子。

  当时那位专家心软了,所以全力以赴保住了大人孩子。可没过几年,二胎放开后,这位病患再度请求那位专家,想再要一个孩子,但这次,那位专家明确拒绝,还劝他们放弃这个念头。很快,女患者查出了肝癌,如果当时她坚持妊娠,自己和孩子的命都保不住。

  即便产妇顺利生产,也不是终点,葛巧玲和同事们还要将这类人群纳入不宜妊娠妇女名单,进行长期的随访管理,直到她们放弃生育意愿或过了育龄期为止。

  葛巧玲说,我们尽最大可能在妊娠母亲的安全和孕育健康宝宝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越是高学历,出了问题越难劝

  实际上,我省的围产保健三级网络专门追踪高危孕妇,以拱墅区为例,根据去年的数据,在35万常住人口中,去年有3516名户籍产妇,生下了3582个宝宝,其中属于危重产妇的有52人,她们有先兆子痫、胰腺炎、先天性心脏病、宫外孕、重症肝炎等各种情况。

  在她们怀孕之前,这些病症并没有什么表现,而怀孕就像是一个“放大器”,放大了疾病风险,对孩子和母亲来说,性命攸关。

  对于社区、街道的工作人员来说,他们要做的,就是紧密关注这些危重孕妇的情况,确保她们在省市级大医院就诊,由专家给出合适的指导意见。

  记者在2011年8月15日杭州发布的《关于开展杭州市妊娠高风险育龄妇女监测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里看到,凡在婚前医学检查、孕前保健及其他医疗保健门诊中发现的不宜妊娠育龄妇女和围产保健门诊中发现的不宜继续妊娠的孕妇,均属于监测管理对象。

  《通知》里还列举了常见不宜妊娠的疾病。记者看到,先天性心脏病、风湿性心脏病、高血压病以及一些肝脏、肾脏、血液系统病、遗传性和代谢性疾病、精神疾病、结缔组织病都不宜妊娠,且这些通过检查,都是可以提前预知的。

  可事实上,随着人们对于婚前体检的重视程度的降低,以及二胎的放开,其实很多人在婚前或孕前并不在意这个环节。

  葛巧玲坦言,婚前检查环节的体检内容和一般体检内容并不相同,所以如果能保证婚前体检,就能提前发现一些潜在问题,从而避免不必要的危险甚至悲剧的出现。

  “在这些年的工作经历中我们发现,面对妊娠高风险问题,越是高学历人群,越难劝服。”葛巧玲发现,高风险妊娠妇女的人群中,不少都未进行婚前体检或孕前体检,而后果也很明显。

  这一点,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医院产科王正平主任医师在接受钱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今很多人觉得,孕前检查并不重要,但这个观点不可取。他一直坚持呼吁,孕前能到医院做详细的检查和评估后再考虑怀孕,从而保证孕期安全和胎儿质量,特别是针对妊娠高风险育龄妇女群体,更需听从医嘱,“从感性层面我们理解她们,但从医学理性考虑,着实不能拿命去赌。”

  (文中孕妇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 连晓佳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