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圈子 

当好班主任,最高一次性奖10万还有每月津贴8000元

2018-09-07 09:33:31 来源: 每日商报

年轻老师张老师是杭州一所小学的一年级班主任,她最近对自己的班主任身份颇有怨言。这份压力一方面来自家长的高期望值,另一方面班主任要负责诸如卫生、宣传、安全等非教学工作,占据了大量时间。

  年轻老师张老师是杭州一所小学的一年级班主任,她最近对自己的班主任身份颇有怨言。她每天早晨7:40进校,到下午3:45学生离校,她几乎没有一点空闲时间,一个班几十个一年级的小豆丁可不让人省心。趁着中午她准备回一下好友上午发过来的微信消息,家长的各种问题却一个接一个“霸屏”了她的手机。

  “晚上9点多了,有时候还能接到家长的电话,问的也不是紧急的问题,一聊能聊半小时。”张老师觉得,当班主任有许多隐形的工作量,每天和琐碎的事打交道。要不是年轻老师评职称等方面的需要,仅为了每个月几百元的津贴,张老师坦言“恐怕没有老师愿意当班主任”。

  不过,浙江锦绣·育才教育科技集团(以下简称“育才”)近日公布的一份班主任职级评定实施方案,却让育才的老师都很想去当班主任。今后,育才的班主任,根据职级的不同,可享受2000元至5000元的月津贴,功勋班主任更可以一次获得奖金10万元。

  育才的特级班主任

  每月津贴5000元

  “班级是学生学习、生活的共同体,班主任是班级建设的引领者、教育管理的组织者,承担了重要的育人工作,是全面实施素质教育的关键力量。”育才总校长郜晏中认为,班级建设与学科教学同等重要。现行的特级教师和正高教师的评定偏重于学术研究,而学校老师,尤其是班主任,花费了大量精力在管理孩子上,并没有过多时间去做学术研究。

  为了激发教师们做班主任的积极性,育才推出了班主任职级评定制度。班主任职级评定分四个职级层次,从低到高包括初级班主任、中级班主任、高级班主任、特级班主任。各职级评定分别从任职年限、专业基础、专业能力、工作绩效等方面明确相应指标和评定细则,达到标准就晋升,不符合标准则一票否决。

  记者梳理发现,这些评定标准大多与班主任实际职责相关,如师生关系满意度一项,从初级班主任、中级班主任、高级班主任、特级班主任逐级提高要求,须分别达到80%、85%、90%和95%以上——也就是说,必须得到学生的认可,班主任才能“升级”。另外还有班级荣誉、班级特色、工作投诉、沟通协调、课任教师满意度等多项班主任的具体工作,被明确列入职级评定硬指标。

  班主任职级评定不仅是一种荣誉,也有实实在在的津贴:标准按照初级班主任(每月津贴2000元),中级班主任(每月津贴2500元),高级班主任(每月津贴3000元),特级班主任(每月津贴5000元)来发放。如担任特级班主任满20年,获得功勋班主任荣誉,还可获得一次性奖金10万元,如继续担任班主任每月津贴8000元。

  据了解,本学期末育才就会评出首批特级班主任,让这一政策发挥作用。

  育才的班主任雷打不动一年一次全员家访,三年共三次;开家长会也是十个左右家长一批一批地开,甚至一对一地交流,工作量明显高于普通学校。

  多数班主任每月津贴几百元

  事情多责任重

  育才总校长郜晏中说,班主任这个活历来是“事情多,责任重”、“津贴少”、“荣誉感不强”,所以老师们都不愿干。育才就是想通过全国首创的班主任职级评定制,让班主任付出与得到成正比,让班主任职级评定和职称评定同样被看重,让老师都想去做一名优秀的班主任。“我们希望做一些尝试,让这样的试点走出育才,走出杭州,让全国数百万的班主任多一条晋升通道。”郜校长说。

  一直以来,由于各种原因,班主任这份工作并不“受宠”。不少年轻老师对当班主任有些抵触,有的资深老师更是不愿意接班主任这个活。

  “昨天我还在给年轻班主任开会,他们反映除了应付孩子,更多时间花在了跟家长沟通上。”开学以来,找校长诉苦的班主任一个接一个。一位公办小学校长告诉记者,学校最近在做幼小衔接课程,班主任在家长群里发些照片表现孩子状态的,就有家长急着喊“为什么没有我家孩子”。这时候,班主任的精力就会被分散,去处理这些矛盾。这位校长说,现在许多80后90后的家长,缺少换位思考,班主任的负担越来越重。

  另一位从教近20年的语文老师表示,班主任津贴每个月有几百元,但比起这笔津贴,班主任更愿意早点回家,多陪陪家人。

  班主任需要“减负”

  “新的学校,稳定不稳定,是否能够很快进入状态,就看一年级班主任。”江湾教育集团校长沈兴明直言,班主任在学校教学中是个重要的角色,他关系到整个班级的建设,比如一个班级的个性化发展。班主任的治班理念、想法,会直接影响到班级文化建设,间接影响到每一位同学。“在小学阶段,低段的目标是培养良好习惯,高段则是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拥有独立见解,这些都需要班主任引导。”沈校长说。

  另一位公办小学校长称,尽管许多老师想要脱离班主任这一岗位,但仍有许多坚守的老师。对于年轻班主任来说,通过一两个月的管理让班级变得稳定、有序,也能获得成就感和价值感,自身也能获得成长。

  下沙中学校长江志明表示,现在班主任肩上的担子确实重,工作强度比较大。这份压力一方面来自家长的高期望值,另一方面班主任要负责诸如卫生、宣传、安全等非教学工作,占据了大量时间。

责任编辑: 连晓佳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