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圈子 

星美影城西田店出局 杭城电影院大洗牌正在上映

2018-11-02 09:15:03 来源: 杭州网 记者 朱光函

今年下半年以来,星美影城在全国多地爆出影城停业的消息,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包括杭州在内的影院行业受到前几年影城大量扩张的影响,已处于相对饱和的状态,预计明后年影院将出现整合的情况,电影院大洗牌悄然开始。

152846.66732099_500.jpg

  1年零9个月,共计拖欠物业、水电费253万元。

  看着空无一人的星美国际影城西田店,杭州西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市场管理部经理黄建军无奈又痛心。“我们之前是相信星美的品牌才放心将电影院交给他们,没想到原本好好的电影院如今却停业了,这和我们当初的设想实在差距太大。”

  今年下半年以来,星美影城在全国多地爆出影城停业的消息,记者通过调查后发现,这家专业于影院行业的巨头,在2017年时共拥有365家影院,2290块荧幕,然而时至今日,在浙江,北京、上海、江苏、山东等地的星美影城也不时传出停业的消息。

  在业内人士看来,星美影城多家门店的停业不仅与其自身管理和资金链问题有关,也说明目前影院正在处于整体转型的调整期。据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的影院中有2/3的影院票房不足500万元,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包括杭州在内的影院行业受到前几年影城大量扩张的影响,已处于相对饱和的状态,预计明后年影院将出现整合的情况,电影院大洗牌悄然开始。

  国庆档已过近一个月 影城内海报却还停在四个月前

  本周一,记者来到余杭区闲林街道的“西田·邻里中心”,这里是星美影城此前在杭州布局的影城之一。时至中午,正是商场中最忙碌的时候,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菜场里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而在影城所在的三楼,却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景象。

  作为星美影城在杭州城西的主要影城,星美西田影城共有6个放映厅,数百个观影座位,而此时宽敞的大厅里空无一人,幽深的过道中漆黑一片,只有入口处熄灭的指示牌上还留有“西田CCC影城”的字样。

  虽然“国庆档”已结束近一个月了,但影城里的电影海报却还停留在《深海越狱》《战神纪》等今年五六月上映的电影。摆放在电梯出口的一排自助取票机上布满了灰尘,所有的取票机电源都被切断。在猫眼购票的界面中,星美西田影城的页面中已没有订票的信息。

  黄建军是杭州西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市场管理部经理,从2015年3月商场开业至今,他见证了这座影城的兴起、变革和最终的停业。他介绍,商场建成时正好是综合体影院概念热之时,那时建成的不少综合体中都会引入影院作为吸引人流的法宝,而他所在的商场也不例外。他说:“商场在招商时,特别注重人流的引导,所以在规划初期就将三楼定为影城,当时引入的是私人资本,影城的名字也和商场统一,取名为西田CC影城,在随后的一年中,影城经营一切正常,对商场的引流效果也挺让我们满意。”

  不过让黄建军和商场的管理方没想到的是在西田CC影城正常运行一年后,2016年6月,影城被星美影城收购,法人、影城名和经营主体全部都变更了,而随之而来的是始料未及的改变。“星美影城来商场谈收购CC影城时,我们所有管理层都认为由大集团来运营影城,商场的人气会更高,影城的业绩也会更好,我们也很欢迎两者之间的合作,可没想到的是,星美接手仅过了一个月,影城就开始拖欠水电费,从当年10月1日开始,影城的物业费也不再缴纳。”

  黄建军算了一笔账,从2016年7月至今,星美西田影城一共拖欠物业公司253万元,其中包括1年零9个月的物业费和水电费。他说:“据我所知,星美西田影城还拖欠了院线的费用,这也导致影城无片可放。此外,星美方面用于收购西田CC影城的收购款也还未完全付清,这家影城仅当时的装修费用就高达千万元。”

  黄建军也派人多次去星美方面催要欠款,但对方总是找理由拖延时间,最终在多次催讨未果之下,他们只能将影院告上法庭。在浙江法院公开网上,记者也查到了发布日期为2018年1月20日的这一官司的民事判决书。判决书上要求影院支付拖欠的相关租金、物业费和水电费等。不过直到现在,黄建军依然没有收到影院拖欠的费用。

  1.5公里内有5家电影院 杭州影院竞争强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随着电影市场的持续火爆,国内的影院也早就开始了自己的快速扩张之路,其中星美影城的表现最为抢眼。据星美集团官网数据显示,2013年、2014年星美影城数量分别是约80家、100家,而到了2015年,星美自建影城达到200家,银幕1400块,影院数量的市场占有率进入全国前三。到2017年年底,星美在全国已拥有约365家影院,银幕达到2290块。

timg.jpg

  据智研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的电影银幕数为13118块,而2017年年末,这一数字达到了49000块,五年内银幕数量增加了2.7倍。快速增加的银幕数也给整个行业带来了激烈的竞争。而杭州的影城数量增长速度也同样惊人。从2000年开始,杭州的电影院数量从最初的4家电影院发展至如今的161家。

  横店影城富阳店位于富阳区中心地段,作为城区开业较早的影城,至今已营业8年。近几年来,影院周边多了不少同类影城,其中不乏时代、新世界等,竞争相当激烈。以影院所在地为圆心,画一个半径为1.5公里的圆,那就有五家影院被划入其中,这样的竞争之下,很难有一家电影院能吃饱。

  影院的密集布局不仅在城区有所体现,甚至连富阳区下辖的新登镇也同样如此。在新登镇商业区中心,共有两座相距不过800米的影院,两者的建造年代相近,功能也较为类似,而在业内人士看来,新登这样的小镇很难满足两家影院的生存需求。

  而同样的情况不仅发生在普通电影院,连IMAX影院也同样出现了此类情况。星光院线副总经理孙昉介绍,IMAX影城在进入国内早期,和各家合作方都有相应的合约,根据合约的要求,两家IMAX影城之间的距离必须要大于5公里,但随着大量民间资本的涌入,这一距离正在被迅速缩短。“据我了解到的情况,现在一些地方的IMAX影城距离已经被缩短至1.5公里左右,同类影城之间只能通过打价格战来吸引观影者。”

  时代院线副总经理向利祥介绍,从数量上来看,杭州的影院市场竞争要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只是因为杭州的人均消费水平较高,才能让如此多的影院支撑至今。

  影院新增增速放缓 投资人开始进入观望阶段

  对于不少从业者来说,电影院是个看片吃饭的行业,大片不断的时候,票房节节攀升,而观影淡季时,上座率则会迅速下滑。而随着同业竞争的不断加剧,影院的投资者们也开始犹豫起来。

  上周日下午3点整,本应该是观影高峰,可在新登镇永莱利文化广场星美国际影城内却只有值班经理一人。影城的电脑屏显示当天共有《午夜幽灵》《嗝嗝老师》《李茶的姑妈》《无双》《胖子行动》等电影放映,只有下午2点40分的《嗝嗝老师》正在放映。不过上座率却惨不忍睹。99人的观影大厅,仅有两张电影票售出。

  据智研咨询的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全国的银幕增加速度开始放缓。2016年的增速为26%,而去年则降至18%。而在时代院线副总经理向利祥看来,这是投资者开始冷静起来。“我们院线占到全杭州影院的比重为32%左右,其中多数影院在市区,行业中投资人的热度的确在减退。”向利祥介绍,影院和其他行业一样,都受到投资回报率的影响,从目前情况来看,影院数量增长摊薄了每块银幕对应的人群数量,这也直接导致投资的减少,一些影院投资人选择转让或者退出也不足为奇。

  孙昉也同样支持此观点,她介绍,目前星光院线旗下的影院占据了杭州影院数量近3成比例,杭州的总计银幕数达到299块。她说:“从整体来看,杭州的影院数量还在继续增加,但增速已放缓,而从全国角度来看,影院行业不论是新建还是收购,都开始放缓,投资热度开始回落。”她介绍,今年一些新建成的影院中不少都是几年前上马的项目,这些新建成影院和之前的老影院陷入一种抢市场的局面,这也导致了整个影院市场的低价竞争。

  事实上低价竞争的情况也的确在愈演愈烈。智研咨询的数据表明,从近三年影院价格的变化看,整体有走低的趋势,但高价位影院的数量变化很小,低价位影院的数量则迅速增加,尤其是票价低于30元的影院以每年1000余家的速度增长。也就是说,全国平均票价的降低主要是低价影院的数量增加导致,而不是因为高价影院降低了价格。而截至2017年底,有记录的影院数是9340家,票房低于500万的影院数目接近6000家,占影院总数的2/3。

  持续走低的平均票房也拉长了影院的投资回报周期。向利祥说:“此前一家影院新建成大约3-5年能收回成本,而现在这一周期被拉长至8年,这也是当下投资热度降低的原因,对于大多数投资人来说,可接受的回收成本的时间约为5-7年,超出这一时间,投资意愿就会降低。”

  多元化经营才能更好发展 预计明后年行业将会大规模洗牌

  李萍作为横店影城富阳店的值班经理,对自己所在的这家开业8年的影院前景有些焦虑,她透露:“寒暑假期间影院的上座率勉强能达到15%,但平时上座率则相对偏低,可影院基本就是靠票房来维持,相当煎熬。”

  此类情况在不少影院也同样发生。黄建军透露,从星美影城西田店此前的经营状况来看,其主要的营业收入来自于票房,这一比例甚至达到70%以上。他说:“我曾记录过影城的收入情况,去年《战狼2》上映期间,影城在8月份的月收入一度达到70万元,其他月份的月收入大约在10万-30万元之间浮动,这些收入基本都来自于票房。”

  据拓普电影智库数据显示,在今年的10个月里,确认倒闭或停业整改的影院已接近300家,平均下来,几乎每天都有一家影院停止营业;而实际情况可能更糟糕,近三个月内因营业调整等原因,没有票房入账的影院已经多达2100家,占全国影院总数的五分之一。在杭州这一情况也有所体现,不过情况要好于全国其他地区。杭州影院相关管理部门负责人说:“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杭州共有两家影院停业,一家是星美影城西田店,另一家是同方国际影城,其他影城的运营情况正常。”不过该负责人还介绍,一些远离市区的影院受众大多是老年群体,对于这些消费者来说,电影消费还未成为习惯,市场还未完全培育成熟,所以我们也对这些影院有相应的扶持。

  对于身处竞争焦点中的影院,竞争则是短兵相接,拼服务、比品质成为这类影院受众心中的标尺。孙昉观察到,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非票房收入对于影院的作用越来越明显,对于这些影院来说,广告、小食等都有相当重要的作用。“为了能让旗下的影城更具竞争力,我们会配合影片上映的节奏,在影院里推出活动,如邀请剧组现场推广,或推出电影周等优惠,以此来带动影片的人气。”

  随着人们的消费需求不同,影院的收入构成也在发生改变,周边产品、进驻商家也是影院的收入之一。但一些单打独斗的影院,依然还是靠票房收入来生存。而在影院行业的业内人士看来,一些影院的票房收入占到总收入的比重甚至能达到80%。“单一依靠票房来支撑影院经营的模式已被证明是行不通的,对于一家影院来说,硬件、房租、水电都是大额开支,票房收入无法覆盖这些消耗,发掘更多的创收模式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向利祥说,“影院行业的洗牌事实上已经开始,各大影院比拼的就是服务和品牌。”

  不过对于黄建军来说,商场是否继续引入影院还需要再斟酌,对影院入驻商场的模式他显得有些担忧。“虽然现在有几家影院在谈入驻的事,但我们还需要研究才能决定。”

责任编辑: 郭涛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8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