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圈子 

辨伪识真,靠的岂止“黄金瞳”

2019-04-10 08:38:31 来源: 杭州网—杭州日报 记者 钟玮 王翔 钟旭峰

路易威登、古驰、爱马仕、香奈儿、巴黎世家……作为一个男人,32岁的雷雨春每天都被一屋子的名牌包包围。在他的工作室里有很长一段时间,雷雨春总说自己做的是“冷门生意”。

  路易威登、古驰、爱马仕、香奈儿、巴黎世家……作为一个男人,32岁的雷雨春每天都被一屋子的名牌包包围。在他的工作室里,1000余只不同品牌、款式的名包占据了所有的柜子。“要是拿到二手市场上,这些包的总价估计有700多万元。”雷雨春说。

  有很长一段时间,雷雨春总说自己做的是“冷门生意”。奢侈品护理与鉴定师,这个职业对于不少人来说,陌生得很,以至于雷雨春刚入行时,他的父母都不相信世上还有这样的行当。“洗一个包能赚三五百元,我爸妈都觉得我是被人家骗了。”

  然而,随着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又得益于电子商务的飞速发展,雷雨春守着的“冷门生意”渐渐热了。仅那一屋子的包,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省级优秀毕业生辞职洗包

  初次创业失败的他绝处逢生

  雷雨春是温州泰顺人,出生在一个贫困村,村里人以种茶为生。雷雨春打小就是个乖孩子,读书成绩不错,考上了好高中,又被浙江理工大学广告专业录取,最后还成了省级优秀毕业生。

  按理说,这样的乖孩子,父母应该很放心,可偏偏在择业这件事上,雷雨春和父母拧着干。

  2008年,雷雨春毕业后进入某机构当起了美术老师。在父母眼中,这份工作四平八稳,过过日子挺好。可雷雨春并不满足,他看好高档皮具护理行业,并发现当时业内大多数店铺小而乱。于是,他找到一位皮具护理师傅,说服他合伙开店。2008年10月,雷雨春辞去才干了一个多月的工作,在西湖文化广场附近开了一家高档皮具护理店。这家店有100多平方米,做的是皮草、高端箱包等奢侈品的洗护、维修。

  儿子不安心工作,要跑去洗包?父母对雷雨春的选择极不理解。“其实,我们自己平时用的包,也没有超过500元的。”雷雨春说,“在我爸妈的印象中,一个包也就值100多元。”

  雷雨春花了很长时间向父母解释,并下定决心要做出一点名堂让所有人开开眼。可刚开店那阵子,生意的确冷清,店周边有地铁施工,人流量大减。万幸,雷雨春爱琢磨,但凡有单子到手,他都会对着包包坐上大半天,观察材质、结构,研究怎么合理地拆解、维修。“可惜啊,那些年就是赚不到什么钱。”雷雨春笑得有点尴尬。

  2012年,店实在开不下去了,雷雨春和师傅散了伙。这下,他算是把自己逼到“绝路”上了。他在中山花园租了房,开始做网店,靠着前面几年学到的手艺重新来过,渐渐得心应手起来。网店的生意稳定了,他跑到日本去学习奢侈品鉴定,学成后开始自己做鉴定生意,并开始涉及二手奢侈品交易。生意越做越顺,雷雨春先开出了2家门店,之后又扩张到7家,涉足奢侈品护理、鉴定、从业人员培训等领域。时至今日,雷雨春手下带着800多名学员。

  “接触奢侈品多了,你就能真正感知它们的材质,通过拆解、还原,还能理解它们的工艺。小到五金配件,细到颜色饱和度,都值得我去刨根问底。”在行业里浸淫多年,雷雨春说,他现在走在街上,一眼就能看出路人挎的包究竟是正品还是“A货”,“鉴定真假通常是有专业理论可循的,但遇到复杂情况,经验更加重要。”

  奢侈品行业里学问不少

  最难把握的是人情世故

  奢侈品,往往代表了主人的身份、品位,当然,它们也常常被当成维系特殊情感的工具。正因如此,作为鉴定师的雷雨春总能看穿奢侈品中暗藏的人情世故,而这份外行人看来神秘、时髦、高端的职业,在他眼中也是容易得罪人的行当。

  “通常我们鉴定到假货,都会委婉地告诉客户,比如‘回收价值不是很大’,或者‘可能是非专柜品’,对方懂的。”雷雨春笑着说,“我们不是心理医生,没法治疗心理创伤。要是帮哪个女孩子鉴定出包是假的,回头她的男朋友找上门,我岂不是自找麻烦?”

  然而,即便是常用奢侈品包包的人,也有不识货的,因为真真假假引出的尴尬,雷雨春见过不少。

  去年,杭州一位小有名气的婚庆司仪帮好朋友的公司主持年会。年会顺利结束后,那位司仪没收朋友的钱,朋友便送了他一只古驰品牌的手提包作为回报。

  按正常市场价,这款手提包值五六千元,充当那位司仪的劳务费也能说得过去。不过,司仪并不喜欢手提包的款式,便找到雷雨春,看他能不能当成二手奢侈品回收掉。

  雷雨春看了看包,问了问包的由来,脸色颇为尴尬:“你这个包比较麻烦,我们肯定回收不了……基本上只能按150元左右收吧……”

  任谁都能听出这话的意思,那位司仪的表情,比雷雨春还尴尬。

  有把假作真的,就有把真作假的。去年,一名姑娘收到男朋友送的一款真鳄鱼皮包包,市场价要9万多元。不管怎么看,这份礼的分量实在不轻,姑娘应该觉得倍儿有面子才对。

  谁都没料到,姑娘拿到包后,觉得这包腥味特别重,以为是劣质品,生怕背出去会被人家质疑、笑话,还没怎么用就把包拿到二手奢侈品回收店卖了。回收店老板居然也不识货,把真鳄鱼皮当成了压纹鳄鱼皮,估价1.5万元,并按回收打对折的行情,以7000多元的价格把包收下,转手以8000多元的价格卖给了别人。

  花了8000多元的客人也觉得包包有异味,更发现包里有一张“稀有皮证明”的卡片,怀疑自己买了假货,便找到雷雨春做鉴定。结果,这位客人的确是捡了个天大的便宜。

  “我都以为自己看走眼了,反复确认,最后被震惊了。”雷雨春说,“卖包的女孩子不识货,回收店老板也不识货,女孩子的男朋友成了最惨的那个冤大头……”

  海关也找他做真伪鉴定

  如今的他带团和造假者斗智

  在行业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雷雨春鉴定过的奢侈品不计其数,二手市场价50多万元的包包、200多万元的手表,他都经手过。现在,他被中国检验认证集团浙江有限公司特聘为奢侈品鉴定专家。上个月,他和团队受义乌海关委托,对60余件被查扣的涉案奢侈品进行了真伪鉴定。

  随着行业资历越来越深,雷雨春明显感觉到我国的奢侈品市场发展越来越快,但也滋生出各种造假乱象。就拿这几年兴起的“海淘”来说,造假者可能就是租了个房间,装修成奢侈品专柜的样子,然后拍照、拍视频,糊弄网购客户。

  最奇葩的是,雷雨春平时上鉴定课程时,居然有造假者假扮成学员来听课,用“逆向思维”的方式学习如何规避鉴定,这也使得鉴定师工作的难度越来越大。

  不过,凡事都有两方面,造假者的不孔不入也倒逼着鉴定师必须积累丰富的实战经验,从几十个维度去鉴别一款产品。“毕竟,任何理论都会慢慢过时。”雷雨春说,事实上,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好奢侈品鉴定行业,高学历、海归人才也在不断涌入。

  尽管现在已经拥有规模达半层楼的工作室,可对雷雨春来说,当年刚入行开皮具护理店那几年的冷清还在眼前,父母的不解、经济上的窘迫、高温天里皮具与胶水散发的混合气味,以及那种“绝路”上的内心焦灼,也仿佛就在昨日。

  好在,如今的雷雨春已经获得了家人的全面支持。他已经把弟弟、妹妹带进了奢侈品鉴定行业,连当初以为他被骗的父母,也被他接到杭州,在他的公司帮忙。“如果当初我没有坚持下来,怎么会有今天呢?”雷雨春这话,更像是在做创业的自我总结。

责任编辑: 连晓佳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9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