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圈子 

家庭作业成“家长作业” 台州家长高呼陪读“亚历山大”

2019-05-05 09:40:15 来源: 记者 周子凝

家长,是孩子教育生涯中的重要角色。现如今,不少家长更是花费心力,陪伴孩子读书。孩子压力大,家长也同时高呼“亚历山大”。真希望家长要不要陪孩子做作业这样的话题不再是话题。

  家长,是孩子教育生涯中的重要角色。现如今,不少家长更是花费心力,陪伴孩子读书。孩子压力大,家长也同时高呼“亚历山大”。

  教作业费心费神,伤不起

  “一篇400字的小作文可以磨一天,我真的要崩溃了!”这是小学四年级学生家长刘女士的心声,每天作业都要辅导到晚上八九点钟,孩子累,她也累。而每到周末和节假日,便是刘女士的“噩梦时期”。

  “周末作业量在我眼里,只要认真做,其实一个上午就能完全搞定。”刘女士透露,一般孩子都是边玩边写,开小差,导致周末两天除了补习外的时间基本都在课桌上度过。“现在孩子读四年级,我觉得我又重新跟着她读了一遍书!伤不起啊!”

  而夏女士则对陪孩子写作业更加无奈。“虽然孩子已经小学高年级了,但是天性多动,一刻停不下来。”夏女士说,孩子一到写作业时间,就会提出要上厕所、喝水、肚子饿,东摸摸、西抓抓,往往一点点作业可以写一整天。

  “周末节假日就算了,平时工作日晚上陪孩子写作业真的糟心!眼乌珠都看弹出来了,分分钟想要揍他!”

  但是,记者采访了几位小学教师发现,其实老师在日常给孩子们布置的作业量并不大,基本上都可以短时间内完成。

  “平常,所有书面作业加在一起40分钟左右,周末的作业量可能要半天左右。”黄岩区院桥镇中心小学三年级班主任王老师解释,一般让家长帮忙检查作业,并不要求检查对错,更重要的是关注孩子作业的字迹及写作业的态度。

  “每天的作业,学生的完成时间大约在1-3小时之间,周末作业其实差不多,但往往有的孩子一篇作文可以写上两天。”椒江区章安中心小学五年级班主任杨老师说,“因此,有些陪读家长还挺闹心。”

  作业难,父母四处求招

  80后陈先生和许女士最近遇到件烦恼事,女儿上幼儿园中班,班里布置了一个手工作业,要求父母和孩子动手一起完成。“女儿哭喊着一定要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我只能事先准备好材料,买好了水彩笔、蜡笔、卡纸……”许女士表示无奈。

  但材料买来一阵子,许女士和陈先生丝毫未动。“不是不做,是真的无从下手。”陈先生抱怨道,“老师要求用叶子作画,我们俩画画能力太差,画得不好看,女儿还不高兴。”走投无路之下,他们俩在家族群里四处求招。

  相比起幼儿园的手工作业,有些小学生作业更是难倒一大批陪读父母。“1992*19911991-1991*19901990”“192192*368368368*192”……上周六,邱女士在辅导孩子奥数题目时,发了愁。邱女士的孩子在椒江区育才小学读四年级,平时也在补习奥数。“老师布置的举一反三题目,孩子不会做的挺多,来问我,我也解不出。”

  邱女士说,一般都是先和孩子一起解答,实在做不来的会上网查解析。

  “身边不少孩子是直接托管在家园,而家园里的老师大多只会帮助学生订正作业。遇到难题,村校的学生一般都是空着,等待老师讲题。”椒江区下陈街道中心校振联校区四年级教师叶文豪表示,而在城区,孩子完成作业后大多数是家长批改并陪读订正的,情况不一样。“遇到难题,家长压力会稍大一些。”

  相比起小学阶段的作业难题,初中学科纷繁复杂令不少家长望而却步。“面对孩子的初中学科,真是一筹莫展。”市民杨先生的儿子目前读初二,他表示孩子在学习上很少会请教他,即便有时请教了,他也不会。

  “面对学科难题,有的家长会花心思去辅导孩子,但孩子有时会无法理解家长的解题思路;而家长在课后请教老师的情况一般也较少,城区学校的学生家长居多。”黄岩区院桥初级中学金老师解释,家长与教师的教学方法不同,老师会多将课堂知识点融会贯通,把解析方法讲解给学生听,他们更易理解。

  【快人快语】

  在陪与不陪之间

  孩子上学了,家长也重新上学。检查作业、签字、听写、背课文、查资料……孩子的需求、老师的要求,使“陪读”几乎成了小学生家长的常态。

  孩子做作业,家长陪还是不陪?我的观点是,在陪与不陪之间。

  我对陪的理解不是孩子做作业时,家长搬个凳子坐一旁看书写字,摆出很用功的样子,其实心不在焉不停拿眼角瞄着孩子,也不是一边做家务一边催促“抓紧啊”“认真点儿”,更不是孩子做完作业后家长立马帮着检查纠错。装用功这招是很多教育专家推崇的,美其名曰营造良好的家庭学习氛围。但我觉得,这种眼对眼紧密监督是对孩子的极大不信任。长此以往,孩子认为完成作业并非一个人的事,是全家有责。第二种属于提醒法,总结一下发现说来说去不过那么几句话,孩子不厌烦是不可能的,而且也影响家长在孩子心目中的权威形象。第三种貌似高层次陪同,似乎在帮助孩子将错误扼杀在摇篮中。其实不然。做完作业及时检查是作业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这部分工作一直由家长代劳,无异于在逐步瓦解孩子的责任意识,滋养坏习惯。

  我不主张陪孩子做作业,并非彻底放任自流不管不顾,而是化显形之陪为隐性之陪,是有心无痕的陪伴。比如,提前了解孩子近期学习内容,阶段性检查孩子的作业,平时有意无意与孩子讨论学习上的东西等等。

  家长如果想尽快从陪读角色中抽身,帮助孩子通过学会管理时间来实现自我管理非常重要。比如让孩子学着订作息表,在孩子的作业时间内,家人要尊重孩子的私人空间不被打扰。另外,家长应帮助孩子学会运用工具书,在学习上遇到拦路虎尽可能自行解决。

  弗洛姆《爱的艺术》一书中提到,检验一个母亲给孩子的爱是否优良,有一个试金石,即母亲是否愿意对孩子放手,是否愿意推动孩子的自主与独立。学会放手是一门艺术,作为家长,有必要学习并身体力行。

  天津市家庭教育研究会副会长、天津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关颖认为,解决陪读的问题靠家长自身是很难做到的,需要老师和家长共同努力,学校和家庭相互呼应。比如老师提高自身的教学质量,提高学生的课堂吸收率,这是减轻学生学习负担、解放家长的关键。老师对家长的要求,不是当老师的“助教”,而是发挥家庭教育的优势,把着力点放在指导家长培养孩子良好的学习习惯上。

  真希望减负能落到实处,孩子的童年不要被沉重的作业绑架。真希望家长要不要陪孩子做作业这样的话题不再是话题。(任健)

责任编辑: 连晓佳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9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