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圈子 

孩子以电竞为梦想愁坏家长 这条路有多难

2019-05-28 09:22:25 来源:

孩子以电竞为梦想愁坏家长,他们说这就是洪水猛兽,会侵蚀孩子的成长。收集和研究电竞战队动态、电竞游戏内容,提供专业的电竞数据分析。参与电竞游戏的设计和策划,体验电竞游戏并提出建议。

一队(上图)和青训队(下图)巨大的收入差距,也体现在训练环境的对比上。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电竞行业从业者为5万人,岗位空缺达26万人,到2020年人才缺口或扩大至50万人。

  我国电竞行业用户数增长情况 单位:亿

  年份 中国用户 全球用户

  2015年 1.0  2.4

  2016年 1.7  3.2

  2017年 2.5 3.9

  2020年(预计) 3.5 5.9 单位:亿元

  我国电竞市场规模将破百亿

  年份 电竞核心市场规模 电竞衍生品市场规模

  2017年 9.6 40.6

  2018年 29 55.8

  2019年(预计) 59.7 78.3

  2020年(预计) 104.3 96.7

  以上两组数据选自《2018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

  电竞行业不只有台前的职业选手,还有很多人在幕后贡献着力量

  比如电竞教练、数据分析师、赛事运营、现场解说/主播、电竞导播

  人才缺口或成制约电竞行业发展关键因素

  从人才供给端来看,申报电竞专业的院校数,2017年为18所,2018年为51所,涨了1.8倍,但招生人数仍仅以千人为单位,培训学员数量远难覆盖行业人才需求。

  全球电竞观众30%来自中国

  电竞职业选手收入分化较大,呈现强者越强、弱者越弱的格局,国内“头部玩家”收入能达上千万元

  2018年,全球电竞核心市场规模达到9.065亿美元,同比增长38%

  全球电竞观众达3.8亿,同比增长13.8%,其中1.25亿来自中国

  “拿了手机就看游戏视频,我一走过去,他就切换成英语课文。马上要中考了,这可怎么办?”16岁的儿子总说要以电竞为梦想,这可让汤女士愁坏了,“这次模拟考,总分比上次少了20多分。要是连普高都考不上,难道真由他去打游戏啊?”

  上个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统计局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职业,其中就包括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然而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很少有家长愿意去了解电子竞技和普通网游的区别,在他们眼中这就是洪水猛兽,会侵蚀孩子的成长,不管孩子是不是这块料,他们都不愿去尝试。

  事实上,确实只有极少数人才能从“网瘾少年”蜕变成“职业选手”。这条路有多难走?一位电竞圈内人士打了个比方,“跟考上北大、清华差不多吧。”

  电竞这条路,走起来究竟有多难

  获取父母同意最困难

  被认为是浪费时间不务正业

  “必须获得监护人的同意,电竞这条路才能走下去,不然困难重重。”LGD战队的领队戴晋业表示,俱乐部招人的第一条便是父母要同意。然而,想要获得父母的同意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出生于2001年的魏浩晋来自河南南阳,是LGD战队的上单选手,他的父母曾经就非常反对他“玩游戏”,认为他是不务正业,“上小学的时候我就开始去网吧,他们也常常去网吧找我,抓到了还会‘家暴’一下。为了躲避,初中的时候,我就跑到附近城市的网吧里去玩。”

  在他自己眼里自己都算个“网瘾少年”,不顾学业与父母打着“游击战”,当时为了赚生活费,魏浩晋还做起了游戏代练,“打一天好的时候能赚200块,够2天的开销了,就这样坚持了下来。”

  去年魏浩晋加入LGD战队的时候,父母仍然不同意他离开老家,“他们以为我是被人骗去做传销了,直到慢慢有收入打回家里,他们这才慢慢放心了。”

  刚来LGD战队不久的方嘉伟情况要好一点。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他集宠爱于一身,“我会在家玩,也会去网吧。家里还有三个姐姐,都比较疼我,我就会任性一些。为了走这条路,我跟我爸进行了一次详谈,因为我爸在我家最有话语权,但还是有个姐姐反对我。”

责任编辑: 连晓佳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9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