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电商网 > 圈子 

相亲网站一年花11万 钱与幸福可否兼得?

2019-08-02 08:39:16 来源: 杭州网 记者 茹雪雯

1994年出生的杭州姑娘夏清(化名),今年年初花88888元在世纪佳缘购买了一套“婚保级”会员服务,平台承诺她如果在一年内结婚,即可全额退款。她保持着每个月跟2-3位男性见面的节奏,不过半年过去了,依然没有找到自己心仪的对象。

  1994年出生的杭州姑娘夏清(化名),今年年初花88888元在世纪佳缘购买了一套“婚保级”会员服务,平台承诺她如果在一年内结婚,即可全额退款。她保持着每个月跟2-3位男性见面的节奏,不过半年过去了,依然没有找到自己心仪的对象。

  尽管亲戚朋友都认为夏清这笔巨款即将打水漂,她自己倒很理性:“平台为我做了精准高效的筛选,过滤掉无效交际,能帮我节约不少时间”。在25岁的她看来,结婚是目的,但她不会为了退款而在剩下的半年中匆忙结婚,毕竟事关她一辈子的幸福。

  像夏清这样的90后用户,逐渐成为各大在线婚恋平台的主力军。越来越年轻化的用户,也“迫使”婚恋平台发生了一些看得见的转变。

  25岁杭州姑娘一年花11万 婚恋平台用户越来越年轻化

  这一年来,夏清在线上婚恋平台的投入超过11万元。她告诉记者,最初被吸引注册,是因为自己的一个同事在总部位于杭州的婚恋平台MarryU上找到了男朋友。抱着对脱单的期待,她也“冲”进MarryU购买了3万元的套餐,平台陆陆续续为她推荐了10位男士,但因为性格不合、感觉不对等各种原因,她没有找到满意的对象。

  “我当时向平台的红娘提出了一个硬条件,不喜欢男生抽烟,但有一次我明显闻到相亲对象的身上有很重的烟味。”这让她对平台的信任感大打折扣。

  3万元的套餐服务到期后,夏清先后接到了多个婚恋平台的红娘电话,约她到线下店面聊。经多方比较,她在今年年初“转战”世纪佳缘。虽然目前仍然没有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但家境不错的她认为这钱花得不亏,“先不论合不合得来,至少平台介绍给我的人,他们的硬条件都是过关的,而且还有12个红娘给我做各种辅导,教我恋爱心理、两性关系、健身美容等方面的知识。”

  以往人们会认为,婚恋平台只是大龄单身男女的“最后一根稻草”,但如今越来越多像夏清这样的年轻单身男女,正在成为各大婚恋平台的主力用户,通过主动相亲寻找自己的幸福。根据珍爱网在今年5月20日发布的《2019Q1单身人群调查报告》,38%的单身男女首次相亲年龄不足23岁,近半数95后拥有相亲经验。

  杭州本地的公益在线婚恋平台泓缘馆,其联合发起人罗骏也是90后女生。她告诉记者,平台的其他管理员大多是90后。泓缘馆自2015年开通微信公众号后,如今已有近2万名注册会员,主要以80后、90后为主,目前年纪最小的会员1997年出生。

  也正因为如此,线上婚恋平台行业的竞争日渐激烈。根据天眼查数据,过去三年全国主营婚恋的公司新增一万多家,其中杭州新增77家。这个赛道不仅有百合网、世纪佳缘、珍爱网这样的老牌婚恋平台,也有MarryU 、一伴、伊对、像像、恋爱圈等新兴婚恋平台,甚至还有微信、陌陌、探探、Soul等社交平台也部分承担了婚恋社交功能。

  平台商业套路成熟 本质上就是利用了信息不对称

  作为在线婚恋平台行业的“老大哥”,世纪佳缘和百合网的盈利模式,仍然是目前在线婚恋行业最普遍也是发展最成熟的一套商业模式。

  平台首先在线上收取会员费,一般用户只要缴纳几百元会员费,就能在该平台与心仪对象聊天、获得排名优先等服务;二是发展VIP用户,在线下提供红娘一对一撮合服务,据业内人士透露,红娘与平台大致为五五分成;三是拉长服务链条,开展婚恋相关的婚庆、摄影等延伸业务。

  浙大连续创业者杨泱曾创立过两个颇有影响力的社交类项目,一个是校园限时匿名社交APP“11点11分”,另一个是中产阶层在线婚恋平台“简爱”。

  诞生于2014年的“11点11分”其实是对标陌陌的陌生人社交平台,每晚11点11分,平台会为用户随机匹配一个同校、同城或者全国范围内的大学生小伙伴,双方有11分11秒的限时交流机会。如果双方觉得投缘,互相点击“Like”,就能继续畅聊;如果觉得不合适就点击“Kick”,第二天重新寻找下一个聊得来的人。这个玩法在当时可谓风靡杭城各大高校,媒体更是争相报道,但杨泱显得非常冷静,“热闹归热闹,找不到持续稳定的商业模式”。

  他随后创立的“简爱”,参考的便是百合佳缘那一套商业模式,通过收取会员费来实现盈利。针对VIP会员,“简爱”当时的收费标准是一年12800元,有12次介绍的机会,用完为止。杨泱说,这样的收费标准,在行业内已经属于性价比较高的。

  记者了解到,目前主流的在线婚恋平台,其官方网站与APP上均不采取明码标价,只有当消费者到线下与红娘见面,对方才会向消费者报价,一般从8888元、18888元、28888元到88888元不等。夏清购买的“婚保级”的服务,已经属于世纪佳缘最高档次的产品。杨泱也坦言,“婚恋行业本质上赚的是信息不对称的钱,回头客不多,很多红娘只能想方设法在单个会员身上实现利益最大化”。

  正因为价格的不透明与费用的高昂,在线婚恋行业的投诉非常多,毕竟不少消费者对服务抱有很高的期望,但最后的结果很可能不尽如人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消费者向平台投诉之后,对方会尽可能拖延处理,直到你签的合约到期,或者极力劝说你购买更高档次的服务套餐。

  另外,虚假会员信息也是在线婚恋行业受人诟病的主要问题。出于对用户个人信息的保护,大部分婚恋交友平台并不强制用户进行实名注册,而大多数的用户也更倾向于使用非实名的昵称,且只愿有限度地展示个人信息与真实资料,例如婚姻状况、经济状况等关键性因素难以有效的获取。因此而发生的“程序员苏享茂自杀”、“杭州小吴相亲”等社会热点事件,对整个在线婚恋行业的形象产生了不小的负面影响。

责任编辑: 连晓佳

消费维权热线:0571-85311094

Copyright ©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2019浙江在线版权所有